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山17日讯)21岁青年两年内数度借高利贷逾10万令吉,双亲帮忙偿还约9万令吉债务,青年曾跪地道歉,向双亲承诺不再犯错,不料到新加坡工作后再借高利贷,还因涉及大耳窿案件而遭当地警方逮捕,扣押在樟宜监狱。双亲坦言已无力再帮忙还清债务,今日宣布脱离亲子关系。

欠债青年是蔡镇泓(Nicky Chua Zhen Hong),其父亲蔡文其(46岁,商人)透露,儿子高三毕业后,便在友人的招募下加入传销行业,间中不曾向家中伸手拿过大笔钱财,也未有赌博等不良习性,只是经常需要夜里外出喝酒应酬客户。

他表示,自己和妻子郑蔷诗(46岁,商人)反对儿子从事传销业,儿子也从来没有和家里提过自己的财务情况,直到去年忽然有自称大耳窿的人上门追讨债务,才惊觉儿子在外欠了一笔不小的债务。

“儿子一开始告诉我们,这笔钱不是他借的,他只是替朋友做担保人,借款3000令吉左右,我们替他还清这笔债务。不料,一个月后又有一帮人上门讨钱,他告诉我们这次借钱是为了替顾客垫钱,我们前前后后替他还了大约9万令吉,超过20组债务。”

蔡文其今日上午在马华新山区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郑志文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和蔡镇泓脱离亲子关系。

Advertisement

他说,当初帮忙儿子还清债务后,儿子曾跪地道歉并承诺不再犯错。去年8月间,儿子前往新加坡一家餐厅担任厨师。

“我和妻子今年9月6日回家时,竟发现家前被挂上一张印有镇泓照片的大横条,两天后又有人到家中扔掷印有镇泓身份证和新加坡工作证的传单。”

他透露,目前接获两组大耳窿的消息,指儿子分别拖欠5000令吉和1万令吉债务,但对方都没有借条。

“我们真的没有力再帮他还钱了,所以才会开记者会,表态要和他撇清关系,一切有关他的债务都不要再来找我们了。”

郑蔷诗透露,最后一次见到儿子是今年8月初,和儿子联系则是8月27日。9月6日发现家中被挂横条后,她和丈夫先是到实达英达花园警区备案,再到柔州移民局检查儿子的行踪。

“移民局官员透露,记录显示镇泓在国内。但我们完全找不到他,只好透过网络找到他在新加坡工作地点,致电打听他的行踪,却被告知他当时身处警局,再询问时便被告知他是因为大耳窿的关系被抓。”

向来报喜不报忧

“我们当初想让儿子学习独立,不要凡事靠父母,因此将儿子送到新加坡工作,不料儿子却越走越错。

郑蔷诗坦言,儿子向来报喜不报忧,从来不会主动向家人提起本身的问题,因此她对儿子高三毕业之后的交友情况也不了解。

她表示,当初相信儿子是因为误交损友才开始做传销,他们替儿子还清债务后,因为希望儿子能学习独立自主,因此将他送到新加坡工作,希望能够磨炼他。

“刚开始去的前两个月,他常常有打电话回来和我聊天,后来稳定了之后就减少打电话的次数了,回家也越来越少,问起就说他要加班很忙。我们只知道他的工作情况。”

蔡文其则表示,儿子曾经答应他们不会再犯过去的错误,如今却仍然走回头路,他坦言感到失望。

“因为帮镇泓还清债务,也让家中经济出现问题。因此我希望这些债主能够认清,我不会再帮他还钱了,不管是在马来西亚还是新加坡的债务,未来都与我们无关。”

误交损友走入歧途

马华新山区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郑志文表示,已非第一次接到家长因孩子借高利贷而求助的案例,他发现大部分子女在没有告知父母的情况下离家后,缺钱了就会向大耳窿借钱。

他提醒,青少年容易因误交损友而走入歧途,父母应该要给予孩子更多的时间和关注,去了解他们的生活和交友情况,勿将工作当借口,忽略孩子的生活。

“郑妈妈有告诉我,说她觉得很遗憾,应该付出多一点的时间去看看和关心蔡镇泓。我也希望,这能够成为一个警惕,多关心孩子的心理和生理需要。”

另一方面,郑志文吁请,警方在收到投报后能够主动采取行动,展开调查,而非至今仍没有消息。

“我会尽力帮助蔡文其夫妇解决问题。他们没有想要帮助蔡镇泓偿还债务,希望大耳窿不要再去骚扰他们。”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瘦回20年前小学体重 小甜甜分享秘诀

阅读全文

比事业重要 唐诗咏不抗拒生孩子

阅读全文

敦马赞客家人勤力贡献多

阅读全文

母亲翻看聊天纪录 惊见女儿被包养崩溃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