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全国222个国会议席中,有超过60%是马来选民占多数的议席,选区结构决定了马来选民是“改朝换代”的关键。
Advertisement

在马来西亚政治,“得马来选民者,得布城”,尽管过去两届大选反风猛刮,但国阵政权依然纹丝不动,依靠的就是乡区马来人支持。第13届大选后,大马政治版图出现变化,朝野两大马来政党──巫统和伊斯兰党发生了内部分裂,加上前首相敦马哈迪加盟反对党,甚至领军希望联盟来对抗国阵,更极力制造马来海啸。

继第12届大选突如其来的政治海啸,第13届大选的华人海啸之后,第14届大选会否掀起马来海啸呢?

在全国222个国会议席中,有超过60%是马来选民占多数的议席,由此可见马来选民是决定“改朝换代”的关键。然而,多年来马来选区一直是国阵的堡垒,巫统在第13届大选就独得86议席,只有马来选民改变投票倾向,希望联盟才有机会达到入主布城的目标。

ILHAM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员希索慕丁指出,马来选区是通往布城的关键,赢得马来选区就可夺得政权,像在第13届大选,反对党无法攻下马来选民占大多数的议席,即便取得52%支持率,依然无法推翻国阵。

他称,在西马总共有165国会议席,其中马来选民人数在50%左右的国会议席有114,界定为所谓的马来选区,主要是巫统竞选的优势地区。华人选民占50%或以下的议席有22个,结构为混合选民的议席则有29个。

敦马哈迪近来带领希望联盟开始奔走一些马来区,向巫统的保垒区进攻。(摄影:陈启新)
敦马哈迪近来带领希望联盟开始奔走一些马来区,向巫统的保垒区进攻。(摄影:陈启新)
Advertisement

在东马共有27个为土著和马来选民占多数的议席,沙巴有25个国会议席,其中有14个议席属于巫统,这些议席也被称为巫统的“定存议席”,以马来人和当地土著为主。砂拉越则有31个国会议席,其中13个为国阵成员土保党赢得,同样是以土著、马来选民为主。

希索慕丁表示,总的来说,全国222个国会议席中,有141国会议席(63.5%)是马来人和土著选民占多数,意味著哪一个政党可以获得这些议席的马来选民支持,就可以掌政。

在上述大马选民结构下,反对党期望308和505出现的政治海啸,能够延续扩大至传统的马来选区。

纵观大马选举历史,最近一次的“马来海啸”是在1999年第10届大选,当时遭遇亚洲金融风暴以及安华事件,由于马来选票流失,巫统所得的国席从94减至72席。

希联缺少伊党助力

如今国家情况与当年有些相似,国阵政府面对全球经济放缓,同时原油价格下滑、美元大跌,内部有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马哈迪内斗,然而政治分析家认为,这些因素未必能让反对党所希冀的“马来海啸”重演,而且目前尚未出现马来海啸的迹象。

国立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法依沙博士称,目前确实有一些情况与1999年发生马来政治海啸时类似,如今的巫统就像当时一样受到内外因素的冲击。

“不过1999年时所有的马来反对党团结一致起,在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能够达成‘一对一’上阵,来对抗巫统,反观现在有不同马来政党,马来人的选票面临分化。”

他说,希望联盟缺少最大马来反对党──伊党的加入,很难会得到马来选民支持,尤其出现三角战情况,难以制造足够力量来产生政治海啸。

希望联盟领袖、前首相敦马哈迪深知巫统的优缺点,在土著团结党领袖魅力号召下,局部地区可能会出现反风。

ILHAM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员希索慕丁指出,政治海啸通常指难以预期的巨大政治变化,无法准确得知会不会产生,只能追踪迹象,就目前来说第14届大选会产生海啸的形势还没显现,他认为如果有马来政治海啸也只会局部地区,而不是全国范围。

吉打柔佛或吹反风

他说,根据观测选民情绪,虽然尚未出现全面性的反国阵现象,不过吉打和柔佛等地区则会有反风,原因在于马哈迪、前吉打州大臣慕克里兹和前副首相慕尤丁的号召力。

“这些地方的马来选民会认为,他们的政治偶像受到巫统的欺压,进而不满巫统。”

