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津州议员刘永山指中央政府及地方 政府积极配合取缔非法垃圾回收厂, 在7月至10月期间就有4次的检举行动,关闭了40间非法处理洋垃圾的工 厂;其身后的洋垃圾堆将拍卖给正规 合法的再循环厂家。

“洋垃圾”,顾名思义就是西洋或先进国的垃圾。在这个时期,相关报道几乎都是套上了“自从中国拒收4大类共24种洋垃圾”来作为开端,再描述第三国家所面对的情况,而马来西亚在今年上半年跃升成美国、英国、日本等先进国的主要塑料垃圾接收国,几乎可冠上“先进国垃圾桶”的称号。

大马在今年上半年接收无法负荷的“洋垃圾”,再加上非法工厂简化处理塑料垃圾导致许多村子臭气冲天,使到塑料洋垃圾宛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为了深入探讨“洋垃圾”及塑料回收处理的问题,本报特别走进曾经一度成为重灾区的仁嘉隆新村探究最新情况,并专访能源、工艺、科学、气候转变及环境部长杨美盈,以了解政府的最新政策及对策,而环境部目前也正在研究国际法则,准备通过外交及国际平台来解决问题。

在“洋垃圾”人人喊打的情况下,能源、工艺、科学、气候转变及环境部长杨美盈促请国人不要陷入“一刀切”的误区,因我国当前要解决的问题是非法处理“洋垃圾”的工厂,而不是对付正规的再循环塑料厂。

杨美盈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不讳言,“洋垃圾”是需要各国联手才能解决问题,否则即便大马拒收而邻国接收的话,万一邻国的回收厂将洋垃圾抛进海洋,大马也会遭殃。

“我们(环境部)要联系各国驻马的大使馆或最高专员署,尤其是我国四大洋垃圾进口国,即英国、美国、日本及澳洲,用国际法则来表达马来西亚的看法,那就是无法循环的垃圾不能转移来马,必须在原来的国家自行处理,而可循环的塑料固体废料则可依据条例进口我国。”

为了解决“洋垃圾”的问题,内阁早前成立了跨部门塑胶废料特别委员会,由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及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共同探讨解决洋垃圾的对策,而房地部长祖莱达也已宣布了政府要在3年内解决洋垃圾的方案。

据祖莱达日前在记者会上的宣布,政府将停止发出无法循环的塑胶废料入口准证,但现阶段依然允许可循环的干净塑胶废料,但在3年后将会全面禁止入口塑胶废料,只能处理本地的塑胶废料。

杨美盈受访时强调,环境部将严打非法处理塑料“洋垃圾”导致环境污染的工厂,也呼吁任何人在我国范围内发现有非法操作的“洋垃圾”处理厂的话,可马上通知议员,让议员转告她,她一定会确保环境部官员去检举及关闭非法“洋垃圾”处理厂。

她说,她接获情报的违法厂都已经关闭,但不排除还有漏网之鱼,因此促请知情人士举报。

“无论是来自哪个政党的国、州、市议员,环境部一旦得到情报,一定会去执法。”

她指出,我国接收的塑料固体废料当中,并非所有都是无用的“洋垃圾”,那些经过处理、干净并可循环的叫做“废塑料”,可再循环及加工制成“塑料树脂”(Plastic Resin),及再生塑料的原料。

她举例,生活中常见的“锦纶”(Nylon)布料、汽车内的零件都需要塑料制成,因此再生塑料是一个“循环经济”(Circular Economy),不只能赚钱,还能减少塑料使用,只有那些已经被参杂,或者是它的属性是不能被循环的才叫“洋垃圾”。

她解释,“洋垃圾”的问题主要是有人将劣质废塑料当作高品质塑料浑水摸鱼进入我国。除了是执法问题,也是因废塑料入口准证(HSCode39.15)没有明确分类塑料洋垃圾及高品质废塑料,导致一直以来,所有的塑料,不管是优质还是劣质都能借由这个入口准证进入我国。

她补充,该部当务之急是要教育大马人正确地进行垃圾分类,同时要求塑料回收厂优先处理马来西亚的塑料,若不够或需要一些本地缺乏的废塑料才拿外国进口的优质废塑料。

杨美盈认为,若要根 治洋垃圾,须善用 国际及外交平台, 而该部会尽快联系 我国4大洋垃圾进口国的最高专员署及使馆,表达大马拒绝进口无法循 环垃圾的立场。

堆积如山 善后困难

我国在今年上半年接收各国“洋垃圾”,其中在1月至3月接收的废塑料就已达到25万吨,占全世界废塑料出口量17%;在环境部多次取缔及关闭非法处理“洋垃圾”回收厂后,如何善后成了一个问题。

