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曼大学学院近期因拨款风 波成为焦点,更牵扯出政教分家的广泛讨论。

拉曼大学学院(拉大TAR UC)因拨款风波成为焦点,让这所培育无数英才的高等院校卷入政治纷扰中。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拉大获得550万令吉拨款,比国阵时期大为减少,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未来拉大若想要拨款,必须与马华切割,并建议由拉大校友会接管;而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则称,拉大资产非马华直接拥有,不属于党产的一部分…那么庞大的拉大资产究竟由何方掌控,架构的公信力是否存在问题?而政治与教育分开的议论声中,拉大校友关爱母校与子弟前途,开声说话,各方关注…

拉曼大学学院的组织结构在2013年升格时出现转变,把拉曼学院从半公立的高等学府,变为私立大学学院的地位。根据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提供的现有组织架构,主要可分为两大部分,第一是拉大教育基金会-信托委员局;第二是拉大行政委员局。其中,拉大教育基金会-信托委员局负责掌管拉大资产,主要支出项目的决策都需信托委员局批准。拉大教育基金会简单来说,就是拉大的财库,所有资产和捐款都归属其中,而信托委员局是拉大教育基金会的管理和支配方。

 

摄影:陈启新

 

决策需信托委员局批准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会长拿督叶国煌指出,拉曼大学学院网站上就清楚写明,拉曼大学学院完全由拉大教育基金会所拥有,不属于某个人或某个组织。

那么,这个基金会由谁来管理和控制,就成为重要问题。叶国煌说,基金会管理需要民主和透明,最重要不是由单一政党或组织来管理,因为资金来自于社会公众。他强调,就目前所知,拉大教育基金会的管理还是非常好,还没有遭到滥用,但不代表就没有问题,其实现有基金会管理机制并不妥当。

“管理拉大财务的,是信托委员局。巧合的是这些成员都是马华前任和现任领袖,无独有偶,拉大教育基金会成员又是马华领袖,要说没有关系很模糊,独立性也很难讲清楚。”

拉大教育基金会由13位具表决权的成员,以及2名(叶国煌、杨应辉)无表决权的校友会成员所组成,其中13名具表决权成员均为马华前现任领袖。

根据名单这13名成员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副总会长姚长禄、前总会长廖中莱、前总会长蔡细历、前总财政刘衍明、前总财政关炳顺、前总财政陈财和、前总秘书江作汉、前总秘书黄家泉、前副总会长冯镇安、前副总会长何国忠、前副总会长黄燕燕、前副总会长蔡智勇。

从架构上来说,负责监管拉大教育基金会的信托委员局,是掌控大权的机构。而从成员组成来看,基本由马华前现任领袖担任。信托委员局目前有8名成员,分别为魏家祥、廖中莱、刘衍明、江作汉、冯镇安、何国忠、姚长禄、关炳顺,他们刚好也是拉大教育基金会成员。

叶国煌说:“如果像魏家祥所说不是由政党拥有,那么就是由上述13个人拥有,而这些人代表谁?这就存在公信力问题。”拉大教育基金会成员的委任也被认为存有不透明之嫌,据悉,基金会在未来还要再委任2名现任马华领袖加入,校友会2名代表对此无表决权。叶国煌指出,基金会成员的加入属封闭式,任何人要成为其中一员,必须经过现有成员的表决批准,拉大教育基金会成员最多可以有30名,目前有15名成员。

 

图为叶国煌,拉大校友会主席。(摄影:陈启新)

 

超过半数为马华人 信托委员局违章程之嫌

信托委员局的成员构成被认为有违反章程之嫌,原因在于“无关联人士”没有达到规定的至少半数。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会长拿督叶国煌指出,根据基金会章程8.2项,任何时候需有至少50%与基金会现有成员或创办人“无关联”的第三方人士,参与组成拉大教育基金会-信托委员局。

叶国煌认为,拉大教育基金会-信托委员局的成员,基本为马华人士,因此违反了章程。

他说,信托委员局可以有9名成员,如今的8名成员都是马华前任或现任领袖,因此不足以反映代表性,透明度和公共治理打上问号。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早前驳斥说,拉大一直秉持著委任成员进入基金会的程序,并无违反章程,50年来都是如此。魏家祥还指,董事部成员是由专业背景的人士组成,5人来自政府代表,4名为教育部委任,另一人由财政部委任。

