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不放弃自己的事业和喜欢做的事。无论有多难熬和多少人反对,因为只有那样,不成功也不遗憾。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王国、有能力赚钱养活自己。这世上没人可以永远维护你,你必须维护自己,无论是友、爱情、亲情或是事业。──大马名模/美姐陈育莓(Jojo)

文:李佩贤

本身非常喜欢一句日文俗语:“七転び八起き”(Nana korobi ya oki)。意思是即使跌倒了7次,第8次依然要站起来继续努力。人生不就如此吗?万物生存之道不就如此吗?只是在每一次的跌倒再站起来之际,你有变得更好吗?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更好,那一跌就非常值得了。

2017年,我离婚了。我最大的考验不是如何挽留一段婚姻或一个男人,而是我该如何保住我头上的天使光圈完美形象。身为一个教育机构的执行长,我必须引导家长们维持和谐的家庭与亲子关系。然而,“失婚妇”这词好讽刺!有谁要听一个失婚妇的持家育儿之道?当时,我甚至觉得全世界都会说我是个过于强势、忽略家庭、不知足的女人;是个残酷、自私的妈妈。我拟了自觉完美的离婚协议书。我把对方和孩子们的利益放在最前面。我愿意继续与前夫分担房贷、资助孩子所有教育费、一同配合照顾孩子,一起与孩子共餐等,让他们不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父母离异的可怜单亲孩子。我当时确实认为这样的牺牲很伟大和尽责。我当时就是这样的女人。

当然,如果对方感受到我的“大方”和“大爱”,并带著“感恩”的心配合我,那确实是完美无暇。但,世事又岂会那么完美?那一年里几乎都是过著抓狂、崩溃和失眠的日子。如果不是身边的亲友不断陪伴开导,我不会在每一次崩溃时都那么迅速地站起来。我开始放下心理学硕士的头衔,不断接触心灵疗愈的书籍和课程,重新学习与自己内在小孩链接。

天,我过去的知识太浅薄了!当我一次又一次觉察到自己生命中的内在创伤时,我才发现到原来过去的自己真的好不懂得爱自己。一个不懂得爱自己的人,是没有能量去爱别人的。即使我很努力付出爱和行动,但能量匮乏的爱是不会得到他人理解和接纳的,最终只有再一次让自己受伤害。每一次的伤害就如同被人狠狠地揍了一拳,倒在地,好像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现在的我明白了:承认和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才是对自己最大的仁慈。我在过去的15年里确实非常努力地耕耘幸福;失婚后的我明白了幸福感是自己给予自己内在的安全感。我就是这样的女人,到了中年还在努力学习爱自己、保护自己、肯定自己的女人。我不只是要学会跌倒时站起来,还要在站起来时立即为下一次跌倒做好准备。我无法预料何时何地自己会再摔一跤,但我允许自己摔跤。不管那一刻多么狼狈趴, 我都希望自己优雅地站起来。有人扶我一把那是最好,没人扶我时,我必须可以自己扶自己。因为,“我”才是唯一陪我走完人生的那个人。

我想成为一个可以影响社会进步的人,并设法影响身边的人。不要认为这是天方夜谭,否定自己的往往是自己的思维,其实只要改变想法,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The Picha Project联合创办人林月金

文:黄琬真

黄琬婷,一个非常传统的菜市场名字,到处都可以听见有人叫“琬婷”,有同音不同用字的,或是同名不同姓,又或是同名又同姓。虽然这名字很普遍,但她在我心中却是一位独一无二的,她就是我血浓于水的亲妹。

她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上有一位爱唠叨又无主见的大姐,下有三位性格各不同的弟弟。排行第二的孩子,通常都会被传统思想或是一些报章报导冠以负面的刻板印象,例如最叛逆的孩子或是最爱往外跑的孩子等。所幸我们都没有被报导给“洗脑”,并不觉得她身上有著这些特质。反而她的角色和个性就像是我们兄弟姐妹里的大姐。