据本报记者到仁嘉隆新村的视察,有数家遭环境部取缔的违法“洋垃圾”处理厂已停止营业,但却留下堆积如山的洋垃圾,更甚的是这些垃圾安置在露天仓库,任由日晒雨淋,令人担忧会否有蚊虫滋生等,衍生出其他的问题。

对此,能源、工艺、科学、气候转变及环境部长杨美盈受询时提到,环境部会把这些“洋垃圾”拍卖给正规回收厂,当他们选择可循环的优质塑料固体废料后,其他无法循环的垃圾则交给能够妥善处理的正规垃圾场去解决,而拍卖所得的费用则可用来缴付垃圾处理费。

至于早前房地部发出废塑料入口准证的114家回收厂当中,出现一些害群之马;杨美盈则直言,滥用废塑料入口准证的厂商已列入黑名单,主要是他们打开了一个缺口引进“洋垃圾”或转手卖给非法厂家,导致正规的厂家替人受过,黑狗偷食、白狗当灾。

为此,她说,环境部将会把黑名单交给房地部,以吊销他们的入口准证。

洋垃圾的各种塑料混杂在一起,加重了 再循环的工作。

图为洋垃圾堆里可见西方国家的各种宣传单,如图则是显示英镑的食品宣传单。

关闭40非法工厂 仁嘉隆扫除洋垃圾

尽管一来到仁嘉隆新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喜气洋洋的“幸福村”字眼,但这座新村在早年因毒品泛滥而素有“毒村”之称,今年初更因非法垃圾回收厂不当处理洋垃圾导致臭气冲天,大人小孩常病倒,变成另一种“毒村”,成了不幸福的村庄。

仁嘉隆新村一度是“洋垃圾”非法工厂重灾区,但危机也是转机,在经过村民勇于揭发及执法队伍4次突击取缔后,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内,仁嘉隆新村范围的非法处理洋垃圾的问题已解决了七七八八,只是当地村民担忧“春风吹又生”。

万津区州议员刘永山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他在509全国大选前,就接到时任村长陈贞兴的投报,指仁嘉隆新村在今年初开始就闻到一股扑鼻难闻的味道,导致有呼吸管道疾病的大人及小孩常病倒,明察暗访之下,他们发现这股异味源自非法工厂焚烧塑料“洋垃圾”所导致。

刘永山提到,时任村长当时给他的数据是17间非法工厂,后来又陆续接获投报,一共加起来约有40间非法工厂,如今已全部关闭;当中,有些厂存在已久,但过去从事对环境没有造成太大影响的行业,如:瓷砖或陶器的库存及货仓,因此没有人举报,一直到因为焚烧“洋垃圾”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才惊动了村民。

据他所掌握的资料,这些非法的工厂主要是中国内地政府对24种“洋垃圾”下禁令后,逼使一些厂家在内地以外的地方设厂处理,他们在大马中间商的穿针引线下,来到我国落脚。

他也怀疑,大马中间商有地下组织的背景,而他们在穿针引线成功后,就可以获得一笔丰厚的中介费;因这是暴利行业,来马设厂的中方厂家一般是缴付一个半月甚至3个月的租金,使到我国地主趋之若鹜,打开大门了。

瓜拉冷岳区环保协会主席陈 贞兴称,洋垃圾再循环是一 个可以获得暴利的行业,但正规的工厂所具备的设备也需要耗资百万,因此他希望环境部可给予津贴给合法处 理塑料垃圾的回收厂。

市议会权利有限

刘永山提到,他是在6月份第一次就洋垃圾课题召开记者会,之后就向2名行政议员,即黄思汉(掌管雪州地方政府、公共交通和新村发展事务)和许来贤(掌管雪州环境、绿色工艺及消费人事务)开了几次会议,再由他们带去行政议会以采取行动。

他提到,由于市议会权利有限,若要一劳永逸解决问题,必须得到中央政府的配合,正好509全国大选换了中央政府,而杨美盈掌管的环境部也很积极配合,因此执法的进展很快。

他说,在各单位配合下,他们从7月至10月期间做了4次检举,其中一次是杨美盈亲自来巡视,而第一次及第四次的检举行动有与国能及雪州水供公司配合,以让他们根据程序来切断这些非法工厂的水电。

