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故居(上篇)

报导:刘思敏

秋杰区(Chow Kit)如今是性工作者、流浪汉和贫穷家庭的聚集地,给人的印象大多是负面的,人们总说那里龙蛇混杂,治安不靖。可“秋杰”这个名字其实来自曾经富甲一方的华裔商人陆秋杰,他是英殖民时期,唯一能把宅邸建在英属地的土生华人。这栋保有旧式结构的老宅子仍然矗立原址,为吉隆坡市政局(DBKL)所有,在国家文化遗产法令下受保护,并有望在活化旧建筑的原则下,以另一种形式重新投入使用。

2012年,陆秋杰位于汤西路(Jalan Tangsi,前称Barrack Road)的两层楼建筑在《2005年国家遗产法令》(第67条法令)下,以“陆秋杰故居”被国家文化遗产局(Jabatan Warisan Negara)宪报为文化遗产建筑。一旦建筑被列为国家文化遗产,它的一切维护和改建工作都必须由保育建筑师参与,按照文化遗产建筑的规范进行。

建筑师黄惠真(Ar. Junn Hooi Chin)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受雇参与陆秋杰故居的修复。她是大马建筑师局(LAM)的注册建筑师,本身经营CGB Consultants SDNBHD建筑咨询公司,在文化遗产建筑的维护工作上有一定的经验。说起这栋陆秋杰用作与矿工开会及聚会的别庄,黄惠真透露:“其实他真正的住家在现在的安邦路,他把它称作DesswoodPlace,是苏格兰一条街道的名字。但该建筑已不存在,而这一栋我们称作LOT10(地段号)的建筑,他只是短暂地使用过几年。”

她摊开资料指:“1903年LOT10呈交施工图,1905年再为加建及改动工程(Alteration&Addition)交图,一开始建筑面积比较小,加建时扩大了。约3年后,1908年,这栋建筑再次交图时,业主已经换人,成了帝国酒店(Empire Hotel),当时他们一并呈交LOT11的施工图。”

LOT10坐落在市中心位置,对面是19世纪时,英殖民政府创建的高级俱乐部皇家雪兰莪俱乐部(Royal Selangor Club),而陆秋杰的百货公司和办公室就在河的另一边。吉隆坡1857年在鹅麦河(Gombak River)和巴生河(KlangRiver)的交汇处开埠,以英国历史学者古力克(J.M.Gullick)的著作《The Distributionson Populationin Kuala Lumpurduring 1895》为依据,黄惠真解释:“英殖民时期,河流交汇处分成3个部分,河岸以北也就是现时的东姑阿都拉曼路(Jalan Tuanku Abdul Rahman)是马来人的聚居处,而河岸东边是华侨聚居的唐人街,另一边则是洋人的地盘。”

之所以特别提到建筑的位置,全因当时陆秋杰的这栋别庄是唯一建在洋人区的本地人产业。受市政局委托,参与这栋建筑的保育工作,黄惠真对陆秋杰这个人物的背景了如指掌,她说:“了解主人的一切,有助于取舍,在进行保育工作时,知道什么东西有相应的价值,应该被保留,而这里指的,也包括无形的价值。”

黄惠真认为,陆秋杰是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并不是华侨,他是在槟城出生的土生华人,在槟城大英义中学(东南亚第一所英文源流学校)受教育,后来被任职的铁路公司Huttenbach&Co晋升为助理经理,也因此被调派到吉隆坡。”之后,他结识了从中国南来的陆佑(LokeYew),并加入后者在雪兰莪、森美兰和彭亨的包税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数年后,他自立门户,在马来联邦(FMS)扮演税款承包人的角色,同时持有香港鸦片税承包行的股份。另一方面,他和弟弟陆秋泰都是双文丹(Serendah)锡矿公司的大股东。

从建筑看人物传奇

目前仍保留原有建筑,位于前称荷兰路的联邦法院路(Jalan Mahkamah Persekutuan),矗立在巴生河岸边的秋杰百货公司是二十世纪初最大型的百货公司,也是第一个由本地人开设,售卖洋货给洋人的百货商店。黄惠真说:“陆秋杰是个世界主义者,无论是外表、谈吐或是思想,都很国际化,也因为他受英文教育,在那个时候,很受英国人欢迎;而他能够和洋人斡旋、沟通的能力,也让华侨对他很是信任。”

她一再强调:“要让更多人认识陆秋杰这号人物。”建筑的灵魂来自它的主人,但另一方面,一个人物的传奇色彩又映照在他留下的实体上。黄惠真表示:“100年前的社会是怎么样的?很多从前的建筑都已经不在了,学校里老师教历史人物,但很少提到实物资产和文化遗产,仅仅只是谈论人物的生平。”

