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继东马砂沙二州国阵成员党相继退出国阵后,西马民政党也在6月23日宣布退出国阵,使到曾拥有13个成员党组织的国阵进一步分崩离析,仅剩4个成员党,即巫统、马华、国大党及人民进步党。

人民进步党在今届大选再次全军覆没,选前党内以卡维斯为首的一派曾因不满国阵议席分配而退出国阵,但不受另一派承认,倘若该党也退出国阵,国阵就只有3党,恢复了大马独立时由三大民族创立的联盟时代。

当年,由巫统、马华、国大党组织了联盟,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成为我国首任首相。在1969年大选时,爆发了513种族冲突事件,不久,东姑被迫退位,敦拉萨继位出任第2任首相,他收编在野的民政党、伊党及人民进步党等,组成国阵,1974年大选,联盟易名国阵参选。

民政党在308、505、509一连三届大选都告惨败。尤其是509大选,民政党全军覆没。民政党虽然是标榜多元种族政党,但是以华裔党员居多。民政党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至廿一世纪初的鼎盛时期,敦林苍祐及许子根先后出任首席部长,在内阁还拥有部长与多名副部长,梁棋祥、林敬益、马袖强先后出任部长官职。但是当民政党在高峰期间,也是与民众特别是中下层人民脱节最严重时刻。

民政党对巫统一党自大、傲慢自大作风逆来顺受。华族贡献被抹杀,华族权益被剥夺,华裔经济地位被边缘化,华教问题一啰筐悬而未决,民政党却甘愿与巫统同在,民政高官,更被华社讥讽为保官职不惜拾面包屑过日子。

Advertisement

华社在一连三次大选否决民政,显示了对民政党强烈不满,不满民政领导层懦弱和唯唯诺诺的态度。这次大选,人民严厉教训了民政党,让民政党候选人全部败北。尽管马袖强引咎辞党魁一职,但是也难重赢民心,人民认为如果民政党还留在国阵,今后一二十年间,民政党还是难以浴火重生。

如今,离开国阵,摆脱巫统掌控国阵、唯我独尊的阴影,民政党还有作为,在北马包括槟城、吉打及霹州还有卷土重来机会。虽然说希盟政府刚执政中央,各成员党斗志昂扬,但这不代表民政党没有机会东山再起。1969年的大选,很多人都不看好民政党会击败槟州联盟政府,把马华的首席部长王保尼拉下马来。结果,槟州改朝换代,林苍祐坐上了首长座位。

自马华民政人联党在308及505两届大选受重创后,一些政治评论员建议这3个同病相怜政党合作甚至合并,但这些建议和讨论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过后就不了了之。这次大选,马华民政及人联党大合并声浪又在掀起,然而,人联党已迫不及待先行退出国阵,而民政党领导层经过多次讨论,及在深思熟虑下也决定退出国阵。

当前,国阵只剩下巫统、马华、国大党及人民进步党。巫统还拥有53国席,依然是我国第一大党,然而,马华只有1席,国大党2席。而人民进步党一无所有,在目前国阵所剩下的4个成员党中可有可无。今天,说得贴切点,没有了民政党的国阵,就像联盟2.0,新瓶装旧酒,国阵变为联盟,阔别四十五年之后,联盟时代卷土重来!

潘君胜

时事评论人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任达华出席广州活动遇刺 紧急送院救治

阅读全文
青少年霸凌事件引起关注,被霸凌者的心灵伤害远大于肉体的伤害,受害者往往也会欺负更加弱小的人,形成恶性循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受害者变施暴者 霸凌成恶性循环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