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幸福计划”为大学生提供办活动的资金,期望达到可持续影响的效果,帮助建立更美好的社会。博特拉大学中文组学生在这项计划下完成高渊港口的方言与人文历史发展调查,并且用成果展览引起当地人对高原港口历史文化保存意识。

“这笔资金帮助我们完成了整个调查和展览。”博特拉大学中文组学生在机兴海星基金会(Khind Starfish Foundation)旗下的幸福计划(Project for Happiness)下顺利完成了高渊港口的潮州方言调查及社区历史调查工作。

由博特拉大学前中文组讲师邱克威发起,带领一种来自博特拉大学、达尔尚艺术学院及拉曼大学学院的学生一起到高渊港口进行调查。“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我们几位同班同学(博特拉大学中文组)而已,后来与其他学院的朋友提及这件事,而他们也对此感兴趣,便加入调查团队。”调查团队成员李如意透露,此调查原本只是做方言调查,但发现当地的历史文化非常深厚,因此在调查中增添了社区历史调查一项。

调查地点高渊港口(Sungai Udang),又称双溪乌朗,位于霹雳州与威南省的边界之间,隶属于槟城威南省。高渊港口是潮州渔村,90%居民祖籍是来自广东普宁的潮州人。他们在当地的调查涵盖了渔业、学校、童谣等各种历史文化,希望能借此将这个地方的文化保存下来。“时代慢慢在进步,这个渔村很快就会改变,再也不会是当初的模样。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把它记录下来,让后辈可以对这个渔村早期的模样有些认知呢”

《潮》展览包括6大范围,即历史、渔业、学校、童谣、庙宇及地图与图片展示。展览中除了以艺术和互动性的方式,展览也采用传统的文字报告,增添整体的咨询性。
《潮》展览包括6大范围,即历史、渔业、学校、童谣、庙宇及地图与图片展示。展览中除了以艺术和互动性的方式,展览也采用传统的文字报告,增添整体的咨询性。

Advertisement

计划建立文物馆

调查团队趁著周末与学校假日多次往返高渊港口,终于在5个月内完成调查,并于毓英华小举办了《潮:高原港口人文历史展》(简称《潮》)。李如意笑指,刚开始到当地办活动时,居民们并不了解他们在做什么,认为他们只是到当地做调查,完成之后就会离开。直到他们向当地华小董事会申请在校内办展览,居民们才从展览上得知他们的调查结果和用意。“现在,毓英华小的董事会正在为校内开辟小型文物馆进行讨论。”李如意指出,展览引起了当地人保存人文历史的意识,希望能借助调查成果,在校内设置一个高渊港口文化、历史的文物馆。如若此计划顺利通过,调查团队将需要再一次到北马进行资料核对,与跟深入的资料搜索,帮助毓英华小建立文物馆。

同时,调查团队也将调查成果写成文章,并刊登在做马来西亚文史研究期刊《学文》中。目前,调查团队正在筹备将调查成果中的潮州方言标上国际音标,将这份方言保存下来,往后即便是不懂潮州话的人也能凭著国际音标及白话注解学习潮州话了。

调查团队将方言调查的记录编辑成语音并放在《潮》展厅内,供民众聆听这些潮州童谣。
调查团队将方言调查的记录编辑成语音并放在《潮》展厅内,供民众聆听这些潮州童谣。

从获赞助金过程中学习

“要是没有这笔资金,那《潮》可能办不起来。”李如意透露,刚到学校视察场地时,校内连展览板都没有,后来与校方董事协商后,才获得董事会赞助的展览板;而展览的其馀费用一概由幸福计划所提供的资金来完成。《潮》被分为6大部分,即地方历史、学校、渔业、庙宇、童谣及地图与图片展示。

李如意透露,团队在幸福计划中获得8千令吉的资金赞助,而获得资金的条件之一是申请人必须自行凑获资金总额的10%。机兴海星基金会主席郑秉吉解释,这是为了培养学生的责任感与软技巧。“让他们自己凑钱,他们便需要向身边的人开口,包括家长与同学,这样可以训练他们说话,同时也能让他们学会感恩,感谢身边的人帮助他们完成任务。”他也指出,学生们经常会在凑款的过程中“不小心”凑得超过10%,一般介于15至20%,也曾有学生凑获数额的40%之多。因此,幸福计划今年将其凑款数额由10%提升至15%,“根据之前几届的经验,这对学生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幸福计划从2014年开跑,现已来到了第四届,秉著培养大学生关心社会的理念,至今已经完成51项赞助计划。早年,幸福计划以赞助三大方向的活动为主,包括教育、文化艺术以及扶贫,学生们必须符合这三个方向才能获得赞助;而今年起则会添加种族和谐、动物福利及环境保护三大方向。“前面三年只是试水温,现在我们有经验了,也发现仅有三个方向是不足够的,因为有些项目的宗旨虽不符合我们的要求,却对社会有极有贡献。”

