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华即将举行党选,支会支团及支会妇女组三机构在今年7月中旬举行,这是国阵败选失去中央政权后,继巫统后举行党选的第二个成员党。尽管国阵友党在希望联盟上台后纷纷退出国阵,但是马华迄今还是国阵的一员。

虽然,马华不再属于执政党,仅剩下1国2州议席,不过,2名州议员的选区都在国阵执政州,而玻璃市州的议员还被委为州行政议员,所以,当马华党内人士纷纷吁请马华中委会召开会议退出国阵时,马华和巫统两党之间,与国阵过去及现时纠缠著各种错综复杂关系,即使许多马华领袖有意离开国阵,也不可仓促作出决定。

所以,最明智的是,这些多年来与巫统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一切有待马华举行党选后,交由新的中央代表决定。

马华新领导层包括支会、区会、州联委会及中委会领导人面孔是否有所更变?是脱胎换骨抑或老态龙钟、一成不变?马华是否还有希望?是否能卷土重来?这要观看现任领导人的心态,尤其是曾经一连三届领军出战的元老诸侯,是否会主动让路,给更有冲劲的新人接班。

若然一切依旧,马华还是旧瓶装旧酒,党组织不能去芜存菁,马华不但不能赢回95%已情归希望联盟的华社支持,仅存区区5%的马华支持者,也会逐渐失去。

Advertisement

重启联盟三党机制

已一败再败的马华公会,只剩下5%支持者支持的一个衰退中的政党,马华根本没有内斗本钱。若然元老级地方诸侯不肯让路,党外人士看不到马华还有任何浴火重生机会。党外人士分析,摆在眼前,马华只有3条道路可走。

一,继续留在国阵,和巫统、国大党及可有可无的人民进步党患难与共。但是巫统新领导层换汤不换药,仍然是在旧瓶装旧酒,党领导层中包括新党魁阿末扎希,被反贪会传召协助调查一些涉及钱财的事件。前党魁暨前首相纳吉,又因涉及一马公司丑闻,日前还被控4项罪状而择日审讯。

巫统前党魁及新任党魁的负面讯息,已严重打击巫统形象,如果马华仍是要和巫统捆绑一起,马来选票已四分五裂,95%华裔选民继续力挺希盟,马华根本翻身乏力。

其二,重启联盟三党结盟机制,即由巫统、马华及国大党分别代表国内三大族群,捍卫三大主要族群权益。但是由国阵大家庭缩小到恢复联盟时代,这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的旧政治产物,是否再适合当前风雷激荡、瞬息万变并以人民为主的新时代?

旧联盟体制可否卷土重来而赢得政权?如果不适合这个大时代而被不断求变的国人所拒绝,马华最终打回原形,从捍卫族群政治权益变回照顾族群社会福利,马华不进反退。

希盟分合是契机

其三,马华考虑与退出国阵的民政党和砂拉越的人联党从合作进而合并,成为一个多元种族联盟并肩作战。党员虽然以华裔社群占多,但是三党合一后,政治力量可全面加强。进而可攻,退则可守。然而,三党合一,这必须经过多层次讨论,三党都须抱著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精神,才能在弱肉强食的政坛上,拥有立足之地。

马华的未来定位,是继续走单元种族路线,仍然情牵国阵让巫统一党独大?抑或重回到旧联盟时代,与巫统、国大党领袖重新举行政治协约再打江山?又或者排除万难与民政、人联党合作或结盟甚至合并而独树一帜?或者离开国阵而孤军作战?但是,失去95%华裔支持后,马华还可孤军奋战吗?这一连串问号,都是新领导层必须面对的问题,以及作出明智的决定。

政坛上,虽说败军之将,不可言勇。但是胜败乃兵家常事,马华失败后,并不是政治末路,马华还有许多的选择。正所谓知错能改,今后一切若都是以民意为依归,马华还可卷土重来。因为希望联盟四党结合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四党合作程度及精神尚有待时间考验。

希盟四党合则强,短期内,马华难有翻身机会。四党分则弱,尤其是公正党与行动党之间的政治权益及分享政府资源争执互不让步,甚至会互相猜疑及同床异梦,如果希盟成员各怀鬼胎,马华就有收复失地机会。

如果说马华这次党选,选出了一个充满干劲的团队,就可扭转乾坤赢回民心,那是言之过早。但是,选对了人,行对了方向,让新一批领导人重新出发,肩负重组马华、整顿马华的重任,最少可团结党内的一百万党员,留住党员们的心,今后不会再把票投给希盟。

潘君胜

时事评论人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任达华出席广州活动遇刺 紧急送院救治

阅读全文
青少年霸凌事件引起关注,被霸凌者的心灵伤害远大于肉体的伤害,受害者往往也会欺负更加弱小的人,形成恶性循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受害者变施暴者 霸凌成恶性循环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