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槟城17日讯)眼睛是人类的灵魂之窗,让我们看见美好的人、事和物,带我们完成生活上的挑战及玩乐。若有天这扇“窗”突然被封闭上,宛如处在黑暗的房间内,却仅能听见别人谈天欢乐的声音,即使再用力尝试挣脱,仍处在黑暗中,本来缤纷的世界顿时变成黑暗,对多数人而言,必定陷入极度崩溃。

今年44岁的罗维强,在2000年曾在新加坡担任飞机工程师,每月收入超过万元新币,事业一帆风顺,看似锦绣前程,或许是上天与他开的玩笑,他在2007不幸遭遇工作意外,眼睛被化学物品溅伤,视觉慢慢地转弱,最终完全失明。

因为失明,罗维强曾封闭自己,甚至因此患上轻微忧郁症,但如今在朋友鼓励,他开办一个Youtube频道,立志要成为失明Youtuber。

罗维强开始时他因害怕大众报以异样眼光看待,迟迟不敢行动。不过,他在考虑挣扎逾半年后,鼓起勇气拍下自己首个影片,上载到Youtube与网民分享。

他说,是一名旅居澳洲的大马朋友鼓励他开办自己的Youtube频道,惟当时他还未有心理准备,让更多人知道他失明的事实,因此内心相当挣扎。

Advertisement

他考虑逾半年后,决定尝试拍摄影片。

他也说,本身从小就陪伴著母亲在厨房,在耳濡目染下对烹饪产生浓厚兴趣。

因此,喜爱烹饪的他,以烹饪为主题拍摄首支Youtube影片,也在Youtube开设名为“Blind in the Kitchen”的频道。

在采访时,《东方日报》记者见证了罗维强的烹饪全过程。虽失去了双眼,但他是用心在烹饪,包括使用刀子切食材时,下刀非常利落,甚至在切蒜头和葱头时,下刀非常迅速,从不担心会切到自己的手,让记者也自叹不如。

决定要成为失明Youtuber的罗维强,虽然可以烹饪及自行剪辑影片,但仍然需要友人协助拍摄。
决定要成为失明Youtuber的罗维强,虽然可以烹饪及自行剪辑影片,但仍然需要友人协助拍摄。

罗维强在拍摄影片的过程,会有友人帮忙掌机拍摄。罗维强透露,在拍摄时,他会踩友人的脚,以暗示可以开始拍摄,当他认为拍摄影片长度足够,他会再踩友人的脚,以示停止拍摄。

在友人帮忙拍摄后,罗维强则使用手机的影片剪辑软件,把所有的影片结合及添加音乐等。

在剪辑影片时,他会打开苹果手机的Voice Over功能,手机会读出每个功能键或软件的名字,让他成功剪辑影片。

他透露,本来希望可以成为盲人按摩师,如今他放弃这个愿望,并立志成为失明Youtuber,除了拍摄烹饪,也会扩展至飞机介绍等。

他透露,开始拍片前曾与母亲沟通,虽然母亲不懂什么是Youtube,但仍极力鼓励他。

“当时我向母亲说,一旦拍片上传,大家就会知道我的事情,而母亲回应,这件事情始终还是要面对。”

化学液入眼 断送飞机工程师生涯

罗维强在访问的过程中,虽并没有向记者叙述太多心中对这段不堪回首回忆的痛,惟健谈的他突然陷入一阵寂静,脸部表情也陷入沉思的状态。

而在访问的初阶段,罗维强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也透露著丝丝的遗憾。

他叙述,还记得事发当时是2007年7月14日,在一架飞机降落后,他们在乘客下机后进行例常检查。而在这之前,他们已接获空服人员的投报,指机门出现怪声,希望他们多加检查。

他透露,其实他平时无需亲自动手检查,但因当天人手不足,加上必须抢时间,以让飞机可以赶上下趟航班服务,他当时上阵检修。

他说,当时飞机停放在停机坪,而他身上仅钩挂著一条工地安全带开始作业。无奈他作业时突然跌出机门外,整个人悬挂在空中。

“所幸当时有挂工作安全带,并没急速地从高处跌落地上。”