她在小学经历了失去爸爸之成长,初中也因为妈妈相继过世而开始了她的半工读生涯。一位其实才刚要展开自己青春手册的少女,却要先比同龄人承担失去双亲的悲痛以及无法想像的半工读压力。只有14岁的她懵懵懂懂地就把半只脚踏入社会。她无法和同龄的朋友们一起出去郊游,因为时间已经被工作、补习和照顾小弟的时间给填满了。累的时候也只能自己回家默默的关灯把脸朝著枕头小声地哭泣,因为怕吵醒同床同枕的大姐和小弟。身体状况也不是很佳,因为被课业、工作和小弟搞得无法好好休息。各种成长中的委屈,她就是这样默默承受了,也默默咬紧牙根撑下去。

如今她是一名堂堂正正的大学生,一名正为了改变未来而努力的大学生。她受到一位老师的启蒙,还有家人的帮助,坚持上大学,并不因为想赚钱而就此辍学。上了大学的她,坚持不向命运低头,还是一样兼任两份工。她不因为过去曾经在药局打工还有家人的期望而选择药剂师这个课程就读,她坚持自己想要的科系。她坚信教育可以改变未来而坚持不放弃读书的机会,不管经济有多紧绷,她就是坚持了。她没有因为家庭缘故成变得叛逆,成为让家人操心的女孩;也不因半工读生活的疲劳和压力而放弃一切。她就是一个这样坚强的女人,一个让人钦佩又心疼的女人。

我就是普通的一个女人。爱美、享受赞美, 喜欢成为焦点却不能成受压力;嫉妒别人却不如人,懂得自我安慰、自我批评,也自我陶醉。──画家叶健一


文:叶莉琦

我身高1.5米,体型过胖;坐下来,前侧还会凸出三层厚厚的“备胎”。虽然不是严重的肥胖,但身为一名瑜伽老师,这算是很不可思议的景象。在健身行业中,大家的第一想法必然是没有马甲线,最少也有个瘦即健康的身形。而我的体型却出乎意外,我是一名“肉肉的瑜伽老师”。

很多学员都会告诉我,我把“瑜伽只能让身材一级棒的美眉做”的印象给毁了。以往都不敢尝试的他们,如今却天天练瑜伽了。其实,我很感恩学员们给了我机会和时间,去证明了身形并不是瑜伽的一切。也很开心,渐渐在他们的身上看见对瑜伽逐渐萌芽的爱。

从幼儿园至中学毕业,我都严重肥胖。在中学毕业后,来了一股勇气,决定减肥,每天坚持跑8公里,结果成功减了25公斤。在那最辉煌的时刻,我的膝盖因负荷不了身体的重量而受了伤,因此告别跑步生涯。

当一扇门关闭了,上天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而这扇打开的门,就是瑜伽。19岁的我就误打误撞地接触了瑜伽。因为从小就身体柔软,上瑜伽课时,就只是享受展现给其他人看的过程,或当老师们的模特儿。当时的我,还不懂瑜伽。

大学时期,学业压力,和在意朋友们对自己体重的意见,自卑让我再一次走向人生的低潮。课业猛跌,体重因为情绪性暴食而狂增10公斤,因此变得很失落,很消极地过生活。庆幸的是,我在那时候遇见一位很好的瑜伽老师,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瑜伽。她告诉我要了解自己,接受自己,从而改变自己,变得更好。当时,就只有做瑜伽的时候,安抚得了我的负面情绪。就这样,瑜伽陪我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

大学毕业后,再次让我遇见我现在的瑜伽导师Nicholas Cheah,他的教学让我有更深一层的领悟,心里那强烈教瑜伽的动力因此而发。帮助所有想要尝试做瑜伽的人了解瑜伽、享受瑜伽并从而爱上它、再获取瑜伽的好处,就是我当初报考瑜伽导师课程的动力。