刘永山称,突击行动难以逮捕到人,因在检举第一家时,风声就会走漏,导致第二家非法工厂早已人去楼空。

尽管有村民担心“洋垃圾”课题会春风吹又生,但刘永山认为,只要市县议会及土地局继续紧密合作及严厉执法,大致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他也提到,他们也趁处理“洋垃圾”的危机来解决仁嘉隆新村一直无法根治的问题,那就是地主一直就各种理由及原因而不愿意更新或转换土地用途,而今他们会开始担心祖传的土地会被没收,而愿意去走法律程序。

西方空谈环保太虚伪

万津区州议员刘永山认为,全球如今为“洋垃圾”而烦恼,这也揭破了西方国家对环保的虚伪一面,因他们把不符合经济效益及环保议程的劣质垃圾想方设法转运到第三国家处理。

他说,这一厢,西方人在做环保,但不能够循环的垃圾就出口,而中国过去几十年来都成为了他们的“洋垃圾桶”,但也衍生了环境污染等问题,而今中国基于经济起飞,政府就觉得不需要再赚这种钱,而现在又引发了贸易战。

他也提到,国际媒体在今年初开始关注东南亚面对的“洋垃圾”的问题,纽西兰、英国及澳洲的媒体也纷纷赴仁嘉隆新村实地考察及采访。

他补充,大马媒体在9月杪转载一家纽西兰媒体的报道,但该家媒体所描述的仁嘉隆新村是8月的情况,所刊登时已经算是旧闻。

惟他指出,纽西兰媒体的报道提到一个重点,那就是反省纽西兰政府强调要环保、再循环不会造成空气污染,但为何无法循环或劣质垃圾要由第三国家去承担,这也质问及揭露包括纽西兰政府在内的西方国家处理洋垃圾不当。

厂家转移来马 中国受促关注

非法处理塑料“洋垃圾”是一个暴利又无需有特别技能也能做的行业,使到当中国厂家通过大马中介商来马设厂处理“洋垃圾”后,本地人也纷纷效仿。

仁嘉隆新村前村长陈贞兴称,正规处理塑料固体废料的设备及系统要花上百万,但非法的工厂设备简陋,每吨加工后的塑料粒子可能就可以卖上千令吉。

他对《东方日报》称,若要解决此事,那么大马接收的主要的“洋垃圾”进口国,如:英国、澳洲、美国及日本的相关部门要来审核大马的固体废料回收厂是否符合环保程序,只有在条件符合的情况下才转运过来,但“洋垃圾”是一个烫手山芋,对方恨不得整船载过来。

由于在中国境内禁止处理24种洋垃圾后,使到有中国厂家来马非法处理“洋垃圾”,因此陈贞兴促请中国驻马大使白天要关注此事,并适时开声介入。

他也呼吁,政府正视环保行业,并发津贴给正规的环保公司或塑料固体废料厂,让他们回收本地的塑料废物来生产高附加值的塑料粒子。

陈贞兴是第一批向刘永山揭发“洋垃圾”的村民,他如今创立了瓜拉冷岳区环保协会,将会继续与村民一起关注“洋垃圾”等环保课题。

他提到,他在今年1月的时候,基于每逢深夜就会闻到非常刺鼻的异味,因此与村里的年轻人组志愿队伍到处寻找源头,后来在森林空地、油棕园发现非法处理“洋垃圾”的工厂。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中国女星骑劫坎城红地毯 网民:丢脸丢到国外

阅读全文
妇女昏倒的公园地点(左)及失踪的男婴照片。(图取自互联网)

妇女公园散步忽然晕倒一小时 醒后发现4个月大男婴被人抱走

阅读全文
独居华裔老妇生前居住在新山拉庆组屋C座15楼的一个单位内,去世长达3个月,左邻右舍无人知,直至化为骷髅。

华妇独居组屋逝世3个月 瘾君者上门行窃才揭发

阅读全文

“惊奇队长”被爆片场耍大牌 惹怒“复仇者”元老级成员

阅读全文

大学生惨遭客工施暴强奸

阅读全文

裙摆太大需人扶上楼 Jessica“公主”失威

阅读全文

教长土著不谙华文拒请言论 邓章钦开炮:“愚蠢的大笨蛋”

阅读全文

六旬阿嬷到非法赌窟搏杀 被掴掌抢钱后怕下定决心戒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