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女性向来被视为是男人的附庸,即使到了21世纪,性别仍然是文化意识中的关键问题。不过,随著多位女性领袖站上世界舞台,历史也进入新的纪元。

在亚洲,一股女性领导的旋风愈吹愈强盛,韩国和台湾出现了史上首位女总统朴槿惠和蔡英文;日本东京则选出史上第一位女性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以及史上第二位女防卫大臣稻田朋美,日本最大的在野党民进党,今年也产生首位女性党魁莲舫,未来将挑战安倍政权。

“日本女力爆发”分3期,逐一介绍日本这3位女剑侠 。

日本中央政府所在的东京都,在今年7月31日举行了都知事选举,胜选的是未听从党中央要求,擅自去参选的小池百合子,而且得票数还远远领先自民党推举的候选人100万票,足足多了30%的选票。

小池百合子是有名的亲台政治家,她在日本政坛创造了许多“第一”,小池是日本第一位女性防卫部长、自民党第一位女性总务会长,现在又是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而她的终极目标是成为日本第一位女首相。

Advertisement

“反党分子”小池百合子是何许人?根据日本新闻网形容,她是一位资深美女,身上有几个很传奇的烙印:第一,像她这样年龄的人(64岁),大学时代大家都削尖脑袋往美国跑,安倍如此、鸠山也如此,但小池偏偏往中东跑,从埃及开罗大学拿了毕业证书回来。

第2,小池回到东京后不久,就成了明星,因为她当上了电视台的新闻主播,全国人民都认识了她的脸。第3,1992年,她在主播事业如日中天时,说不干了,想搞政治。于是去竞选国会议员,还真一举当选。因为懂阿拉伯语,所以,一下子成了日本国会稀有的“中东问题专家”。

第4,2007年,安倍第一次当首相,没有扛过枪的小池,居然被任命为日本第一位女防卫大臣,乐死许多军事评论家。

小池在日本政坛,还有一个印象,那就是 “政治候鸟”。从1992年从政到现在,她换过的政党已经有好几个,最初是参加日本新党,成为时任首相的细川护熙的亲信。后来小泽一郎组建新进党,她成了小泽的近卫军。小泽组建自由党,小池又成了自由党的要员,并在自由党成为联合执政党的时候,当上了经济企画厅政务次官。

自由党分裂时,她也与小泽分裂,参加了保守党。2002年,也就是在从政10年后,小池才终于找到好归宿,加入了重新掌权的自民党,并与当时红极一时的首相小泉纯一郎传出了爱情故事。

在小池的履历表上,她没有结婚的记录。但是,有人证实说,她在开罗读书期间,与一名日本留学生结婚,不过2年后离婚。这么一位出色的美女,在日本社会不可能没有人追。小池好像一个也没有看上。但是后来似乎看上了小泉这头“狮子”。

小泉在年轻时结过婚,生了3个儿子。在第3个儿子还在娘胎时,他与妻子离了婚,从此也不再婚。小池当时刚满50岁,比小泉小9岁,两人当时还真是惺惺相惜。2003年,她被小泉迎进内阁,担任了环境部长。

安倍2次执政遭“雪藏”

2005年,在小泉的邮政改革遭到党内外强烈抵制的情况下,小泉毅然解散众议院进行大选,小池充当了一名“美女刺客”,空降到没有任何基础的选区,与反对邮政改革的“地主”们去竞选。结果,她凭借卓越的口才和“小泉旋风”,把“地主”们赶出国会,替小泉出了口气。

但是,小池最终没能与小泉一起住进首相公邸。小泉离开政坛后,没有人再提起两人的故事。

一般认为,小泉当了5年半首相后突然主动辞职,一是为了扶植小儿子进次郎接班,二是为了扶助安倍当首相。所以,安倍在2006年,从小泉手中接过首相宝座后,他没有怠慢小池,立即任命她出任首相特别助理,负责日本的安全保障。第2年,小池更被安倍任命为日本第一位女防卫部长。

从那一个时刻开始,无论是小池本人,还是日本舆论,都开始有了这么一个意识:日本如果要诞生第一位女首相的话,非小池莫属。

当了没几个月的防卫部长,随著安倍第一次内阁的下台,小池的政治命运也开始走入了昏暗时代。虽然在2010年,她还成了自民党第一位女总务会长,但是在2012年,安倍第2次执政后,小池遭到了“雪藏”。除了当一个无关紧要的“宣传部长”之外,连入阁的机会也没有拿到。

