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9日讯)经济学家认为,制造业大马出口正逐渐失去竞争优势,不但落后泰国及越南,也被新加坡远远抛离,若不采取更有效的策略,大马有可能落得“双输”局面。

自80年代末以来,强劲出口,尤其是占整体出口80%的制造领域,向来支撑著大马经济增长。然而,随著电子与电器(E&E)领域逐渐衰退,导致制造业出口表现在2000年开始退步。

制造业出口在1997年至2000年期间是以每年平均7.8%幅度增长;但在2001年至2017年间的增幅则放缓至5.1%。电子与电器的贡献亦从2001年的75.1%,剧减至2017年的21%。同时,制造业出口亦面对不少挑战,包括强势崛起的中国,还有东盟日益激烈的竞争。

大马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安东尼达斯指出,以显示性相对优势指数(RCA)评比,大马这20年来在东盟6国(大马、印尼、菲律宾、新加坡、泰国与越南)中仍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但这优势正逐渐减弱。

“泰国与越南的RCA分别在2015年和2017年超越大马,同时,新加坡亦进一步扩大其对大马的竞争优势。”

推最终与中间产品

他续称,大马出口受限于低附加价值商品,难以在附加价值链中向上攀爬。他说,大马仍依靠低水平的技术,几乎没有创造可以提高竞争优势的新科技。这导致非资源性制成品出口在2001年至2017年内,每年仅平均增长4.1%,相比资源性制成品的8.8%涨幅。

尽管大马已在不同层面开展贸易自由化,以加强竞争力,但还是失去相对优势。安东尼认为,大马须进一步解决国内生产成本等问题,包括商业便利化以及货运与港口费用等,这些都是决定竞争力的重要因素。“若贸易自由化仅专注在成品的关税,还是无法提高竞争力。因此,必须更全面、且专注在最成品与班成品。”

可能沦落双输局面

安东尼称,大马必须重点发展制造业出口,迅速将结合各方面的竞争优势,以加强生产力和长期可持续性,否则就会面对“双输”局面。

他认为,应该专注在目前已享有比较优势的领域,如石油产品、天然气与基本金属这些资源性制成品,而非资源性制成品则是电子与电气。

同时,亦可注意正逐渐赢得评比优势的领域,如饮料、木与纸制品、化学品、煤、焦炭与煤球等。

至于竞争优势,尽管保持市场份额至关重要,但仅增加市占率无法维持长远竞争力,其它因素如多样化出口能力、实现高出口增长、提升出口活动的技术含量以及扩大国内行业基础亦扮演重要角色。

他称,我国须解决技术与生产力等结构性问题,以便从中国开拓多元化进口市场中获得最大利益。

同时,安东尼强调,必须积极地将大马推动成全球跨国公司的区域服务枢纽,继续把焦点放在高质量投资,如设立区域总部(主要枢纽)、区域供应链枢纽、专业卓越培训中心、全球商业服务中心,以及加强医药旅游和教育领域。

“如今大马处于关键阶段,特别是当我们渴望成为高收入国家时,很大程度地需要通过重组经济,以加强竞争力与可持续性的能力。所以,我们不仅需要关注商品,也须重视服务。”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西蒂卡欣抨马智礼 侮辱努力工作马来人

阅读全文
妇女昏倒的公园地点(左)及失踪的男婴照片。(图取自互联网)

妇女公园散步忽然晕倒一小时 醒后发现4个月大男婴被人抱走

阅读全文

奚梦瑶戛纳造型性感辟怀孕传闻 第二套服装却出卖了她

阅读全文

英媒:Google的中止合作 使华为今后无法更新其手机的安卓Android作业系统

阅读全文

中国女星骑劫坎城红地毯 网民:丢脸丢到国外

阅读全文

疑为逃避交通罚单 新国车主入境后换假车牌

阅读全文

华为美国博弈:谷歌终止合作  停止技术支援

阅读全文

六旬阿嬷到非法赌窟搏杀 被掴掌抢钱后怕下定决心戒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