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陈施玮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和狗逗乐说话(左图);陈施玮和她养了10多年的贵宾犬,她还把这只宠物命名为陈星河。
Advertisement

一开始接触前吉打州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主席陈施玮,会觉得她有一个奇怪的动作,就是会经常不自觉地跟动物说话。不过,这个举止长久下来已经变成一种习惯,久而久之身边的人也已习以为常。

陈施玮说,很多人都会问她,这些动物听得懂人话吗?

“它们当然听得明白。动物尤其是猫狗,是非常值得信任的对象。”

她坦言,动物比人类更可靠,跟它们沟通是很解压的事,所以自小就和动物结下不解之缘。

她说,小时候住在外公家,有时会在附近捡了可爱的小狗回家养,可是当时并没有照顾小狗的能力,而且家里的大人也不喜欢小动物,捡回来养的小狗经常会被大人拿去丢掉。

Advertisement

她还记得,当时年仅小学的她、弟弟和表哥曾经夸下海口,声称长大后要养很多很多狗!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3个人之中只有她一个人实践这个童年誓愿。

用口“同情”没有帮助

她说,偶然想起此儿时趣事,不禁会心一笑。

她付诸行动,中学的时候就开始养狗,2011年更投入组织动物救援团体,在双溪大年开始展开有关流浪狗救援和教育。

陈施玮在今年2月刚卸下吉打州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主席一职,询及当初为何投入这个义务活动,她笑称狗吾狗以及流浪狗,她认为家里的宠物狗和外面的流浪狗都是同样的生命,不应厚此薄彼。

这些流浪狗在陈施玮和义工的爱心照顾下,得以自由呼吸新鲜的空气。
这些流浪狗在陈施玮和义工的爱心照顾下,得以自由呼吸新鲜的空气。

她一直都很同情流浪狗,因为它们生病了有口难言,也不可能得到治疗。

“我经常会想,如果我是它的话,那多痛苦?而我的能力之内,可以为它提供什么援助?”

她是那种想到就要做的人,而且她认为“同情”用口说对现实并没有帮助,她必须去做。

“我不能这样认为,反正没有人会去帮助这些狗,所以我也不必帮助这些狗。相反的,正是因为没有人帮助这些狗,这些狗才更需要我的帮助。”

耗时1年让流浪狗卸心防

陈施玮前后养了6只宠物,最年长的雪纳瑞名叫陈山河,已于前年患病去世,得年12岁。

另一只名叫陈星河的贵宾犬也养了十数年,至今健在。除此之外,几年前陆续领养了3只流浪狗,分别名叫陈家恩、陈家宁 、陈家赫。

去年则再添一只叫陈星辰的幼犬及一条名叫陈新一的蟒蛇。

她指出,比较特别的是陈家赫这只流浪狗。当家赫从路边被救回来时,跛脚又肮脏,而且全身的毛都打结了,据说它是被附近的居民追打。

她说,由于深受虐待打击,家赫刚开始在家养伤时,非常害怕看到人,每天都躲在一个阴暗角落,而且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一旦有人靠近,就会展开攻击。

她用了一年的时间,才让家赫放下戒心,也愿意与她交流。现在它跟其它狗一样,见到主人放工回来,就会很开心地跑过来跟她摇尾巴、欢迎她。当她坐在院子休息时,它也会主动来找她。无论如何,家赫对人类的警戒心,仍是她所有的宠物中最强的一个。

陈家赫是陈施玮所领养的流浪狗中,警戒心最强的一只。
陈家赫是陈施玮所领养的流浪狗中,警戒心最强的一只。

施玮说,照顾家赫最麻烦的就是洗澡这件事,它的体型庞大,毛又非常厚,替它洗澡真的很累,因此多数选择送去宠物店解决。一开始时宠物店的员工也因为家赫体型大很害怕,因为它的表现很谨慎,但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它的冷漠了。
 
她解释,家赫这些反应是因受过人类欺负而在心里留下阴影,并非一朝一夕可改变。

细心照顾 流浪狗获重生

陈家恩是陈施玮第一只领养的流浪狗,家恩是她妈妈在阴沟里捡回来的黑狗。当时才几个月大,营养不良,一身都是虱子,尾巴光溜溜的,活脱脱就像一只大老鼠或小猫。就连送去诊所给医生检查时,医生都以为它是只小黑猫。

她曾觉得家恩活不了,不过它还是熬过来,现在是只聪明又活泼的狗,经常会偷溜出去玩。

陈家宁则是一只瞎眼的白狗,把它带回家时它很瘦,感觉只有皮毛,没有重量。当时它已经怀孕了,后来顺利生了5只小狗,断奶后已经安排送养。家宁则和其他宠物一样被送去结扎。

至于陈新一这条蟒蛇,她形容,弟弟比她更爱蛇,去年决定养这条蟒蛇。

陈施玮去年养了一条叫陈新一的蟒蛇,她表示那是因为她们姐弟都喜欢漫画名侦探工藤新一之故。
陈施玮去年养了一条叫陈新一的蟒蛇,她表示那是因为她们姐弟都喜欢漫画名侦探工藤新一之故。

她说,同蛇相处之后,觉得蛇并没有想像中可怕,只是蛇的身体很冷,放工回家很疲倦时,摸一摸冷冷的身体会觉得有疗愈效果。

她笑说,蟒蛇名叫陈新一,是因为她们姐弟都喜欢漫画名侦探工藤新一。

当谈到卸下吉打州防虐协会的担子后,有什么展望时,陈施玮说,这么多年来其实一直希望可以开设一个流浪狗坐月中心,为流浪的狗妈妈免费坐月子。

这想法也许让人觉得很荒谬,但她说,真实情况是很多难产的狗妈妈,瘦骨如柴还需要四处奔走觅食给幼狗。

她希望自己有能力提供一个清洁温暖的地方,供狗妈妈安全生产,并让狗妈妈在哺乳期间可以吃饱,时机成熟后再安排结扎原地放养。

陈施玮坚信只有让小狗结扎,才是解决街头流浪狗泛滥的良方。
陈施玮坚信只有让小狗结扎,才是解决街头流浪狗泛滥的良方。

“当然这个理想目前还没有能力去实践,但我坚信每件美好的事都源自于内心一个小小的愿望。”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最佳医疗国家  大马名列榜首

阅读全文

搞婚外情被夫发现 狠心妻唆使情夫杀亲夫

阅读全文

【新冠肺炎】撤侨孩子上学引恐慌

阅读全文

中国女商人遭杀害 生前从事数门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