在这里告诉大家,瑜伽是人人都做得到的事。纤体只是表层的收获,只要你耐心坚持,练瑜伽的收获何止外表。同样的,体形、体质、体能也不会是你想接触瑜伽的绊脚石。

想成为这样的女人──栀子花般的优雅,对世事总有处之泰然的睿智;风信子般的知性,有思想有深度,举手投足间总是不经意流露出自信和从容;向日葵般温暖,懂得自重自爱,总有一颗乐观向上的心。从不为艰辛所困,不为失败而馁, 不为岁月烙印而悲。持久的美丽因内外兼具的智慧,丰盈的心灵因理性和感性完美结合,因而她从不需任何妆饰做盔甲。──《亲亲》作者筱琳子


文:谭杺䘽

2013年,我只身回到柔佛新山工作。那年自己已二十末,处于这样尴尬的人生阶段,似乎只有不停地努力,寻求突破才不至于往后活得颓废。而她,虽然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却是出现在我生命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娜姐。

娜姐是房东的女佣,同一屋檐下,她总是把我和房东的小孩视如己出,平日工作回到家,我俩总爱呆在厨房里有说有笑,偶尔她也会留点佳肴和我一起品尝。周末,她还会教我用面粉做出各种美味的糕点,偶尔我也会把家乡带来的海草煲成糖水或做成燕菜,与她交换心得。情绪低落时,她像母亲那样耐心地聆听,再给予安慰和鼓励。就这样,我们之间毫无任何陌生的宾主关系,一起度过了无数开心的昼夜。她那阳光般的笑脸,总是感化了我所有的喜怒哀乐,也让我一度以为她是家里每个人的开心果,却殊不知她乐观坚强的人生曾有过一段曲折。
 
那年的某一天夜晚,娜姐把她的过去对我娓娓道来。原来,十六岁那年,在母亲的安排之下,她嫁给了一个陌生男子。为了摆脱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她想尽各种方法逃离,但最终还是万般无奈地屈服于命运。婚后,男人对她不错,而她却始终对这段婚姻感到遗恨。毕竟,十六岁的花样年华,本该对未来抱著无限期望,她曾憧憬当上白衣天使在医院里为患者而忙碌,可她的人生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婚姻改写,她唯有履行当妻子的职责,与男人恭敬地相处,后来还有了四名儿女。

直到2005年,娜姐终于鼓起勇气,告别了孩子,背著行囊,千里迢迢从印尼爪哇岛漂洋来到邻国新山讨生活,留在心底的是对家乡及孩子的无限思念。知道了娜姐微笑后面的心酸与无奈,我想我可是比她幸福多了。虽然来自一个小康之家,父母受教育程度也不高,但至少生于80后的我,有机会受高等教育,学习各种技能及接触新奇的事物,这是何等幸运!自那次之后,我也明白娜姐对我们的博爱,皆因将心比心,她也同样希望自己的孩子在求学与谋职之路一切顺遂。

如今,我已返乡生活。虽然与娜姐分隔两地,我们依然保持联系,并衷心期望她一切安好。

在“谈婚论嫁”的婚礼职场坚持15年,因为内在母性爱的能量,相信推动婚姻的幸福与家庭的美满能让很多人在生命里获得转化与快乐。深深体会女人若能活在爱的滋养里,即能随时体会小确幸!爱可以很简单,只要你愿意从心出发。──婚纱影楼Redbliss Bridal兼婚策培训公司Alight Management联合创办人李慧君


文:羽梵

我叫羽梵,今年38岁,是四个孩子的母亲。我和先生一起创业,目前拥有自己的小公司。我们夫妻俩走过大约二十个国家的城市小镇。曾留下足迹的有新加坡、泰国、香港、澳门、台湾、越南、柬埔寨、韩国、美国多个州市、英国、意大利、荷兰、南非、墨西哥、瑞士、黑森林、杜拜、希腊、西班牙等。

这是一个很美丽的人生旅程,然而这一切,在我21岁以前是遥不可及的事。我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母亲以前在一所工厂工作,赚取微薄的收入,父亲因建筑生意不顺利而负债,从而投入日夜颠倒的司机工作。我们的家庭收入在扣除所有开销后所剩无几,那时就读中三的我就下定决心半工半读的完成学业。虽然劳累幸苦,但却有足够的钱缴交学费、书费、车费,也给妈妈付了家用。