调查由博特拉大学前中文组讲师邱克威博士领导,左起为调查团队成员叶瑞冰、李如意、沈慧伶、阙佩欣、罗翔丽。
调查由博特拉大学前中文组讲师邱克威博士领导,左起为调查团队成员叶瑞冰、李如意、沈慧伶、阙佩欣、罗翔丽。

严谨把关 善用赞助金额

“需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郑秉吉表示,虽然赞助金额高达一万令吉,但一般不会给予一万令吉,需视乎这项项目需要的总金额是多少。“要是他们需要5千,那就给5千就好,剩下的5千还能拨给其他学生。”在这方面上,郑秉吉坚持不能“浪费”,唯有如此严守把关,才能确保每一分钱都用之有道。

另外,参与幸福计划的学生需要先呈上企划案与财政预算,经过筛选后,才能进行面试。他指出,曾经遇到学生在财政预算上将大部分的钱都放在交通费上,认为这并不是正确的服务社会的心态。“要是你真的想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那就应该尽量把资金用在受惠的人身上,而不是花在交通费或住宿费上。”郑秉吉透露,学生们有不少好概念,只是在财政预算上的掌握较为拿捏不准。“对于这样的项目,我们会先与学生进行面试,再建议他们做针对性的改良。”

项目审核4标准

机兴海星基金会将幸福计划委托于本地集资平台mystartr.com,由该单位进行宣传与执行,最终的面试方由基金会来做。Mystartr.com项目协调员欧阳珊珊透露,mystartr在每一年初便会到全国各大专院校进行宣传与讲座,让大学生对这项项目有更深一步的了解,进而构思符合计划宗旨的项目。

《潮》展览中展示了大型的立体地图,调查团队以简单的方块格作为地标,并且在特定的方块格上标上图片,以方面民众确认其地点。
《潮》展览中展示了大型的立体地图,调查团队以简单的方块格作为地标,并且在特定的方块格上标上图片,以方面民众确认其地点。

“我们要做的是第一轮的把关。”欧阳珊珊笑说,mystartr会是第一个审核这些企划案的人,再从中挑选出符合申请条件的组合。“经过三年的筹办经验后,我们也会给学生一些加强项目企划案的建议,譬如项目有没有明确的宗旨与目标,又或是财政预算的调动等。”如此,便能减轻评审们在面试时的负担。“当然,要是有些模棱两可的项目,我们还是会交由基金会那里去决定。”
至于审核标准,郑秉吉表示会以4大要素为准:项目的影响力、可持续性、可行性及跨越种族。他表示,幸福计划的最终目标是帮助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因此希望项目能带来的不是一阵子的欢乐,

而是能影响或帮助当地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举例,曾有学生到停泊岛一带教导那里的渔民中蘑菇,因此在季候风的时候,渔民也能靠卖蘑菇或相关制品维生;去年最佳项目得奖组合“秋杰街头教室”,是一个长期在秋杰路街头教导街童读书识字的项目,让每个孩子都有“上学”的机会。“这就是能带来长期影响的项目。”

欧阳珊珊表示,幸福计划是少有的现场资金审批,换句话说,就是在面试现场直接获得答复。她透露,一般在学生将项目呈堂完毕,便会进行问答环节,而评审们也需在现场讨论后马上给予答复。每一年参与面试的学生都有数十组,会不会有拿捏不准预算的时候?郑秉吉笑答,每一年都有一笔限定预算,确实试过到面试尾声时,所能发放的赞助所剩无几,因此他建议学生们尽早呈交企划案。“刚开始面试的时候审核会比较宽松一些,到越后面,就会越严格,想要“轻松”拿到赞助,还是趁早交企划书吧!”

每一项项目的团队会在成果报告展时将与项目相关的物品带到展览上,在增添个小组之间互动的同时,也能让评审们一睹项目成果,一举两得。
每一项项目的团队会在成果报告展时将与项目相关的物品带到展览上,在增添个小组之间互动的同时,也能让评审们一睹项目成果,一举两得。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图取自网络)

20岁女网红“进厂维修”33次 小孩样貌曝光引网民热议

阅读全文

神隐7个月终现身 黄心颖IG喊“我好怕”

阅读全文

闪嫁大19岁富翁 貌美女星坚信是真爱

阅读全文

杨卓娜爆料造人成功? 杨怡谦仔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