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由前首相敦拉萨于1973年倡导成立,自此就以强势之姿执政大马,到了敦拉萨儿子、前首相纳吉领军时,史前无例失去执政权,随著成员党纷纷离开,国阵13个成员党锐减成3个。

主宰大马政治超过半个世纪的国阵,在第14届大选溃败后面临多个成员党脱离联盟,走向分崩离析的局面,国阵在强盛时期有13个成员党,如今只剩3个成员党,即巫统、马华和国大党,回到了1955年国阵前身“联盟”成立之时的结构,那么在大马政治气候大变化的当下,国阵仅存三党是应该分道扬镳,还是携手重整旗鼓?

国阵是“联盟”的扩大版,由前首相敦拉萨于1973年倡导成立,自此就以强势之姿执政大马,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大选,一马公司丑闻、贪污、消费税、经济疲弱等课题引爆全民海啸,敦拉萨儿子、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领军的国阵,败阵于获得民意支持的希盟,史前无例失去执政权。

砂拉越国阵4个成员党,即土保党、砂人联党、砂人民党与民进党,于今年6月12日宣布退出国阵,组成砂州政党联盟(GPS)。

大选之后,国阵在沙巴的巴团结党、沙巴自民党、沙巴人民团结党与沙民统,率先宣布退盟。接著在6月12日,砂拉越国阵4个成员党,即土保党、人联党、砂人民党与民进党宣布退出国阵,组成砂州政党联盟(GPS),导致国阵在沙砂的政治堡垒土崩瓦解。

继东马政党率先退出国阵后,民政党在6月23日宣布退出国阵,成为了西马第一个退出国阵的政党,509后的短短一个多月内,曾以团结为傲的国阵只剩下3个政党,严格意义上的国阵已经不复存在。

转变心态做反对党

目前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面对严峻挑战,特别是源于内部的沉?。国阵只剩下彭亨和玻璃市州政权,巫统赢获的54个国会议席,随著3名议员离开只剩51个,国大党有2议席,马华有1议席,这意味著巫统在马来社会的支持率已经动摇,马华和国大党彻底被各自社群拒绝下,国阵是否有必要存在成为大马政治关注焦点。

政治分析认为,从民主角度来看,国阵必须转变心态和摆脱旧有方针,准备好做一个强大反对党,来制约和平衡希盟政府,那么对整个国家民主的发展才会有利。

Ilham执行董事希索慕丁指出,尽管在第14届大选遭遇重挫后,国阵只剩下3个成员党,但是国阵应该要维持下去,巫统、马华和国大党更要坚守早前的国阵精神,这是为了马来西亚民主。

选民投给国阵整体

他说,国阵还需要考虑支持他们的选民,因为选民是将票投给国阵整体,而非个别政党,国阵瓦解很难对支持者交代。

“抛弃国阵,独自战斗的成员党,无法赢得选民多数的心,三党要继续维持国阵机制。”

他认为,国阵必须共同寻找成为强大反对党的策略,以制衡政府,如果对政府没有起到制衡作用,也是反对党失败的体现。

政治评论员陈亚才称,国阵有没有存在的价值,先决条件是3个成员党在接下来准备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他表示,首先国阵必须接受在野党身份,监督希盟政府施政,提供意见,参与国会辩论。

马来西亚北方大学教授阿兹祖丁教授认为,巫统、国大党和马华离开国阵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因为三党有很悠久的结盟历史。

他称,国阵的存在仍具有价值,重点在于如何共同重新包装,国阵要想方设法成为民众的另一个选择,人民想要看到一个不同的国阵。

马来选票三分天下 单打独斗走不下去

509全民海啸之后,马来选票三分天下,分别流向巫统、伊斯兰党和希盟,巫统在赖以生存的马来选票优势减弱,作为国阵老大的巫统无法独自战斗,而是比过去更需要非马来族群的支持。

Ilham执行董事希索慕丁认为,巫统在第14届大选失利,很大原因在于愤怒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一马公司案、实施消费税,而用选票惩罚巫统。

“随著纳吉倒台被提控,消费税取消,一马公司案件也在调查中,这种愤怒相信不会长期持续。”

因此,他认为,巫统应该在失利之后尽快复苏,正视问题,否则只会导致更多国会议员离开,这对国阵争取支持回流的阻碍。

政治评论员陈亚才也认为,从选举成绩来看,巫统只是保住基本盘,以当前局面来看,巫统单靠马来选票无法执政,而是需要增加非马来族群支持,才有可能重新崛起。

陈亚才称,如今马来选票分散,若现有的选区划分未来得到保留,实际上巫统没有太多优势,另外军警、公务员对国阵的支持率下跌,而如今军警在希盟的把持下,还会不会支持国阵是未知数。