一眨眼,中学毕业了。我找了一份行政的工作,继续半工半读地完成大学基础班。碍于昂贵的大专学费,我的大专教育梦,显得有心无力。那时候我时常坐在路边,看著形形色色的人匆忙从我身边走过,往他们的目的地前进。而我却迷失在自己的人生道路里,不知何去何从。有次在情绪低落时竟把自己的手腕给割了。还好家人及时发现把我送进医院。在路途中,血液沾满了包裹手腕的毛巾。

那一刻,我心中丝毫不觉得害怕,也不惋惜。忽然间有道声音冒出:“甘心吗?就这样吗?”我惊讶,却默默回道“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是一个全新的我…”迷糊中到了医院,缝针手术之后,我在医院静养…

调整了心态后,我重新出发。打算为自己找多份兼职时,认识了我这辈子的贵人。他告诉我经商的优势,而我明确地听见了一个创业机会,一个可以白手起家,不需再自怜自艾的人生转机!这次,就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经历了生意起起落落、人生高低潮,事业渐渐有了起色。然后,我恋爱、结婚了。丈夫就是和我一起创业的人,也是我这辈子的贵人。

大海如果没有巨浪衬托,就显现不出它的澎湃汹涌; 沙漠如果缺少了狂舞的风沙,就会失去应有的壮观。所以,不要害怕生活中的挫折考验,就我这样,也可以活的精彩。

女人应随心所欲成为她们想成为的人,从没一个标准定义女人该是什么模样。每个女人都可为自己作主,有权利决定自己的职业生涯、想过的生活、当个怎么样的人和跟谁在一起。我们日日受到外界定义女性形象的讯息轰炸,顺应这些资讯会带来巨大的压力。我们想要的是选择和接受“我是我”的自由,社会应认可女人有这样的权利,并赋权女人行使这些权利。──妇女援助组织(WAO)执行董事苏米特拉(Sumitra Visvanathan)


文:陈楚红

“为何你不找个有钱人嫁?”“你凭什么开补习中心?”“很快倒闭的啦!”这些话,至今言犹在耳。

91年出生的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平凡,没有雄厚的家庭背景撑腰,心里却有著很多的不甘。我不愿当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心里很想尝试踏入教育行业。 2015年毕业后,天真地以为和大马教育部申请开办补习中心是件易如反掌的事,赌气之下我便开始了追梦之路 。

谁知道,申请过程错综复杂。我得同时得到教育部、公司委员会、消拯局 、居林市议会和卫生部的准证 ,方可正式营业。繁琐的过程让我像个球一样,奔波于不同的部门。最难的莫过于为了拿下消拯局的准证,我得先赶著完成所有装修。入世未深的我不懂货比三家,结果所买的桌椅、白板等比市价贵了一倍!最后耗资了近 4 万令吉......

近三个月的波折后,楚红补习中心终于正式营业。首月只有区区的两名学生,连租金都交不起。不管风吹雨打,我每天亲自站在校门口分派传单。有人欣赏,当然更多的是贬低、嘲笑和讽刺。“ 什么中心?连分派传单的人都请不起?”“全A?我呸!”

1个月后,我终于招收了十几个学生。由于没有能力招聘助理和补习老师,我得教导所有科目,包括华文、国文、英文和数理。每周一至周六,平均一天连续教学6至8小时,外加批改作业和准备课程4至5小时。就算是周日,我也忙于打扫补习中心、准备教材、选购书籍等工作。

我推掉所有邀约,常独自留在中心工作至凌晨三时......朋友约我吃个饭也难如登天。有朋友为了约我吃晚餐,甚至陪我打扫和批改作业。排山倒海的工作,无人明了的身心疲惫,同辈和晚辈的质疑,谈婚论嫁的对象离去,满怀心事无从倾诉,让我几近崩溃。很多时候我一个人走著走著,会突然哭泣。周日独自留在中心工作,面对堆积如山的作业,也会突然泣不成声。回想起一个个画面,此刻的我也已泪流满面。

