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巫统与伊党订于9月13日(明天)及14日一连两天在巫统总部“破天荒”举行“穆斯林大团结”集会是新的凝聚,预料将有万人出席。其他族群可以不同意,但我们不能否定他们依据种族结合的权利。

这是酝酿已久的计划,但因为在2018年大选前,巫统与伊党均十分有信心能控制大局,也就同意各自派候选人参加角逐。在国会方面,巫统共角逐120席(总数222席,等于巫统参选比半数还多了9席);伊党派出155名候选人,阵容史无前例。当时巫统信心满满会赢得至少80席,因为从2008年及2013年的战绩来看,巫统分别赢得79席和88席,不是其它政党可以比拟的。

一连两届屈居第三

正是以此作为推算,巫统并不认真考虑与伊党结盟的事,而是待到大选后才来观察。伊党方面,派出的155名国席候选人,只有18人中选,大失所望。原本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估算会胜出40个国席而成为造王者(即等著巫统和希盟来合作联合执政),结果事与愿违。

在2008年大选时,伊党是属于民联阵线的(也即是反对党阵线),参选66席,取得23席的胜利。公正党参选97席,赢得31席。而民主行动党参选47席,共有28席奏凯。这一年大选,民联取得5州(吉打、槟城、吉兰丹、霹雳及雪兰莪)的执政权,但在中央方面还是由国阵执政(国阵有140席,其中79席归巫统);而民联则取得82席,成为有史以来的最大反对党。

Advertisement

自从伊党在民联旗帜下,一连两届大选都只赢得23席及21席,数目被公正党及行动党超越。这也促使伊党“痛定思痛”寻求新的突破,要不然伊党永远屈居在第三位,无法成为造王者。

为此,在2015年时,伊党发现若不走宗教政治路线,它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将会走向式微,而且加入民联只能为人做嫁衣,大权将归安华的公正党。于是在那年的伊党代表大会上,除了通过与行动党断交外,也让党内的所谓“开明派”齐齐落选(逼使他们退出伊党,另起炉灶)。这展示了伊党决定走捍卫宗教和马来人地位的政治路线。

其实当安华在1998年失势后,在翌年组成国民公正党时,马上拉拢伊党及行动党组成联合阵线,取名“替代阵线”。在这一年的大选,因为安华的黑眼圈事件博得了大多数马来选民的支持,结果伊党取得大胜,首次赢得27个国席(另执政吉兰丹和登嘉楼)。虽然公正党只赢得6席,行动党倒退成10席,连林吉祥和卡巴星也落选,但安华相信伊党会为他出头。

可惜在两年之后(即2001年)行动党退出替代阵线,以致在2004年的大选,反对党各自为政,相互倾轧,也就一败涂地,计公正党1席、伊党7席及行动党12席,合起来不过20席,与国阵的199席实在是天差地别。

改目标追寻“福利国”

这一年大选后的半年,安华出狱。他在审视度势后发现国阵并不如想像中的强大,因此再苦口婆心劝喻伊党放下身段,再次与反对党合作,但不结盟。此刻伊党也发现2004年的战绩大不如前,是因为反对党大分裂所致,自然不得不接受安华的奉劝,改成追寻“福利国”,不再突出“伊斯兰国”。

这为2008年的大选创造了奇迹。伊党虽有所得,夺下吉打州政权,但在2013年的大选又输回给国阵。在当时也有风声传伊党不认同安华继续担任民联领袖,更不赞同安华继任首相,而在2015年切断与行动党关系后,也拒绝与公正党的合作。

此时,政局的变化是眼花缭乱的。马哈迪有鉴于纳吉砍掉慕尤丁和慕克里兹的官职和开除出党,促使他老人家再度出马领导一个新政党。这个在后来被命名为“土著团结党”的新党是巫统的翻版,也纯粹是种族性政党,企图取代巫统。

为了达成目的,马哈迪与安华和解,也在2017年完成新党的注册。对于马哈迪的复出,政界的心情是不同的。巫统对他十分抗拒,处处设障碍;伊党也抱敌视的态度,不欢迎马哈迪退而不休。但最终(2018年初)安华接受了献议,由马哈迪领导希盟。

马哈迪知道不选择加入希盟,土团党没坐大的机会,而若未通过安华这一关,也是进不了希盟。结果在希盟成员力促下,又给了安华“定心丸”(若执政中央,中途交棒给安华任相)。

围绕宗教种族课题

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下,马哈迪领导希盟横冲直撞,把巫统打得遍体鳞伤。他的目的是先让希盟稳定下来,再收拾巫统。果然安华在半天吊之际,马哈迪出手了,在509大选后,招进14名巫统国会议员,顿使土团党的国席增至27席。反之,巫统则处于挨打地位,从54席跌剩37席。

巫统为了反击,提出“巫伊”合作,勉强制止了退党潮,也努力召回跳槽的议员。这样一来,马哈迪与“巫伊”的斗争加剧了。一个公开号召巫统议员全倒向土团党,恢复马来人大团结;另一个公开表明要依据“麦地那”(伊斯兰)的法规行事。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逻辑,麦地那(Medina)是公元7世纪伊斯兰的诞生地,后来宗教中心移向麦加,但麦地那始终是伊斯兰圣地。不过马哈迪已坦白告知,巫伊的结盟是不健康的。

无论“巫伊”合作或是土团成为巫统第二,彼此之间一定会在宗教课题和种族课题寻求支持。因此我们并不稀奇近些个月来,种族与宗教的负面声音甚嚣尘上。但这样的手段和策略可能将建国60多年来的“维和”局面(除了1969年的“513”事件外)搞歪了。除非各自克制,否则政治倾向种族诉求和团结绝非国之福祉。

谢诗坚

时事评论人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37岁健身达人“筋肉爸爸”中风 爱妻接病危通知崩溃

阅读全文

印尼蟒蛇王烧成焦黑 死前张开血盆大口

阅读全文

满月礼盒还有刺绣! 安以轩砸重金宠爱子

阅读全文
振瑞路52座组屋单位的铁锅煮尸案死者,证实是名被亲生父母谋害的女童。

铁锅煮尸案 父母明日被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