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国会通过修宪将投票和参选年龄降至18岁后,年轻选票势必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而公民组织促请选委会及教育部肩负宣导公民教育的责任,以培养青年的民主意识。图为来自各大专院校的学生代表在国会举行学生议会后,一同合影。
Advertisement

马来西亚甫在去年全国大选实现建国以来的第一次政党轮替后,国会上下议院在上个月又通过了修宪案,让刚成年的18岁年轻群体得以在来届大选通过选票甚至成为候选人,来展示“青年的力量 ”。

对于我国在来届大选即将迎来新气象,公民组织及研究机构皆表示乐见其成,但却提醒政府当局应该在教育、相关法令条文上来做出更多结构性的改革,好让青少年及早了解民主制度及政治的运作。

其中,智库灵感中心(Ilham Centre)研究主任莫哈末尤斯里称,他们原则上认同这项修宪案,但政府需要有周详的计划及实际的行动,确保18岁至20岁的年轻选民有足够的政治成熟度参与投票甚至参选。

他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提到,在代议民主体制下,全国大选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若由不成熟的选民做出关键的决定,将会导致国家陷入不利的情况。 

莫哈末尤斯里指出,在选民年轻化下,这也代表几乎100%的大专生都已具备投票资格,那么全国各地的大专院校料将成为朝野政党必争之地,而且也将会蔓延至中学校园。

Advertisement

他说,大学校园的论政氛围必将日益浓厚,各个高等教育机构的领导层务必要有社会责任感,需要与政府当局一起担当起培养学生对民主的意识,以确保年轻选民有足够的成熟度。

他补充,许多奉行代议民主体制的国家,都已把投票年龄设在18岁,包括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加拿大及澳洲,而日本也在2016年将投票年龄降至18岁,在东南亚国家当中,在大马降低投票年龄后,也只剩下新加坡仍把投票年龄制订在21岁。

他说,在过去讨论政治是校园禁忌的话,从现在开始应该鼓励学生多了解政治,中小学的课程或课外活动需要做出调整,而且有必要修订或废除1971年大专法令等,以提供更大的空间让年轻人积极参政。

为此,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同样认为,我国的教育体系有必要在课程或课外活动纳入更多公民教育课程,并最好废除1971年大专法令,因这条法令大大约束了大专生要参与校园以外的社会及政治活动。

叶瑞生在受访问时也称,为了迎合选民年轻化,教育部及大马选举委员会要肩负起重担,做好宣导的工作。

他说,教育制度必须要改革,在小学至中学的课程注入更多公民教育,从小灌输学生关于民主的概念,包括:三权分立、国会运作、宪法之下的人民的权益,同时可增设更多参观国会辩论及模拟国会等课外活动。

他补充,政府当局如今需要探讨废除大专法令,以让年轻选民可以更早认识政治的运作。

他说,学校课程纳入公民教育事宜,涉及到修改课程纲要及培训教师等,相信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落实,而选委会可以在这段时间先展开对校园的宣导工作,以让年轻人了解他们作为选民的权益。

他也提醒,在走进校园提升年轻选民的民主意识上,政府相关部门都需要协调,否则容易出现对象及内容重叠的问题。

对此,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接受访问时称,适逢中学四年级(中四)明年更换教科书,公民教育将会纳入课纲内,让学生们更了解大选及公民的权益。

而选委会及教育部早前也发出声明称,他们计划在2020年起,在2436间国民中学的中四至中六推行“公民教育:通往校园之路”,预计共有54万5000名学生在此计划中受惠。

智库灵感中心研究主任莫哈末尤斯里。
智库灵感中心研究主任莫哈末尤斯里。

18岁能否胜任国州议员?