但不幸的是,他从高处坠下时,扫倒化学物品,化学物品也随之倾泄在其身上。

“全身都是化学液体,甚至口里、眼睛都是化学液体。”

他说,当时同事尝试将体型壮硕的他拉起,但都不成功。

在其印象中,他悬挂在半空中15至20分钟,过后就昏倒过去,而苏醒时已在机场诊所内。

他指出,完成治疗后,身体并没有大碍,但随著日子的过去,眼睛开始出现疼痛。

在猛烈的阳光照射下,眼睛无法清楚看见,视线越来越模糊不清,最后检查发现化学液体已经渗透其眼球,影响了其视力。

已无法工作的他,只能回到槟城老家,而期间并没有放弃,不仅在新加坡及槟城求医检查,甚至远飞中国广州及印度求医,惟最终检查结果仍是一样。

“记得在一次疗程中,护士要为我滴放眼药水,一开始时完全看不见,我起初还以为是滴眼药水带来的副作用,过一阵子就好,但自此以后,我就永处黑暗世界。”

还未失明前的罗维强是飞机工程师,收入超过1万新币(约3万令吉),不幸一场工作意外,导致他永久失明。
还未失明前的罗维强是飞机工程师,收入超过1万新币(约3万令吉),不幸一场工作意外,导致他永久失明。

加入客播以声音交流走出忧郁

从高山跌入低谷,性格坚强好胜的罗维强指出,当时还30多岁,还没走遍看遍世界各地,甚至世界上还有很多精彩事情还未体验,突然的失明,让他宛如世界末日降临。

他说,当时他如行尸走肉般,饭送到面前时就吃饭,不想与任何人说话,每天就躲在房间内不想见人。

当时其母亲非常担心其情况,而这种情景持续了数个月。他较后前往医院检查,证实患上轻微忧郁症,必须定时吃药治疗。

他续说,还记得2008年初,朋友介绍他一个由槟城人组成的“庇能福建”客播(Podcast)。此平台是槟城人和海外槟城人组成,全程福建话交谈,主要让大家解乡愁与练习福建话。

他说,起初在这个平台交流时,他仅依靠一把声音交流,而其他人不知道他是失明人士。

经过数次交流后,大家约出来聚餐见面时,才得知他是失明人士,但大家并未以歧视的眼光看他。

罗维强与他们相处感到舒适,他也从那里一步步站起来,重新建立那已遭到摧毁的信心。

在放下自我负面观念,曾经封闭自己的罗维强,如今越来越适应黑暗生活。他开设了自己的面子书帐号,并自拍放上网上,若出国旅行时,还会开面子书直播,与网友们分享谈天。

随后,他也在朋友的鼓励下,开设Youtube频道,成为一名失明的Youtuber。

从低谷重新站立起来,罗维强逐渐接受现在的自己,并提起勇气去面对那些已经近12年没见的亲戚。
从低谷重新站立起来,罗维强逐渐接受现在的自己,并提起勇气去面对那些已经近12年没见的亲戚。

花12年摆脱心魔 今年勇敢面对亲戚

虽然已经跨过心理关卡,但在过去的约12年间,罗维强始终不敢面对亲戚,每当新年时都会借故不在家,但今年他已经做好准备,在农历新年与亲戚们见面,并讲解自己的情况。

他坦言,这些年来都有个遗憾,就是还没有让亲戚们知道他失明的事情。

“每年母亲都会配合我,告诉亲戚我出国旅行或工作无法回来过年的各种理由,以打发亲戚的追问。”

但今年若有机会及时间允许,他会向亲戚们道出事件的来龙去脉。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国家元首再委任敦马为过渡首相

阅读全文
张发虎(左)透露,来自他们内部消息,首相马哈迪将在傍晚6时到国家王宫觐见国家元首,并预计会在晚间8时30分做重大宣布。

张发虎:敦马料今晚宣布成立国民联盟

阅读全文

最佳医疗国家  大马名列榜首

阅读全文

返回私邸 孙女拥抱敦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