吉打是马哈迪的家乡,其儿子慕克里兹也在吉打有影响力,并担任过吉打州务大臣,而向来力挺国阵到底的柔佛,则是慕尤丁老巢,他曾担任柔佛州务大臣。

不过,希索慕丁强调,希望联盟通过马哈迪、慕克里兹和慕尤丁等土团党领袖,在马来选区积极推动宣传活动下,未来3个月形势可能会有所改变。

国立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法依沙博士也认为,因为领袖魅力,土团党在吉打有优势,马哈迪和慕克里兹拥有一定追随者,由于慕尤丁的关系,柔佛可能会有激战。

他说,伊斯兰党依旧在传统区具有优势,如登嘉楼、吉兰丹和吉打,同时也不能忽视伊党在雪兰莪州的力量。

马来乡区只投党 巫统地位难动摇

当308和505大选时,城市马来人开始转向支持反对党,不过在马来选民为主的乡镇地区,巫统依然大奏凯歌,个中原因主要在于城市和乡区马来人诉求不一样。

ILHAM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员希索慕丁说,乡区马来人深受国阵政治宣传影响,根深蒂固认为如果马来人失去巫统,就会没有特权,行动党将会掌控政府。

他说,城市马来选民则更关注切身问题,如社会、政策变化、首相候选人等。他指出,乡区马来人是巫统的“铁杆”支持者,希望联盟想要转变支持率,除非能够打破国阵在他们心目中的传统印象。

国立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法依沙则表示,生活成本家中、失业率、房屋价格高涨,是所有马来人都会关注的问题,不过贪污腐败未必能深入马来社区,更优先关注马来人地位。

他说,要吸引更多马来选票就要提出马来人特殊地位的课题,比如希望联盟组成新政府,马来人特权是否延续,这是很多马来人,特别是乡区马来人最为关心的。

在西马,马来选民为主的议席集中在登嘉楼、吉兰丹、彭亨等州属,这些城市化较低的州属向来是巫统和伊斯兰党展开争夺,ILHAM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员希索慕丁认为,这种情况到了第14届大选也不会出现变化。

他表示,该中心调查显示,玻璃市、登嘉楼、吉兰丹、彭亨等的支持率没有明显改变,意味著那些地区依然倾向国阵和巫统,希望联盟很难攻入。

他分析说,在典型的传统马来州属,如吉打、玻璃市、吉兰丹、登嘉楼、彭亨,当地马来选民心理都有一个共通点,即只会投票给认定政党,就是巫统,不会考虑候选人是谁,也不会受一马公司风波等重大课题影响投票倾向,因此希望联盟一直难以攻入马来选区。

“反对党过去一直用宏观性问题作为选战课题,但在传统马来区收效甚微。”

希索慕丁指出,所有以马来选民为主的国会议席中,有至少54议席分布著垦殖民,他们可说是全力支持巫统,所以尽管联邦土地局出现丑闻,垦殖民投资的相关股票亏损,但是根据观察垦殖民区仍没有卷起强烈反风。

敦马可助打开缺口 希联缺乏马来人诉求

希望联盟能够吸引华人、城市马来人的支持,然而无法吸引马来乡区选民,甚至受到排斥,很大原因在于希望联盟没有提出明确、专属于马来人的诉求和议程,特别是马来人特殊地位的阐述。

国立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法依沙说,对于任何一个马来政党而言,如何回应马来社会的诉求和议程至关重要,希望联盟到现在还没明确表达出,有什么马来议程和诉求是可以提供给马来选民的。

他说,从过去两届大选来看,反对党极力推动符合城市选民的议程,但是马来人和土著诉求相对弱化,恰恰这部分是支持巫统的马来选民最为重视的,这导致了希望联盟的失败。

法依沙表示,希望联盟提出一个强力的马来人诉求,并且和伊党合作,那么或许可制造出马来政治海啸。

希望联盟也深知无法获得马来乡区选民认同的致命伤,土著团结党的加入正好可以填补,马哈迪率领希望联盟的用意非常清晰,就是拉走马来人对巫统的支持。

ILHAM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员希索慕丁说,敦马哈迪是希望联盟必须“使用”的标志性人物,他较受到马来选民认可,能与他们产生“联系”。

