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换衣物对参与者来说就像是寻宝一样,带著自己的宝物前来与人交换,当中充满未知的惊喜与寻宝的乐趣。参与者们相互给予意见,为对方寻找合适的衣服,这种从陌生人变成朋友的过程,也是这场活动所给予的另一份“礼物”。

“这件穿不下了”、“这件不适合我现在的风格”、“这件尺码不对”…你还记得衣柜里挂著多少不曾穿过或不会再穿的衣物吗?除了丢掉,你其实可以更好地处理它们的去处。去年底创办的The Swap Project本著为“旧爱找到新主人”的概念,举办过数场二手衣物交换派对,在本地掀起了一阵衣物交换风潮。

“听到二手衣物,许多人自然觉得是不好的东西,认为二手衣就是肮脏、破烂的。”The Swap Project创办人蔡梦茹表示。然而,二手衣物也可以是主人转换穿著风格、买了却没穿过的衣物。所谓的“二手”,不过是从第一任主人换到第二任主人的手上。

去年11月,The Swap Project开始举办二手衣物交换派对,至今已办过5场。“其实我们也不懂要怎么做,第一次做的时候完全没人出席。”虽然第一次没人上门,但蔡梦茹与共同创办人张苑妃并不气馁,继续为活动做宣传。“第二场开始有10个人来参与,之后人数就持续攀升,上一场的活动参与人数就有100人。”

未来,蔡梦茹(左起)及张苑妃计划与慈善团体合作,为弱势群体提供服务,让他们也可感受互换衣物的乐趣,还能进行免费“购物”,选得心头好。
未来,蔡梦茹(左起)及张苑妃计划与慈善团体合作,为弱势群体提供服务,让他们也可感受互换衣物的乐趣,还能进行免费“购物”,选得心头好。

蔡梦茹说,许多人初来时抱著好奇和观望的心态,但参与后发现这样的活动不仅环保,也很好玩,因此爱上二手衣物交换派对。参与者只需要携带至少5件干净的衣物,将之交给柜台登记,便可直接进入现场挑选衣物。“我们的义工团队会先进行一番筛选,再将衣物挂到衣架上。”团队会将破旧或是路跑T恤等衣物取出,作为回收或捐赠用途,其馀的则会摆到架子上。

蔡梦茹指,这里并非以一对一的形式做交换,只要是参与者觉得合适的,选中10件或20件即可带走。不过,大会仅允许参与者挑选给自己,严禁为亲友挑选。“并非我们舍不得这些衣服,而是你选的,未必是他们会穿的风格。这样会形成另一种浪费,倒不如留在现场,给真正适合的人穿。”

“我们本以为挑选衣物不设上限,存货会变得越来越少,但上一场活动,我们是一辆车来,两辆车回。”张苑妃透露,不少人拖著行李箱前来,捐了一箱子的衣物,只带走一两件而已。“她们是真的只选自己要的衣物而已。”蔡梦茹补充,许多人本著“解决”旧衣物的心态过来,因此不会再带一堆回去,反而会谨慎做选择。她分享,有一个参与者的妹妹喜欢买衣服,每每回乡时就会带回一堆时下流行的衣物,参与者只能挑选一些合适的,其馀的都送到The Swap Project来。“里头还有好多是连吊牌都还未剪下的新衣服。”

除了女性,捐赠者中也不乏男性。蔡梦茹与张苑妃透露,身边有不少男性友人家中都留有前女友的衣物,不知该怎么处理。“他们并不是想要收著这些衣物,而是前女友不愿取走,让他们留也不是、丢也不是。”在听见这个活动后,他们急忙将囤积在家中的前女友衣物送来。蔡梦茹笑称,在访问前夕,就有一名客户联系自己,询问是否可以将前女友的衣物送来。

现场不仅可互换衣物,民众也可将其他配件带来交换,包括腰带、手提包、耳环、项链、鞋子等。“上回有人带了一整盒全新的耳环,短时间内就被一扫而空了。”张苑妃说道。
现场不仅可互换衣物,民众也可将其他配件带来交换,包括腰带、手提包、耳环、项链、鞋子等。“上回有人带了一整盒全新的耳环,短时间内就被一扫而空了。”张苑妃说道。

换来的新年衣

爱美是人的天性,尤其在快时尚和网购的攻势下,服饰价格越来越低,让许多人养成了“喜欢就买”的习性。“我以前也是这样,上网看到喜欢就买,但有些衣服到手之后才发现尺寸不对;有些则是买的时候合身,回家后却怎么也穿不出原本的味道来,最终也没机会穿。”以往,蔡梦茹懒得将衣物拿去回收,也不知道能送给谁,就直接将不合适的衣物丢到垃圾桶里。“确实是很浪费,但收著我也不会再穿了,那倒不如丢掉。”这情况持续了好多年,直到她有几个朋友从国外回来,给她带来了好多的衣服。

“原本我想直接把这些衣服拿去回收,但在翻看之后,发现很多衣服还是很新的,有些连吊牌都还在。”心动之下,蔡梦茹筛选了一些衣物给自己,并邀请朋友前来筛选。“这些衣服这么漂亮,而且是免费的,看得出朋友为此感到开心。”尔后,她再邀请张苑妃来筛选时,两人一拍即合,一致认同衣物交换模式的可行性,于是开启了The Swap Project。