迈入第三年了,凭著不懈努力,现有近60名学生。每当看到学生们的进步,尤其是原先不及格的学生在考试中考获A的佳绩,我觉得特别有成就感。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感谢所有给予我支持和鼓励的人,更感谢一次又一次地说服自己坚持下去的自己。在苦难中不认输,在逆境中自强,我就是个这样的女人。

女人一生中注定过著不平凡的生活。通常大学毕业出来都已二十出头,一个女人要在二十几岁这段时间拍拖、结婚、生孩子、拼事业、一个人的旅行等,时间真的很有限。曾经的我很挣扎也很无奈,在事业高峰期选择结婚生子。女人,总要学习洒脱,因为在一生中要扮演很多不同的角色。从爸爸的女儿,变成别人的女朋友,再变成人妻、媳妇、孩子的妈,每个角色都是那么地不容易。事实也证明女人的力量可以很强大,所以女人一定要懂得善​​待自己,才能让这辈子活得更加精彩。──Fresco Harmonica联合创办人锺雪儿


文:古燕秋

八十三岁的外婆钟润出生在霹雳州拿乞附近,上有两个哥哥和五个姐姐。外婆的父母都是从唐山来到马来半岛。外太公是个很传统的男人,外太婆个性较开通但惧怕丈夫。外婆她小时候会趁太公出门后,偷偷跑去学堂偷看别人读书。虽然她是家中的老幺,但和几个姐姐一样被禁止上学堂。外婆曾经要求读“夜学”但太公不允许,理由是女孩子不用读书,以后嫁老公做少奶奶。书,是给男孩读的。

外婆通常只能待在家里做家务,或者偶尔到橡胶园帮忙她的大哥大嫂割树胶。太公家门禁深严,晚上八点就必须关灯睡觉。女孩出门买东西会被限制时间,如果迟回家的话就被鸡毛掸伺候。外婆说过如果不是太公这么“严”,她不会在19岁就嫁人,而且是嫁去对面屋而已。更遗憾的是,嫁人换门,但她依然是替人做牛做马。外公是家中的长子,外婆嫁过去后,每天凌晨起床准备割树胶,回家还要准备猪食喂猪,从早忙到晚。其实外公的家境在村里算是相当不错,有养猪又有树胶园,但外婆嫁过去仿佛只是多个劳动力,而不是一个媳妇。

外婆连续生了六个女儿,每次坐月子期间都没机会吃猪肉,只能吃到荷包蛋和青菜。外婆后来带著孩子搬出婆家,又陆续生了两个儿子及三个女儿。外公好赌,小姨出生不久后就琵琶别抱,此后很少回家,更别说是给家用。外婆靠著在薯厂工作和年长的孩子出门工作补贴家用来养大十一个小孩。外婆虽然有很多孩子,但大多数都无法完成初中课程,几位阿姨和妈妈也像外婆一样,年纪轻轻就嫁人,是否她们也像外婆一样希望有个新生活?外婆膝下孙儿甚多,现在却一人独居,住在邻近的五姨每天去照顾和陪伴她。逢年过节看见儿孙探望她,外婆就格外开心。

外婆的一生仿佛是新村许多妇女的经历,但我认为她反映的还有华人移民、经济和妇女社会史的变迁。如今国内女性受教育、经济独立和参政权都有显著进步,这个世代的女人有著与外婆截然不同的经历。我乐观相信社会虽喧哗纷乱,但尊重女权的人(不限女性)也在匍匐前进,希望给下一代更自由和公平的生活。

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个温暖的人。在这个即将失温的世界里,如能在看每件事、做每个决定,影响每个生命时,加点温度,那么无论结局如何,也该是美好的。女人不易为,而我,一直努力做个不复杂、勇于探索及追逐自己所爱的人。择善固执,温柔的往前冲。──影视制作人兼职业冒险王阿甘颜淑琴

文:雪芬/伊藤悠

我是一个逛街带著环保袋、常常素颜的朴素女子。平凡的我就是那种与你插肩而过,你也不会回头看我一眼的路人甲。而那名不见经传、喜欢喝咖啡、热爱写作、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温暖每一颗心的小说作者伊藤悠,正是在下。很多人说我乐观积极,其实我也有失落难过的时候,只是我懂得如何处理和面对。我相信只要懂得感恩,善于发掘生活中的小确幸并珍惜当下,就能幸福。