相反地,安倍不断地培植稻田朋美、小渊优子、山谷惠理子等小池的后辈女人们当部长,给了小池无限的神经刺激。这也是小池此次不顾自民党中央阻止,毅然决然地单枪匹马决定竞选东京都知事的最大原因。

靠一己之力斗倒“大地主”

小池出马参加东京都知事竞选,最大的敌人不是竞选伙伴,而是石原家族。

石原慎太郎当了整整13年的东京都知事,培植了大量的亲信,因此谁当知事,都是笼罩在“石原院政”的阴影下。石原辞去东京都知事后,他的儿子石原伸晃(现任经济再生部长)兼任了自民党东京都委员会会长,按中共的概念来说,类似北京市委书记。自民党在东京都议会中的势力最大,左右东京都政,因此石原伸晃被称为“影子知事”。

日本新闻网的述评指,不知何故,石原父子特别讨厌小池百合子。小池想跟石原伸晃商量,作为自民党的候选人参加东京都知事竞选,石原没吭声。小池跑到自民党中央,找谷垣祯一干事长商量。谷垣犹豫半天,最终也没有答应小池的要求。因为自民党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地方行政长官选举,其候选人的推举由当地的自民党委员会提出。而石原父子看中的是前总务部长增田宽也,而不是小池。

结果,小池就变成了孤家寡人。一个女人在男人政治的重压之下,拿一把单枪,不仅要与自己所属的政党斗,而且还要与“东京大地主”斗,更要与20名竞选者斗,小池真是有了“杀身成仁”的决意。她在选举时说的一句话,打动了不少选民的心:“我做好了跳崖的准备”。

有人说,选举期间,石原父子的两句话,是帮了小池不少忙。老石原骂小池是“靠化厚妆装嫩的女人”,小石原说小池是“绝不是自民党的人”。老石原的话,得罪了一大批女选民。而小石原的话,激活了一大批本来对“石原院政”不满的人的反石原激情。于是,大批的选票投向了小池,小池成了东京都政历史上第一位女知事,而石原父子的脸面是一败涂地。

4年历练累积拜相本钱

持续一个月的东京都知事乱斗中,作为自民党总裁的安倍,一直没有吭声。自民党推举了增田作为党的候选人参加东京都知事竞选,但安倍没有替增田站台演说。相反地,一些媒体传出消息说,安倍私底下打电话给一些报社总编,请关心小池。

安倍心中自有一杆秤,首先,他看到了小池的竞选纲领中提出的女性活跃社会、营造主妇安心、老人安心社会,打造安全都市、多元都市、智能都市,重建国际金融中心的“新东京”构想,与自己提倡的安倍经济学和解放女性的主张十分吻合。

其次,比较增田和小池,小池的形象和知名度远在增田之上,精于选举之道的安倍,从一开始就能预估到,小池一定能获胜。

第三,安倍一直没有机会来铲除东京的“石原院政”,正好借小池之手,整整石原父子。

第四,安倍与小池的私人关系不错,小池要出马,也预先私下跟安倍汇报。安倍一直期望自己当首相能够当到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开幕时。而未来4年,东京奥运会能否筹办成功,很大因素取决于东京都知事的努力。安倍不能与小池成为敌人。

所以,在小池当选东京都知事,自民党内出现了要“开除小池”呼声后,安倍一直没有表态。而他的内阁大管家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说了一句话:“这一次败选,东京都委员会要承担责任”,把斗争的矛头一下子转向了石原父子。

日本新闻网的述评认为,小池当选为东京都知事,打击了自民党内的保守派。

安倍在选后隔天的下午主持了自民党中央的最高干部会议。他说:“这一次的选举结果,对于自民党来说,是十分遗憾的事。不过,为了实现4年后东京奥运会的成功,我们不能无视这一次的民意,必须与东京都民们携手合作。”表示出要与小池联合的意向。

东京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占了全国的1/3,虽然离首相的宝座还有一段距离,但东京都知事作为“日本小首相”,今后4年的历练,将会为小池最终问鼎首相宝座奠定坚实的基础。

所以,安倍不会严厉处分小池,最多给一个警告,平息党内的不满。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16岁儿子“搞出人命” 38岁年轻奶奶辞工照顾孙子

阅读全文

男子听不懂英文竟行凶 女子赤裸惨成无头尸

阅读全文

胡定欣晒上半身赤裸背面照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