尽管灵感中心认同投票年龄降至18岁,但对候选人的参选年龄同样降至18岁抱持观望的态度,并指除非有特例,否则这一阶段的青年因刚成年,恐怕尚未能胜任国州议员的重任。

智库灵感中心研究主任莫哈末尤斯里直言,他们希望各政党勿为了力争年轻选票而一窝蜂派出21岁以下的青年领袖上阵竞选。

他在接受访问时称,除非政党精心栽培或资质超常的个别案例,否则一般而言,这个年龄阶段还不够成熟来担任民意代表。

此外,对于最近一份民调显示,年轻选民当前对希望联盟的支持率偏低,莫哈末尤斯里的看法是如今距离来届的全国大选仍有一段时间,掌握执政资源的希盟,仍有机会通过制定及实践公共政策来吸引年轻选民的支持。

他补充,降低投票年龄对希盟而言是一把双面刃,虽给希盟带来风险,但若处理得好,则会得到更多的反馈。

他点出,希盟政府在执政一年后,就大胆做出这样的决定,相信希盟各党的“军师” 已深入研究这些变化对他们继续执政所带来的影响,而希盟目前致力于稳定政局及尽力去履行第14届大选的承诺,相信他们有一定的底气来踏出第一步。

他也提到,反对党阵营相信也有应对的方案,若此举不利于他们的话,反对党也不可能轻易在国会两院投下支持票,以顺利通过修宪案。

他说,在降低选民投票年龄后,大家可以预见的是,政府未来在制定政策时,将会纳入更多年轻人心声为考量,从政者预料将会更加重视及关注年轻人有兴趣的事项,如体育、娱乐、科技及电子领域来力争年轻选票。

他补充,此举也将再度提高社交网站的影响力,因18至20岁的新选民一般都是网民,而且依赖网媒获取资讯,因此朝野政党相信将会更重视社交网站的舆论。

在他看来,现在距离大选仍有一段时间,现在评估降低投票年龄对希盟或反对党受益更大还为时尚早,但因来届大选的选民人数增加近50%,从第14届全国大选约1500万名合格选民激增至第15届全国大选的近2300万名合格选民,肯定改变了原本的政治版图。

尽管有一个刻板印象是年轻人会倾向反对党,但我国的情况有所不同,是因为老牌执政集团国阵在上届大选遭希盟打败,而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则认为,年轻选民的倾向需要看朝野政党接下来的表现。

至于反对党过去难以走进校园,叶瑞生则称,在国阵时代,反对党领袖要走进校园演讲的确面对很多问题,但希盟执政后,迄今尚未接获反对党走进校园受阻的投报。

他说,在一个公正公平的选举,执政党领袖若能走进校园演讲,也必须要平等对待反对党领袖走进校园演讲,若反对党今日有面对受阻的问题,一样会引起社会对执政党的讨伐。

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
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

选民人数激增 理应重划选区

在来届大选落实自动登记制及降低投票年龄后,净选盟2.0促请政府尽快再探讨选区划分的问题,否则可能进一步加剧各区选民人数不均等的问题。

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指出,城市选区的选民人数原本就比乡村选区来得多,有些甚至比乡村选区多出3、4倍的选民,而青年选民向来集中在城市区,因此政府需要尽快展开选区划分的工作。

叶瑞生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称,我国有许多人不了解1990年国民登记条例(2001年修正)有一个条例,阐明所有的选民若是搬去另一个地方超过90天的话,就需要更换地址。

他说,若是严格执行的话,无论是工作或念书只要超过90天就需要更新身份证的地址,这是为了要确认有关选民真正居住的地方,亦是避免政党乱搬选民而出现“幽灵选民”。

他称,由于很多人不知道此条款,因此没有去更换身份证上的地址,但国民登记局如今较为严格执行。

他提到,国民登记局已在今年5月起,要求更新身份证地址者,须附上水电费单或门牌税单据等文件来证明有关人士的住址。

叶瑞生提到,严格而言,每个选区的人民代议士就是该区的民意代表,因此最为理想的情况实际上是投选回现在居住及生活的选区,因个人的利益是在这个选区,若你面对问题的时候就可以找回现居地址的代议士。
 
