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诊所大门处,突然传来尖锐的咳嗽声。她是一名著装得体的妇女,无奈咳嗽已经折磨得她失去了那份雍容。她坐在候诊区里,虽然隔得尚远,其他病人却如临大敌般,开始坐立不安。

因为她不只咳得厉害,每次咳嗽就像能吐出一片雪花!坐在她旁边,就像经历了一场大风雪!如果不是我有学过解剖学,真的会相信她会把肠子也给吐出来。

我只好给她插队先看,先确定口罩盖得严严实实地,才敢把她请进来。听诊器一听,坏了,不是气喘!为什么说坏了?因为通常气喘才会咳得这么历害。如果是气喘,我只要一用喷雾器,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可是她不是气喘,这就有点难了。

很多人包括中医会误解,以为西医只要用到吗啡类的镇咳药,什么咳嗽都没问题。事实上很多咳嗽,尤其是有痰或者鼻涕倒流者,你给他用强吗啡类止咳药水,包管咳得更凶。

俗话说:诸病易治,咳嗽难医。又云:伤风咳嗽,郎中对头。

Advertisement

名医徐灵胎曾说:诸病之中,惟咳嗽之病因各殊而最难愈,治或稍误,即遗害无穷。余以此考求四十馀年,而后始能措手。

没专著谈论

中西医都一样,都怕看咳嗽。很多人被介绍来看咳嗽,我也医好了很多慢性咳嗽。不过也有部份我真的是束手无策!什么病看诊后病人走出去,我心里多少都有点把握;可是咳嗽病人出去后,能不能止咳,我真的心里没底。

记得以前在上家庭医学课程,在吉隆坡进修时,教授在呼吸科提起咳嗽的治疗时,我马上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可是没想到除了一些辨证,包括药物、过敏、气喘、鼻涕倒流、胃酸倒流、肺痨,以及肺积水等等,很多咳嗽竟然是不明原因的。通常医生也只能安抚病人说6个星期左右咳嗽就会不药而愈。可是,临床上超过6星期还在咳嗽的却是太多了!

对于咳嗽的论述最早见于《黄帝内经》<素问篇>“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分别叙述了五脏的咳,六腑的咳,脏腑互为影响的咳,以及外感于寒,内伤于饮的咳嗽等。这之间又互为联系,不可分割,可见咳嗽有多复杂。

科学昌明的今天,什么医学书都可能看到,但是却无法找到一本西医专著谈论咳嗽的治疗。清初名医喻嘉言也道:“咳嗽一症,求之《内经》,博而寡要,求之《金匮要略》,惟附五方于痰饮之后,亦无专论,不得于问津于后代诸贤……究竟各鸣己得而鲜会归。”可见咳嗽是今古中西都大为头痛的一种症状,仍没人可写出传世的治咳专论。

那名妇女最后还是靠著中医的小青龙汤而得到减轻。如果是服用在外面市场售卖的咳嗽药水,因为几乎都是治疗热咳的,肯定咳得更厉害,所以如果医生看咳嗽,一不细问病史,二无详查秋毫,那不看也罢!

蔡志联

行医十多年的医生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

阅读全文

神隐一年半后出现 萧亚轩疑凌晨醉酒发视频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公正党公开决裂 发声明批评安华辞职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