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德拉(Daraa)是叙利亚南部的城市,接近约旦边界。2011年以来,该城市是叙利亚内战导火线地点。内战起源于在德拉的15位青少年在校内涂鸦有关仇恨叙利亚政府的画像,遭到逮捕和虐打后,牵动了叙利亚市民对叙利亚政府的抗议。

2017年7月,约旦、叙利亚、俄罗斯和美国签署叙利亚停火协议,停火城市包括德拉市。遗憾的,叙利亚军政府在今年开斋节期间发动的攻势,再一次违反了国际条约。

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OCHA)于2018年6月26日指出,在叙利亚军政府新一轮的攻势下,有将近4万5000至5万叙利亚人民流离失所,至少13人死亡和无数人受伤。

该报告也指出,叙利亚政府军发动攻势的目标有医疗中心、居家房屋、农业区域等。较早前,约旦政府已经拒绝叙利亚难民入境,但是这一番的攻势后德拉的大多数居民已经逃离至约旦边境。

罔顾百姓存亡

Advertisement

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发言人鲁埃舍(Bettina Luescher)指出,该攻势已经制止该单位把粮食从约旦边境输送于德拉的市民。他们相信在军政府的强烈攻势下,难民的人数将会倍增。

另一方面,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的媒体机构阿玛(Amaq)在社交媒体也发布叙利亚政府在这一轮的强烈袭击中,击毙了该领导人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的幼子胡哈发(Hudhayfah al-Badri)消息。

至今,巴格达迪的下落依然不明确,之前也数次传来被杀害的事情。于2014年也曾传来其妻子和女儿被黎巴嫩政府逮捕的事件。

叙利亚政府于2018年6月10日展开的攻击主要是要削弱IS在叙利亚的势力及收复反对派控制地区。无奈的是,叙利亚百姓的存亡不是该政府首要考量。在绝灭IS的大前提下,导致该国人民流离失所,沦落为难民,似乎是必要代价。

在世界大国的角力下,名利成为“特定群体”或掌权者的无上追求。往往在所谓尊重“大局”下,而牺牲百姓的权益是必然的现象。

以叙利亚为例,政府军以武力的方式强制抵抗政党轮替,通过大国的武器支援来确保“家族政治”的延续。“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乘虚而入,以宗教之名让信徒们丧失理智。至今,叙利亚百姓只能浪迹天涯,悲天悯人。

张安翔

非政府组织工作者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任达华出席广州活动遇刺 紧急送院救治

阅读全文
青少年霸凌事件引起关注,被霸凌者的心灵伤害远大于肉体的伤害,受害者往往也会欺负更加弱小的人,形成恶性循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受害者变施暴者 霸凌成恶性循环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