在修宪案后,我国在来届大选将分别增加近400万名18岁至20岁新选民,另外再增加约38万过去没有登记而来届大选自动获得选民资格的新选民,这对选委会、朝野政党的备战工作及选举结构都是一个挑战。

为此,叶瑞生提到,尽管选民人数激增,但距离下一届大选仍有几年的时间,只要按部就班去筹备,相信不会出现乱象,但基于选民已大幅度增加,因此国会的确必须拨出更多款项来给选委会去做好这一方面的工作。

他说,他们一直都与选委会探讨选举改革的事宜,而自动成为选民及投票年龄降至18岁都是净选盟2.0一直要求的事项,国会虽已通过修宪,但也必须要等选委会准备就绪才可以落实。

据他所了解,选委会需要大概一年半去筹备扩,因此以他的推测,砂拉越州选料来不及使用新的制度,但绝对赶得及在第15届全国大选使用。

公正党副主席郑立慷。
公正党副主席郑立慷。

朝野政党个个没把握

来届大选的投票年龄降低及选民人数将暴增近一倍,对朝野政党而言,可谓是“人人有信心、个个没把握”,但大家皆有一个共识,就是这符合时代的需要及国家的利益。

其中,公正党副主席郑立慷称,该党在决定落实降低投票年龄的政策之前,实际上明白这个政策不一定对执政党有利,甚至觉得可能对他们不利。

“因为年轻人比较反对建制和当权者,可是制度性改革需要政治决心,我们(公正党)不能只看政党利益而罔顾人民及国家的利益,所以我们还是推行了。” 

他认同,1971年大专法令应该要废除的说法,因大专法令在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后,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政府应该鼓励年轻人透过多参与政治活动来认识政治,让我国的政治多一点理性,少一些情绪。”

郑立慷说,在选民年轻化下,会带来怎样的政局变化,目前还不好说,但这将逼使朝野政党认真看待年轻人的看法,让年轻人有更大的政治参与度。

“朝野政党将重新调整政治步伐,重视年轻人的问题,如:高等教育、就业、运动、电子竞技(e sports)等等。”

他也解释,尽管扩大了更多的民意参与权,并将增加近800万名选民,但因新增的选民也包括过去没有去登记,如今是自动登记成为选民,因此不意味他们就会出来投票。

此外,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在受访时称,马华认同修宪降低投票年龄是因这符合时代的需要,而马华也清楚意识到年轻化的迫切性。

至于马华作为老牌政党,将做出怎样的调整时,魏家祥称,他们当下正在努力致力于领袖年轻化,同时更广泛地聆听和接触年轻人,并给予肯定及表现的平台。

“马华已逐步走向年轻化,这次降低投票年龄的修宪将迫使马华以更大的力度加速年轻化的步伐;这可说是内部酝酿及外部压力的结合,对已走过70年的马华而言,这是件好事。”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

至于有人认为选民年轻化或是国阵要重夺政权的契机,魏家祥则认为,无论国阵或希盟,支持群体越来越呈流动性,即:不一定年长者就偏向一政党,年轻者就偏向另一政党或教育水准较高阶层就偏向一政党,较普通就偏向另一者。

“国阵要重新执政,尤其必须在经济层面和族群关系上,证明有能力比对手做得更透彻、更完整。” 

至于马华在来届大选会否派出年轻候选人来力争年轻选票时,魏家祥则提到,老中青的结合才是较为健康完整的团队。

“纵然从政的年龄日趋年轻化,但资历较深的从政者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有助于政党和国家的整体发展。” 

在他看来,降低投票年龄后,选民关注的课题肯定将更多元多类,这提高政治工作的要求,鞭策从政者需不断跟进退休人士的状况,还必须掌握年轻学生的语言,这推使政治领袖以更宏观的思维看待国家课题。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16岁儿子“搞出人命” 38岁年轻奶奶辞工照顾孙子

阅读全文

男子听不懂英文竟行凶 女子赤裸惨成无头尸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

阅读全文

夜店遭下药全身发热 朋友灌冰水救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