她认为,马来西亚本是三大种族的国家,加上曾经被殖民,当中流传和蕴含的文化色彩非常浓厚,作为国人,本该引以为傲,并多加推广。而她作为保育建筑师,其中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便是记录,“之前、之后、进行中,每一个步骤都要记录存档。中国几千年历史文化也是靠纪录流传千古。”

陆秋杰和陆佑私交甚笃,两人的大楼毗邻而建。图为这两栋大厦现时的状况,右侧曾是百货公司的陆秋杰产业最大程度保留了原貌,窗户的设计和走廊的拱形门廊都和当初一致。

活化大马传家宝

黄惠真笑言,自己初出茅庐时,也一心以建造摩天大楼为目标,后期才开始对文化遗产建筑感兴趣,“我在国内四处观摩,也走遍世界各地参与研讨会,去看、去学,这一切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办到的。”

在建筑领域有27年经验,黄惠真在2015和2016年皆落力配合市政局举办的文化遗产推广活动,在吉隆坡设计周(KLDesignWeek)对外分享,让公众对文化遗产建筑有更深一层的了解。她也曾应JWN、马来西亚海事处、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公共工程部门(JKR)、乔治市世界遗产机构(GTWHI)等单位的邀请进行相关演讲。

她说:“老建筑是大件的传家宝,你婆婆送给你的东西是小件的,家族里的传家之宝,而这些承载历史和文化价值的建筑就是一个国家的传家宝。”黄惠真来自槟城,在殖民式的洋房里长大,她坦言,著手陆秋杰别庄的修护工作时,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感联结,“也一样有天井,很多地方都相似…”她说,仿彿时光倒流。

事实上,LOT10从陆秋杰兴建别庄起,100多年间已换了好几任业主,有过好几个身份。帝国酒店经营约40年后,管理层变动,易名为半岛酒店(PeninsulaHotel)。之后陆佑的儿子曾短暂持有,及后是吉隆坡市政局从一家发展公司手上获得拥有权,并在1973年把它无偿租赁予大马建筑师协会(PAM),条件是必须协助维护这栋建筑。黄惠真有感:“其实市政局在这一方面相当用心,这么多年来,有很多建筑被‘救’了下来,免于拆毁。另外,市政局也规划了古迹区,主要是独立广场、旧市场广场(MarketSquare)、茨厂街和东姑阿都拉曼路一带。”

文化遗产建筑得以在法令下永久保存,但每一年都得进行的维护工程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环境因素尤其是水,常常带来许多麻烦。曾有人把老建筑形容成耄耋而多病,既没有生产力,又不断耗费资源的老人,黄惠真不讳言,文化遗产建筑保留下来后,应当以活化旧建筑(AdaptiveReuse)为目标进行适当的再利用,“把它们保存下来,并不代表要弃置浪费,而是有计划地让它们产生收入,再把收入用作维护经费。”

黄惠真续称:“不管是时尚、金融或是商业用途,国外许多大品牌都选择落户旧建筑,因为这些建筑的数量是有限的,不可能复制,价值自然也更高。”

值得一提的是,保留原用途,意即原为住家的文化遗产建筑,仍以居住为目的而存在,其价值也相对更高。PAM已在去年搬入新的办公大楼,而LOT10目前正在进行翻新修护工程。至截稿前,市政局对于这栋建筑接下来的发展计划,给予的回应是:未有定案。

图为吉隆坡市政局代表法玆丽娜(Fazlina)建筑师、黄惠真(右2)及陆秋杰故居尚未被宪报为文化遗产建筑时就受委参与计划的建筑师阿祖安(Azuan)。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中国女星骑劫坎城红地毯 网民:丢脸丢到国外

阅读全文
妇女昏倒的公园地点(左)及失踪的男婴照片。(图取自互联网)

妇女公园散步忽然晕倒一小时 醒后发现4个月大男婴被人抱走

阅读全文
独居华裔老妇生前居住在新山拉庆组屋C座15楼的一个单位内,去世长达3个月,左邻右舍无人知,直至化为骷髅。

华妇独居组屋逝世3个月 瘾君者上门行窃才揭发

阅读全文

“惊奇队长”被爆片场耍大牌 惹怒“复仇者”元老级成员

阅读全文

大学生惨遭客工施暴强奸

阅读全文

裙摆太大需人扶上楼 Jessica“公主”失威

阅读全文

六旬阿嬷到非法赌窟搏杀 被掴掌抢钱后怕下定决心戒赌

阅读全文

教长土著不谙华文拒请言论 邓章钦开炮:“愚蠢的大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