他说,巫统在马来乡区有优势,现在作为反对党,资源相对削弱,过去得到好处的马来选民是否继续支持巫统或国阵,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马来西亚北方大学教授阿兹祖丁称,国阵最大的问题是东马成员党的离去,这意味著国阵不再是全国性联盟,缩减成西马政治联盟。

他说,东马政党的离去,使国阵也失去了涵盖各个族群的地位,巫统在大选赢得54个议席,尚能够代表马来族群,马华如今只有一个国会议席,国大党只有2个,它们在各自社区不再具有代表性。

他称,由于没有一个政党可以单纯依靠马来人来赢得选举,国阵必须与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和东马的各个族群保持关系。

因此,他认为,国阵应该要想方设法尽快吸引整体选民,特别是沙巴和砂拉越,尤其是砂拉越州选举在2年后到来。

国阵论述失效 种族主义无市场

国阵在过去以各个成员党所代表的族群,作为多元化阵线象征和争取平等利益,然而这种模式演变至今,沦为内部玩弄种族宗教议题,使国阵印上“种族主义”的烙印,而509选举成绩说明,种族主义“市场”越来越小,国阵要改变思维才可能获得支持。

马来西亚北方大学教授阿兹祖丁指出,国阵固有的政治模式,即巫统代表马来人,马华代表华人,国大党代表印度族群的概念,是否合适于目前政治氛围打上问号。

他表示,希盟政府主打超越种族和宗教的政治,虽然不如人民所期待般完美,但至少他们为之努力,因此在这种趋势下,不管国阵是否喜欢,首先要废除种族主义政策。

政治评论员陈亚才说,在重新争取民众支持方面,如果国阵继续走种族路线,停留在巫统高喊捍卫马来人权力,马华代表华人,国大党代表印度族群,从509选举结果来看,这种论述频越走越窄,市场越来越小。

马华争取不到华人

他表示,马华过去一直说代表华人,不过以509选举结果来看,这一论述完全崩溃,因此马华继续提出相似论述毫无意义,也争取不到更多支持,因为华人在政党方面有更多的选择,如果施政公平,执政党是不是华人为主还是其次。

“同样的道理,如果巫统继续走种族路线,它可以维持马来选票的基本盘,然而在马来选票分裂的情势下,巫统是无法开拓支持,而且对成员党来说非但没有加分,反而可能是减分。”

形象互扣分 国阵于马华如鸡肋

随著民政党退出国阵,接下来退出国阵的焦点转移到了马华和国大党身上,巫统饱受贪污丑闻缠身,从党选结果来看,似乎没有痛下决心要实行改革,马华和国大党继续与它“黏”在一起,反而成为负担,但鉴于历史,觉得放弃是一种可惜,政治评论员陈亚才就形容,国阵变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陈亚才表示,马华要不要离开国阵的问题,还不如说,马华继续留在国阵,与巫统和国大党合作,到底能够加分,或加多少分。

他表示,马华离开国阵重新出发,好处在于不必受国阵牵制,包括竞选的议席、发表的言论,提出的主张,马华都对自己负责。

陈亚才表示,以509情况来看,马华和国大党没有为巫统拉更多票,巫统也没有帮助马华和国大党拉倒更多选票,似乎还相互减分。马华和国大党留在国阵纯属历史因素,在一起没有太多好处,丢掉又可惜,就犹如‘鸡肋’,因此个别政党需要去检讨和思考,如何对长远发展比较有利。

有责任为各族发声

Ilham执行董事希索慕丁却认为,马华和国大党应该留在国阵,它们需作为反对党扮演制衡和监督希盟政府得角色,而且有责任为华社或印度社群的课题发声,使希盟政府不能轻易忽视大马不同族群利益。

他认为,华人和印度选民的投票意向与马来人有所不同,他们并不会坚持支持某一个政党,而马来人更会忠于支持的政党。

他说,像华人会依据经济、民生来决定投票,而不会注重政党,在过去华社一直给予马华很多支持,当某些特定时候会转为支持行动党。如果行动党在希盟政府中犯下错误,那么选民的支持也会出现动摇。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西蒂卡欣抨马智礼 侮辱努力工作马来人

阅读全文
妇女昏倒的公园地点(左)及失踪的男婴照片。(图取自互联网)

妇女公园散步忽然晕倒一小时 醒后发现4个月大男婴被人抱走

阅读全文

英媒:Google的中止合作 使华为今后无法更新其手机的安卓Android作业系统

阅读全文

奚梦瑶戛纳造型性感辟怀孕传闻 第二套服装却出卖了她

阅读全文

中国女星骑劫坎城红地毯 网民:丢脸丢到国外

阅读全文

疑为逃避交通罚单 新国车主入境后换假车牌

阅读全文

华为美国博弈:谷歌终止合作  停止技术支援

阅读全文

六旬阿嬷到非法赌窟搏杀 被掴掌抢钱后怕下定决心戒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