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吉隆坡13日讯)市场人士相信,在2大不利因素阻拦下,棕油价未来半年内难以突破每公吨3300令吉。LMC国际主席弗莱伊向《彭博社》指出,这2大潜在因素分别是停滞不前的石油价,以及棕油竞争力不及其它植物油。

随著棕油产量疲弱,以及生物柴油需求走高,导致棕油库存持续降减。

《彭博社》指出,由大马的棕油库存水平左右的欧盟原棕油采购价对布伦特原油的溢价,目前处在每公吨420美元。

一些国家在短期内或会放宽生物柴油政策,以降低政府补贴的成本,并避免消费者承担更高的食用油与燃料价格。

弗莱伊认为,倘若石油价不攀高,棕油价也就难以继续上涨。

Advertisement

同时,尽管其它油类价格同样走高,但原棕油价格涨势凌厉,已抵消其对葵花籽油的价格优势,削弱了棕油与大豆油抗衡的筹码。

目前,欧盟大豆油采购价对棕油的溢价是自2007年以来最低的水平。

乐观看待种植业前景

弗莱伊称:“市场正向对价格较敏感的买家发送讯息:尽可能地从棕油,转买其它油类。此外,我们也发现中国进口大豆后的豆油产量再次回升,减少进口棕油的需求。”

同时,他补充,一旦当前低价出口合约届满,东南亚一带的棕油出货量或会“显著下降”。

非洲猪瘟引起的冲击正逐渐消退;猪只的数量重新增长,这提振豆粕需求。至于2020年初出现的厄尔尼诺(El-Nino)现象,应该会在年杪才会对棕油产量产生影响。

无论如何,弗莱伊对棕油价的看法与市场分析员一致。虽然分析员乐观看待种植业的前景,但他们给予今年的棕油价预测均不超过每公吨3000令吉,只介于每公吨2400令吉至2700令吉。

其中,MIDF研究分析员表示,棕油从去年9月开始下降,至12月的200万公吨,写下27个月以来的新低纪录,加上今年的棕油供应料短缺,致使棕油价在去年末季上升至介于每公吨2500令吉至3000令吉。

“因此,基于2018年末季偏低的评比基础,我们相信大部份种植公司会交出不俗的2019年末季业绩。我们也认为今年首季强稳的出口会持续压低棕油库存。”

闭市时,种植股指数下跌16.26点或0.2%,至7676.74点。43只种植股当中,上升股和下跌股各占13只和15只,剩馀的15只无起落。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自备隔离仓抗肺炎 疯传周杰伦赴华开唱

阅读全文

柔现3宗武汉肺炎病例

阅读全文

Ella劲宝现身佛堂成焦点 民众纷纷邀求合照

阅读全文

【武汉肺炎疫情】大马确诊病例增至4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