蔡梦茹笑说,从开始经营The Swap Project起,她就不曾购买新衣了。“就连今年的新年衣也是换回来的。”每每与亲友聚会,只要谈起The Swap Project,蔡梦茹都会自豪地分享自己身上哪些衣物或配件是交换回来的,让大家对二手衣物改观。张苑妃则笑说,自己以往也经常网购,所幸自家姐妹多,遇到不适合的风格或尺码时,可以送给她们,减少浪费。“不过,不是每件衣服都适合她们,遇到大家都不合适的,我也舍不得丢,只能收在衣橱里。”她透露,在参与The Swap Project之前,衣服有越堆越多的现象,但现在已经将大部分捐出来了。“现在我也会将一些‘压箱底’的衣服重新拿出来穿,尝试不同的风格搭配。”

现场不仅可互换衣物,民众也可将其他配件带来交换,包括腰带、手提包、耳环、项链、鞋子等。“上回有人带了一整盒全新的耳环,短时间内就被一扫而空了。”张苑妃说道。
现场不仅可互换衣物,民众也可将其他配件带来交换,包括腰带、手提包、耳环、项链、鞋子等。“上回有人带了一整盒全新的耳环,短时间内就被一扫而空了。”张苑妃说道。

鼓励大众一起办

互换衣物概念在国外已经很普遍,但蔡梦茹并不曾参与,她笑说当时以为自己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后来才发现很多人都这样做了。“除了我们,本地也有一些组织推互换二手衣物的概念,如Style Swap Malaysia(简称SSM)。但他们进行的形式跟我们不同,SSM趋向平台,鼓励大家自己办,举办人可在平台中进行宣传;而我们(The Swap Project)则是自己举办,邀请大众参与。”不过她强调,大家的目标都一样,希望能推起本地二手衣物交换风潮,鼓励民众举办交换派对。“大家可以先在家做,邀请亲友参与,感受互换衣物的快乐。如此就能将这个概念分享给更多人。”

人手不足 只好限制人数

张苑妃表示,大马人对二手衣物的态度属两极化,有者完全不能接受,有者则非常支持。“有些人认为二手衣物很脏,其实不然。我们的条规写著需要携带干净的衣物,所以大家都是将衣物洗了再带来。要是你心理上觉得无法接受,拿回家后,可以再次清洗或消毒。”两人认为这是心理洁癖,只要请他们来进行尝试,终有一天能改变他们的心态。

另一边厢,支持的民众则不断催促The Swap Project再办下一场活动,希望继续感受这种互换的乐趣。不过,由于义工人手不足,活动开始对人数设限,参与者需要先在网上报名,一旦名额满了就会截止。“当然,还是有人抱著观望的心态尝试来到现场,我们还是会允许他们进去,但仍然希望能将人数控制在能力范围内。”

借此宣传环保意识

“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互换二手衣物,以为我们是做回收的。”蔡梦茹透露,刚开始时,他们经常会收到破旧不堪的衣服,起毛、破洞等皆有,只能让义工帮忙分类,将这些衣物取出。“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负担。”即便是送环保,也需要人手和时间来处理,因此两人经常在面子书上呼吁民众带“自己会想穿的衣物”前来,同时也会在活动登记柜台叮咛参与者。她亦指出,2小时的互换活动完成后,工作人员仍需花时间整理,以尺码分类,再将可送到孤儿院或需要送回收中心的衣物挑出来。其中有一次,她与义工等一行8人,花了6小时才完成分类。

张苑妃从事商场管理工作,对民众普遍的购买意识较为了解。她指出,本地民众仍然缺乏这方面的意识,大多无法抵挡促销的魅力,本著“买了再说”的心态。因此,她认为还需借助各种机会进行教育,科普环保意识。“我们不时会在面子书上宣传相关资讯,譬如一件衣需要40年才能分解、17%至20%的水源污染由织物染料造成等,希望能借此提升大家的环保意识。”

【活动资讯】

The Swap Event #6

日期:3月2日
时间:中午12时至下午2时
地点:Divine Fusion Restaurant & Bar
No 155-155A, Jalan SS2/24, Petaling Jaya.
报名方式:到官方面子书填写谷歌表格
面子书:The Swap Project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骇客声称有裸照及影片 21岁好莱坞女星公布裸照对抗

阅读全文
(网络摄取)

何超盈预产期推前 怀孕身形胖一圈原因揭晓

阅读全文
由于是告别演唱会,因此四人在当晚抓紧机会与歌迷有更多的近距离接触,尤其是基夫达菲更二度下台与歌迷互动。

Boyzone与粉丝告别 “这次真的是最后一场了”

阅读全文

43岁林心如剪短发 素颜出镜犹如学生

阅读全文
(图取自面书)

模特儿女医面书秀性感照 被吊销医师执照要申诉

阅读全文

舒淇走红毯一致好评 章子怡蜘蛛网造型惹议

阅读全文
(图取自网络)

何超盈挺6月巨肚 未婚夫细心搀扶

阅读全文
(图取自网络)

曾被吐槽“胖迪” 迪丽热巴自曝真实体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