女人要自强,生活才会精彩。感谢上天赋予我的创作力,让我实现梦想,成为一名小说作者。在杏坛执教多年,忙碌充实的教学生涯让我对生活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多年后机会来临,在衡量得失轻重后,我毅然辞职投入写作,朝自己的梦想迈进。我知道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任性。虽然逐梦之路并不顺遂,但我坚持不放弃,并幸运地获得了机会,也把握住了。

所以,我是一个带点任性,同时也具韧性的女人。对于梦想和爱情,在不伤害任何人、同时自己也有条件的情况之下,我会付出行动去争取。女人,不是弱者。在必要的时候,女人还可以撑起半边天呢!

也许是我多年的努力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所以我幸福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当然我也是幸运的,一路走来获得那么多人的支持与鼓励,也非常感恩。
我想,我也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儿,所以生活中的一些憾事,相比之下也就微不足道了。不管男人​​女人,知足就幸福。

平凡的我能做的不多,但我相信付出会获得回报。或许,我们付出的绵力就像那暗夜中的微弱星光,毫不起眼。倘若每个人都散发一点光芒,让人欢喜、带来希望、传递正能量,我想世界就算黑暗,仍可以像璀璨星空般绚丽美好,只要不放弃希望,明天会更好。

心中有爱的女人,最美。我爱自己,爱这世间美好的人事物;所以我透过笔下的人物带出人间有爱的讯息,希望读者们可以感受到当中的正能量和爱。我想这就是我能做的,最棒的事了。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一个把浪漫细胞全留在小说里、将现实生活看清楚、并好好生活、努力写作,让幸福永驻身边的平凡女子。

不喜欢花时间装扮自己所以总是素颜;不想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所以觉得减肥太烦;不愿意想太多未来的事所以好好把握当下。想要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就不想应酬;想要好好地发呆结果常常忘东忘西;想要从容地过日子却老是临时抱佛脚;想要任性一点但是勇气刚好少了那么一点。我就是这样的女人,不是太好也不会太坏,有人喜欢我也有人讨厌我,这些对我来说不太重要,因为我懂得爱自己。──红蜻蜓出版社青年小说作者李慧慧

文:陈沁俐

我曾把“裸露”一词放得很大,例如短裙、V字领、无袖衣从不在我15岁前出现。总觉得这些衣服在我身上显得别扭,即使母亲和姐姐带我一同逛服装店,我坚决只站在门外,表现一种男人等待女人逛街的模样。家人对我的态度咬牙切齿,觉得我有怪癖。很多年以后,我曾努力回想当时的自己,才发现可能是对青春发育期的一种不习惯。我不习惯看见自己的胸部、不习惯种种的女性特征,但随著心智成熟,发现“裸露”不应只体现在穿衣上,更应从心态上判断。

15岁以后,我开始有了V领T恤,渐渐的也有了及膝裙子,尝试穿矮筒高跟鞋,希望自己更能融入女性圈子。虽然它们出现的场合不多,但也算破灭了“只有校裙才是裙”的天方夜谭。一直以来,我没有苗条身材,赘肉30年来不曾告别过,因此十几岁的少女路程中也无胆尝试稍微“少布”的穿法。还记得第一次的无袖衣拥抱著我跨过了心理障碍,我忘了是什么原因买下那件衣服,但我深深记得是件暗红色、厚重带帽的无袖衣,那天我穿著它去了学校举办的晚会。一次的突破,我发现自己至少还在人世间,庆幸没有因为“少布”和别人眼光而死掉。从此学会了别人眼光不是活下去的必需品,虽然偶尔还是会因他人眼光质疑自己,但只要信守自己的信仰,还是可以找到生活意义。

