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或未成年人士沉沦毒海的情况日益严重, 根据数据显示,去年4万1741名接受尿检测验的 学生当中,共有1709名学生涉毒。

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日前坦承,我国未成年少年涉毒问题日益严重,甚至已达泛滥的情况。政府目前正在商讨多项应对政策,包括强制要求未成年涉毒者父母接受辅导及对青少年进行夜间宵禁,以期可以打击国内青少年及校园毒品问题。

根据国家反毒机构(AADK)2018年数据显示,相比于其他国家,我国涉毒人士占总人口0.5%,即11万6204名涉毒者,仍受控制。其中年龄介于13至18岁未成年青少年共3728名,即涉毒人数3.2%。在这些涉毒者中,有1709人为在籍学生,其余2019人为辍学生。

对此,警方、国家反毒机构及政府均积极进行预防青少年涉毒活动,以期逐步减少全国的涉毒高风险地区。

国家反毒机构(AADK)总监拿督斯里祖基菲里受访时指出,全国涉毒案最严重州属为彭亨,而吉兰丹州则排第二。虽彭亨州位居我国涉毒案高风险地区榜首,惟近年来该区涉毒案数据已逐步下降。

“任何地区成为涉毒案高风险地区的原因不外乎是基于该地正处于发展期,多处的垦殖地区成为瘾君子匿藏或毒品交易地。但是从数据看来,彭亨州的涉毒案明显下降,这和经济成长息息相关。”

祖基菲里-国家反毒机构总监

他说,当局将全马分为178区,并划分出涉毒案高风险地区,以仔细分析各地情况。当局注重的是防患未然的工作,将各地划分后,便会侦察涉毒案高风险地区的家庭人口及学校分布情况。

“家庭关系对于未成年青少年的影响攸关重要,一般常见家庭关系恶劣的孩子在损友的影响下,更容易误入歧途。社会也不时发生瘾君子为了获得购买毒品的金钱伤害家人,甚至误杀亲属事件。”

学生好奇尝毒品

祖基菲里表示,相较于以往的现象,如今多数未成年青少年吸食毒品种类为冰毒,因为价格廉宜,每小包大约10令吉。

“毒贩并不是在校园内与学生进行交易,而是于非上课时间,远离学校范围的地点,将毒品影响带入未成年青少年群体。有者更是瞄准他们的好奇心,给予他们小分量毒品尝试,进而入侵未成年青少年市场。”

他说,至于大学生则是抱持利用具提神作用的毒品,“帮助”学习和抗压,惟最终在不知不觉间成了瘾君子。当局与校方一直以来都有在学生群体中进行教育工作。此外,当局也教导学校教师如何察觉学生涉毒,在发现学生出现涉毒迹象后,则会带其进行尿液检测。

“当学生尿液检测结果呈阳性时,相关教师会给予涉毒学生辅导,当局会于一至两个月后重返校园,关注学生状况。”

校方及执法单位定期在校园内及其他学生聚集的地方进行反毒宣导活动,希望可以教育学生有关毒品的危害,避免他们沉沦毒海。

政府正视 多管齐下灭毒

“有关当局还处于研究多项打击毒品的新措施,副首相当时提出的对18岁以下青少年实行宵禁措施,只是多项新措施中的其中一项。”

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于今年1月主持杜绝毒品问题内阁特别委员会会议时表示,该委员会提出了多项打击毒品的新措施,包括建议政府效仿冰岛,对18岁以下青少年实行宵禁措施。

针对上述措施,拿督斯里祖基菲里表示,冰岛对于管制18岁以下青少年的措施不止一项,我国必须认真研究探讨,才能确定采取适合的策略效仿,惟当局目前仍处于研究及分析的阶段。

除了宵禁措施,目前当局提呈的法律修改条文包括将哥冬叶种植列为危险毒品,并禁止商业种植哥冬叶。

另外,内阁有关毒品委员会已同意国家反毒机构的建议,把父母纳入考量。这也表示一旦实施此政策,涉毒者父母将强制性接受辅导谘询,以协助孩子远离毒品。

派对陷阱尝试心态 少男少女易染毒瘾

“如今的未成年少年如此冰雪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些在豪华公寓单位内进行的派对里有供应毒品呢?”