对此,叶国煌说,从上述“董事部”说法来看,魏家祥所说应该是行政委员局,因为只有行政委员局才有政府部门代表。

他解释,拉大行政委员局则是负责监管学院的日常营运,学术相关课题以及行政事项。

他说,马华对外宣称行政委员局成员是董事,很容易造成误解,行政委员局能否视为董事部都是一个疑问。

他称,有限公司中的董事部的权力非常大,但行政委员局并不管理资产和做出决策,反而是信托委员局掌握大权,更像有限公司的董事部。

拉大校友会业界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廖添来补充说,行政委员局并无实权,像拉大校长的任命,也由信托委员局来决定。

他称,如果在一间有限公司,只有董事部有权作出重大人事任免,由此可见拉大行政委员局的权限其实不大。

 

图为廖添来,拉大校友会业界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摄影:陈启新)

 

2013年调整结构 基金会变为公司制

拉曼大学学院的组织结构,曾经历过一次调整,使拉大教育基金会转变为有限公司制。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会长拿督叶国煌说,拉曼学院还未升格为大学学院前,可以算是国立学院,在1972年9月15日,国会通过政府特别机制(SpecialInstrument of government),准许国阵政府每年就以1令吉对1令吉,津贴拉曼学院的行政开销。

叶国煌指出,在2013年前,拉曼学院所有资产都归属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包括华社和普通民众捐款,政府提供的1令吉对1令吉津贴,因此拉大的资产来自于公众,而不是来自某政党。

他说,2013年2月,拉曼学院升格为私立大学学院,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停止操作,资产全数转入于2013年2月4日注册的拉大教育基金会,而拉大教育基金会属于担保责任有限公司,在公司法令下注册。

拉大校友会业界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廖添来(稽查)解释,这一转变,让拉大地位有了非常巨大的差别,简单而言,就是从国立学府变为私立大专。

他称,这直接削弱了拉曼大学学院的地位,原本1令吉对1令吉政府津贴,也不复存在。

从1970年代起,国阵政府每年就以1令吉对1令吉津贴拉曼学院的行政开销。

这种资助方式是基于国会通过的政府特别机制,全国只有拉曼学院是在此机制下成立,使拉曼学院介于半公立和半私立。

2013年2月拉曼学院升格为拉曼大学学院,政府资助方式转换成高教部行政管理开销,自此拉大每年获得的行政拨款在3000万到6000万令吉之间。

没否定马华功劳 希望管理机制更具公信力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会长拿督叶国煌说,拉大风波各方关注,校友总会从来没有否定马华公会的功劳,也没有要与马华争“财产”,只是希望能够拥有具公信力和公共管理的机制。

叶国煌说,拉大教育基金会、信托委员局和拉大行政委员局会应该由德高望重、术业专精的团体或个人所组成,涵盖具有影响力的华社组织。

有弱点应纠正

“现有机制存在弱点,为何不去纠正?这有助于争取政府拨款,而且在未来不管由哪个政党担任政府,只要有健全机制,拉大就能继续发展。”

针对马华是否要彻底退出拉大,叶国煌认为,马华仍可派代表担任成员,但人数可能受限制,无论如何,这并不是校友会所能决定,应该由更有智慧的人去制定。

拉大校友会业界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廖添来表示,马华对拉大创办的功劳毋庸置疑,这也是马华的功绩,在时代变化下,紧紧抱著拉大不放,不去修改欠缺合理性的机制,这将牵连到拉大的发展,对马华又有何好处。

他说,校友会之所以站出来发出质疑,是希望拉大能够建立起健全和永久性的架构,以寻求获得政府拨款,如果机制存在缺陷那么对拉大以后的发展都会遗留下问题。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中国女星骑劫坎城红地毯 网民:丢脸丢到国外

阅读全文
妇女昏倒的公园地点(左)及失踪的男婴照片。(图取自互联网)

妇女公园散步忽然晕倒一小时 醒后发现4个月大男婴被人抱走

阅读全文
独居华裔老妇生前居住在新山拉庆组屋C座15楼的一个单位内,去世长达3个月,左邻右舍无人知,直至化为骷髅。

华妇独居组屋逝世3个月 瘾君者上门行窃才揭发

阅读全文

“惊奇队长”被爆片场耍大牌 惹怒“复仇者”元老级成员

阅读全文

大学生惨遭客工施暴强奸

阅读全文

裙摆太大需人扶上楼 Jessica“公主”失威

阅读全文

教长土著不谙华文拒请言论 邓章钦开炮:“愚蠢的大笨蛋”

阅读全文

六旬阿嬷到非法赌窟搏杀 被掴掌抢钱后怕下定决心戒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