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自第14届全国大选后,国会就多次发生议会厅内未达法定人数,而被迫响铃要求国会议员重新进入议会厅里,而国会议员的出席率也出现欠佳的问题,更曾发生执政党最前排的座位大摆“空城计”的情况。对此我感到失望,出席国会是每一名国会议员的责任,而且也不是每名国会议员都有官职在身。后座议员更应该勤于出席国会,把民生课题带上国会,所以请做好你们的工作,别忘记人民对你们的委托。

根椐格拉那再也区国会议员黄基全的面书贴文,日前国会下议院在10时复会时,议会厅内只有25名国会议员,包括一名部长和一名副部长,不足开会法定人数26人,议长下令再次响铃后,那些在休息室喝茶的议员才匆匆进入议会厅。为何会议10点开始了却还有议员在休息室喝茶?身为国会议员,他们不懂准时的重要吗?

我建议国会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采取行动对付无故缺席的国会议员,包括扣薪惩罚措施,而朝野政党在遴选下届大选候选人时,也应该把原任议员的国会出席率考虑在内,确保中选的议员有效履行他们的工作。

此外,国会也可考虑为国会议员设下每年国会出席率需达到80%关键表现指标(KPI),如果不达标,就取消其退休金。如此一来人民就可以一目了然的知道所选的代议士是否有好好工作。如果连出席国会这项最基本的工作也做不到,就不要出来竞选,而且也没有资格享有退休金。

另外,国会更上演了执政党议员公然“邀请”反对党议员加盟,令人更匪夷所思。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公然“力邀”刚中选丹绒比艾国会议员的黄日昇跳槽希盟,以确保选区发展顺利进行。我也终于了解为何政府迟迟不愿提呈反跳槽法案。

Advertisement

在509大选后,马来西亚只诞生了新政府,但是却没看到新马来西亚。过去一年多来,首相敦马哈迪所领导的土著团结党接纳多名巫统出走的国会议员及领袖,使政治青蛙文化成为我国的一种常态。

曾几何时游说反对党议员跳槽也成为部长的工作呢?部长的行为实在令人失望,而且是在鼓励议员跳槽的行为,我们担心日后一旦再出现政权交替,又会有大批政治青蛙跳槽,对国家民主进程非常不利。政治青蛙文化是对民主的一种伤害,也是对民主制度的一种羞辱,而且也使选举失去了意义。

国会本是商讨制定政府政策的地方,如今却沦为一个“大剧院”,每天都在上演不同的剧情,而且还日日新鲜劲爆!加上议员不“上班”的问题日益严重,国会“空城”的情况也屡次发生,更被人拍照放到社交媒体,试问外国人甚至人民会如何看待我们的国会呢?

如此确实有损国会议员素质,及影响国会整体形象。所以我们的国会议员,国会并非每天在开会,切记你们也是有拿薪水的,所以理当要“上班”,合情合理。

刘华才

民政党全国主席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男子听不懂英文竟行凶 女子赤裸惨成无头尸

阅读全文

16岁儿子“搞出人命” 38岁年轻奶奶辞工照顾孙子

阅读全文

夜店遭下药全身发热 朋友灌冰水救女子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