外婆和母亲的支持和放手,给了我人生很大的学习空间,尤其学会独立。可能经过穷困生活的上一代,都希望下一代能多读书、多看看世界,这些年来在异地生活,辗转回到家里再漂流国外,我还是生存了下来。眼前最重要的功课还是怎样找到“生活”,保持对新鲜事物的感受能力是我的生活宗旨,鞭策自己像经历那件无袖的红衣服时,以它为冲破疑惑的标杆。当然,随著年龄的增长,不管男女好像都应顺理成章结婚生子,但我觉得遇见有生活共鸣的伴侣更为重要。这一切我不强求自己,对于以“老姑婆”调侃自己更游刃有馀,因我把“无袖衣”挂在了更让我兴奋的人生目标上。

我很少会意识到自己年纪渐长这回事,我想就让自己成为无惧年龄的女人吧!无视女人四十豆腐渣的观念,让自己随心地做任何事情,慢慢地成为更好的人,再慢慢地变老。无惧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不急著往脸上抹一堆的化学药品,柔滑的肌肤固然好,可皱纹亦是生活的累积。纵使这样的女人必定让人在背后笑话,但又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让自己活得开心自在更为重要。──产品开发经理杨忆棠


文:林咏欣

我看著镜子里的自己,眼睛有点太小、鼻翼不够窄、下巴皮肤粗糙油腻、身材…那一段时光,应该是生命里最恼人的时光。少年、青春,多少人歌颂青春?说它像被天使诅咒的时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身在其中觉得烦,离开那段时光又免不了感慨、频频回首。还记得那一辆小小的校巴,俗称“Van”或加上中文翻译的“Van 车”。好几年我都有同样的“车友”,大家同学一场也不分年龄就混在一起,一起买零食、分享杯面,在车里高谈阔论,从老师到同学之间的八卦,聊得津津有味。

我不记得那是谁发起的。车里的两个男生,一个瘦骨如柴,一个又高又大,像小叮当里的小夫和胖虎 ,开始嘲笑我的身材。一开始我不以为意,认为这些男生俗不可耐,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但是后来,他们得寸进尺,总拿我当娱乐!依稀记得某一个下午,Van车经过别人家,人家晒内衣,他们看见那内衣是小号的,就指著那内衣说:“看,那是你穿的。”我气得要命,却不知怎么反驳,只有恶狠狠地瞪著他们。

在那之前,我不怎么在乎自己平坦的胸脯,经过他们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讥笑,信心被他们的笑话一点、一点抽走。为此有好几次我问母亲,为什么我的胸那么平,她却说大小根本不重要,平还好呢,多方便。当时的我又怎么能领悟这么多道理,像一棵小树,大风刮一下我就站不稳了,何况是冲著我来的刺。

后来上了大学,接触了更多人,明白其实身材并不是很重要。才明白,最重要是尊重、爱惜自己,接受自己的美与丑、好与坏。不管别人怎么批评,在万箭穿心的时刻,都要认定自己的位置,站稳,滤去不必要的评论。

女生,不需要完美的身材、完美的脸蛋才能被爱。女生,不是一个物品,不是拿来比较美与丑的玩物,任何人都需要被尊重,没有人应贬低任何人天生的样貌、资质。我看著镜子里的自己,眼睛小得可爱,鼻子刚刚好,整体上很顺眼,身材很健康!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骇客声称有裸照及影片 21岁好莱坞女星公布裸照对抗

阅读全文
(网络摄取)

何超盈预产期推前 怀孕身形胖一圈原因揭晓

阅读全文
由于是告别演唱会,因此四人在当晚抓紧机会与歌迷有更多的近距离接触,尤其是基夫达菲更二度下台与歌迷互动。

Boyzone与粉丝告别 “这次真的是最后一场了”

阅读全文

43岁林心如剪短发 素颜出镜犹如学生

阅读全文
(图取自面书)

模特儿女医面书秀性感照 被吊销医师执照要申诉

阅读全文

舒淇走红毯一致好评 章子怡蜘蛛网造型惹议

阅读全文
(图取自网络)

何超盈挺6月巨肚 未婚夫细心搀扶

阅读全文
(图取自网络)

曾被吐槽“胖迪” 迪丽热巴自曝真实体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