他说,马哈迪也能够传达抓住马来乡区选民的准确诉求,希望联盟之前的领袖对马来选民想法并不了解。

避免三角战 伊党可击败巫统

站在第三方立场的政治分析家不看好会出现马来海啸,不过伊斯兰党全国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则预期会出现马来政治海啸,重演第8届1990大选年和第10届1999年大选时,马来选民反巫统的情况。

他说,根据伊党的民意调查,马来选民对巫统的支持会出现变化,马来选民对反对党,包括伊斯兰党、人民公正党、希望联盟的支持率都有所增加,许多不同机构的民调也显示,马来选民会转向支持反对党。

端依布拉欣表示,伊党将把火力集中在吉打、登嘉楼和玻璃市,因为伊党曾取得登嘉楼和吉打州政权,玻璃市则有五五波的机会。

对于极大可能发生三角战,端依布拉欣本身也认为可以避免三角战是最好,伊党成功击败巫统的地区,其他反对党如土著团结党、公正党就不要来“打扰”,因为如果其他反对党来参一脚,只会让巫统得利,比如吉兰丹。

“目前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是,要在巫统还没有输的地方打败巫统,如柔佛,森美兰,马六甲。像吉兰丹那样国阵已经失败的地方,就不用其他反对党来搅局。”

对于局势比较复杂的雪州,端依布拉欣称,在雪兰莪,伊党曾经竞选的议席,现在土著团结或诚信党可能竞选,虽然不知道情况如何发展,但是伊党将继续在原本赢得的议席上阵。

“目前问题是,土著团结党和诚信党没有议席,因此会干扰到其他议席部署,包括属于公正党、行动党、伊斯兰党的议席,如果打扰到,一定会形成三角战。”

对于是否与巫统合作来避开三角战,他称,伊党和巫统不可能合作,也不会合作,90%伊党的议席都是与巫统竞争。

巫统边缘议席步步为营

巫统是我国最大政党,在第14届大选来临前遭遇诸多挑战,尤其前首相敦马哈迪效应所带来的未知数;巫统元老丹斯里赛哈密认为,巫统可以持续执政优势,不过在边缘议席要提高警惕。

赛哈密也是前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对于反对党“热炒”的马来政治海啸,他表示,不认为下届大选会有政治海啸。

他说,在下届大选,大多数马来人会支持巫统,特别是垦殖民区。

不过,赛哈密指出,年轻和城市马来选民的支持将有更多变数和流动。

赛哈密指出,现在仍有很多问题,令民众感到不是很满意和不开心,特别是生活压力,就业问题等等。

难重夺雪州槟城

国阵在308大选痛失槟城和雪州政权,505大选时也未能收复,第14届大选在政治势力洗牌的背景下,是否有机会,对此赛哈密称,国阵很难夺回雪州和槟城,不过国阵很努力,而且政治一切皆有可能。

对于国阵和巫统在来届大选的挑战,赛哈密称,巫统在边缘议席必须更为谨慎。

在505大选时,国阵有不少议席属于险胜议席,多数票低于10%,反对党也‘摩拳擦掌’瞄准这些议席。

端依布拉欣在接受访问时也表示,巫统多数票低于10%的边缘议席,也将是伊斯兰党强攻地区。

早前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说,希望联盟锁定50个国会议席,特别是国阵的边缘议席。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丹州苏丹与俄罗斯妻子被证实已离婚 结束一年婚姻

阅读全文
陈浩民饰演的经典角色之一“李哪吒”。

陈浩民李若彤出席活动 样貌崩坏惹热议

阅读全文

6旬妇女指控杨美盈撞后逃

阅读全文

张国荣当巴士司机16年? 网民:希望他真的瞒了我们

阅读全文
餐馆女员工截停灵车,倒茶给黄源红,愿他喝下最后一杯茶后,一路走好。桌上也摆放了一碟黄源红生前爱吃的粿条汁。

【随机砍人2死惨案】榴梿档主出殡 好友备生前至爱送别

阅读全文

助教指控补习中心 半工读假大学

阅读全文

公正党公开决裂 发声明批评安华辞职论

阅读全文

加拿大夫妇猎杀巨大狮子 亲吻庆祝引网民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