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近来接二连三发生相关因内政而引发关注的事,一是涉嫌与斯里兰卡反政府武装组织“泰米尔之虎”有关人士包括州议员遭到警方逮捕,其二则是《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漫画被指宣扬共产主义和危害公共秩序安全被内政部禁止。

泰米尔之虎(下称泰虎)虽已解散,但自2001年迄今,美国国务院仍将其列为“特别指认全球恐怖分子”(SDGT)名单;即便欧盟高院于2017年将该组织从黑名单除名,但欧盟仍保留其名列。

另外,泰虎也与泰米尔邦有密切联系,印度一直深怕该组织会牵动“泰独”运动,至今都未将其除名。况且,泰虎在斯国内战结束后,残馀人士将重心移往国外的泰米尔社群,更有流亡美国的领导人架起“过渡政府”。

笔者曾提到2016年斯里兰卡总统访马时,便有我国泰米尔组织举著泰虎旗帜前往示威游行和焚烧肖像。当然,之所以没有引起多少关注,只因当时焦点并未放在那些事情身上,泰虎在我国泰米尔社群影响有多大,也未曾被广泛谈论和聚焦过。

此时突然爆发有人因泰虎活动遭逮捕,是否是因新政府执政后逐渐严重的族群矛盾,不得不使内政部插手?

Advertisement

前些日子,2016年那场示威的照片在社交网络如脸书上被大肆转载和议论,目的相信就是为了挑起马来穆斯林的不满和种族情绪。

正如《互》漫画,从出版到派发都顺其自然,不曾引起什么大事发生。我国奉行的是现实主义外交,中国“一带一路”这块经济肥肉无人真能抗拒,谅新政府也不例外,去年大选前后有称首相敦马“反中”,根本是无稽之谈。尤其以“一带一路”名义的团体和活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不管是前朝或今朝政府,都甘之若饴,并未看出有何反制举动。

《互》漫画还被当见面礼赠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果当下却顿成落水狗,引起轩然大波。只因有人指该书内容和立场皆有问题,不甚理解部分族群的观感,继而引发群起讨伐和呼吁禁止此书。虽说压根儿与“共产主义”没八辈子关系,却不禁使人省思:该书真的没问题?

不少人认为新政府甚至内政部之举存有政治目的,但实为无可奈何之事。总之,我国子民实在过度把著眼点放在外国或所谓祖籍国的认同感上,而忽略寻找共识和构造共同理念和方向的实践。正如近期原本探讨港台民运的讲座,遭舆论攻击而被迫取消,便是最好例子,姑且先不说其他族群的敏感问题,我们自身究竟反省了多少,抑或还在原地踏步,却要别人屡次让步?久而久之不会招惹反效果才怪。

陈海德

自由撰稿人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图取自网络)

20岁女网红“进厂维修”33次 小孩样貌曝光引网民热议

阅读全文

神隐7个月终现身 黄心颖IG喊“我好怕”

阅读全文

闪嫁大19岁富翁 貌美女星坚信是真爱

阅读全文

忆10年无性婚姻 蔡琴台上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