据武吉安曼肃毒组一名警官透露,现在的少年少女已经不如以往般,会出现被陷害或是误食毒品的情况,大部分的未成年吸毒者通常都是带著想尝试的心态尝毒后,最终导致染上毒瘾。

他表示,若是有心避开毒品,未成年人士在被邀请出席相关派对时,可以坚决拒绝邀约,就算是到场后才发现原来是毒品派对,也可以即时离开。

“但可惜的是,有许多少年少女往往都会因为看见友人在派对上享受吸毒而尝试,最终染上毒瘾。”

以往许多人认为,未成年人士因方便及价钱廉宜,而选择使用新兴毒品,如冰毒、摇头丸及克他命丸等,但实际上,目前仍有大部分涉毒的未成年人士选择使用大麻、哥冬水及海洛英等传统毒品。

“他们追求的是快感及亢奋的感觉,他们也知道新兴毒品对人体的影响远比传统毒品来得强,而且一些传统毒品的售价也比较廉宜,因此,还是有一些经济能力不强的未成年吸毒者使用传统毒品。”

已在肃毒组担任多年情报收集工作的他更透露,最令自己印象深刻的案件,莫过于他曾亲手逮捕一名13岁吸食海洛英的少年。

染上毒瘾被迫运毒

“事发在2015年,当时这名少年在其20岁友人的带领下欲前往指定地点进行贩毒活动,惟在途中遭警方拦截,两人被送返警局接受尿检时,报告结果均对海洛英呈阳性反应。”

他事后了解,该名13岁少年是在20岁友人的影响下开始吸食海洛英,等到他染上毒瘾后,友人便开始强迫他以做跑腿贩毒,来换取海洛英作为酬劳。

“不尝试、不冲动及不受朋友影响,就是最好的防毒方式,少年少女绝对勿因贪新鲜而吸毒。”

在多年的查案过程中,他曾多次看见瘾君子毒瘾发作时的辛苦及狼狈,例如会自残、喃喃自语、情绪亢奋、虚脱,甚至是发冷呕吐等,让他深觉毒品害人不浅。

他也表示,一般上因吸毒遭到逮捕后的未成年涉毒者,先会被带到医院,经医生鉴定有吸毒后,将会被带到法庭受审。

一般上,若未成年涉毒者被判刑有罪后,若是初犯被捕,父母可选择交保3000令吉后,将孩子带走并自行教导戒毒,或也可将孩子送到儿童感化院接受为期2年的戒毒疗程,让他们戒毒。

“一般上,我们都会引荐这些未成年涉毒者进入感化院,以让他们进行戒毒,重获新生。”

反毒教育 全民有责

将毒品从我国连根拔起不单只是警察的责任,也是父母、国家反毒机构(AADK)、其他戒毒单位,甚至全民一同的责任。

一名来自武吉安曼肃毒组的警官坦承,目前国内未成年人士涉毒的情况已经到了泛滥的地步,而且涉毒年龄有越来越年轻化的迹象。针对这样的情况,他表示,民众不可以只依赖政府或执法单位来打击毒品案件。

“警察仅负责执法,虽然我们也有进行反毒宣导活动,但真正提供反毒教育的单位,是国家反毒机构及其他戒毒单位,若教育民众这一块没有办法做好,那就会有捉不完的毒贩和瘾君子。倒不如加大力度宣导反毒教育,减少吸毒人士,只要需求变少,就能减少市面上的毒品供应。”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中国女星骑劫坎城红地毯 网民:丢脸丢到国外

阅读全文
妇女昏倒的公园地点(左)及失踪的男婴照片。(图取自互联网)

妇女公园散步忽然晕倒一小时 醒后发现4个月大男婴被人抱走

阅读全文
独居华裔老妇生前居住在新山拉庆组屋C座15楼的一个单位内,去世长达3个月,左邻右舍无人知,直至化为骷髅。

华妇独居组屋逝世3个月 瘾君者上门行窃才揭发

阅读全文

“惊奇队长”被爆片场耍大牌 惹怒“复仇者”元老级成员

阅读全文

大学生惨遭客工施暴强奸

阅读全文

裙摆太大需人扶上楼 Jessica“公主”失威

阅读全文

教长土著不谙华文拒请言论 邓章钦开炮:“愚蠢的大笨蛋”

阅读全文

六旬阿嬷到非法赌窟搏杀 被掴掌抢钱后怕下定决心戒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