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对郑全行(Ridhuan Tee Abdullah)最深刻的印象,应该离不开他一再重复指责华人为“Ultra kiasu”(超级怕输)。他也不讳言这形容词说:“就是我的招牌(trademark)。”

他接受《东方日报》专访,一开始就先说:“这是我第一次上门来(接受采访),但我不是来道歉的,我不要人家以为我因为感到抱歉所以来接受采访。”他希望可以针对一些课题做解释,让华社可以更了解他。

整个访问中,数度在谈到一些课题时以不停的大笑取代答案;他批评华人,更一再批评那些批评他的华人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他批评华教,却把5名孩子都送进华小念书。

他说他已经对网民的批评与攻击免疫,却一再要网民不要再攻击他和他家人。

这名福建籍贯的政治与国防学者说,自己与兄弟姐妹用福建话沟通,并以福建话说自己并非“无情的人”,是“有情的人”。

【背景】

今年50岁的郑全行出生霹雳的峇眼拿督,包括他在内共有10位兄弟姐妹(7男3女),他排行第8。

他在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完成学士和硕士,尔后在博特拉大学修读博士,主修政治科学与国防。目前任职于登嘉楼苏丹再纳阿比丁大学(UNiSZA)的伊斯兰产品和文化研究院(INSPIRE)。

问:你可以自我介绍吗?
答:我是霹雳人,只在幼儿园学过不到1年的中文,因为交通的关系,之后都是在国小、国中念书。但我是福建人,福建话没有问题。

问:你是怎么改信依伊斯兰?
答:我的生活环境都是被马来人围绕,我的父亲在村子里开杂货店,都是做马来人的生意。但我的伊斯兰都是在学校学习;在国小时候,通常上宗教课时,非穆斯林都离开课室,但我留下来听课,尝试了解什么是伊斯兰,最后让我明白了伊斯兰与马来人的区别。

到了初中三考SRP考试,当时的非穆斯林禁止报考伊斯兰科目。我是第一名非穆斯林,也是唯一一华人在官方考试中拿宗教科目,包括在大马文凭考试也报考宗教科目。

我比一些马来人更亲近伊斯兰。因此,出现一些言论说“我比马来人更马来人”,但我不同意!我已经说过了,我出生在华人家庭,我是华人,我的血统是华人,就算我死了,我也是华人。

说“我比马来人更马来人”是不对的,但这在华社一直流传这说法。我已经说了我是谁,还是很多人以此攻击我。

我是福建人,我可以讲可以听,跟兄弟姐妹也是用福建话沟通。很多人说我是“无情的人”(福建话),但我不是那种人,我是“有情的人”(福建话)。

身份认同危机?华人?马来人?

问:有人说你有“身份认同危机”,你试图让自己显得比马来人更马来人,比穆斯林更穆斯林。
答:我要否认!我没有身份认同问题。你说的身份认同危机是指什么?我要变成马来人?No Way!我是华人。上苍让我成为华人,并在在《可兰经》上说明,华人、马来人、印度人都可成为穆斯林,上苍教诲我们,我们要尊重其他人,就算对方不是穆斯林,就算我们信奉不同宗教,也必须要相互尊重。

所以我不明白别人为什么要用身份问题来攻击我。如果我憎恨不是穆斯林的华人或印度人,就等于我拒绝了我信奉的宗教,我就不是好穆斯林,我怎么可以这样?

问:你的身份认同是,你先是华人,或穆斯林,还是...
答:如果你问我,我一定把我的宗教放在前面。我先是穆斯林,然后才是华人。我不能逃脱我是华人的事实,但如果你问我作为一名穆斯林,我一定是宗教为先,因为我选择了伊斯兰,信奉伊斯兰。所以你问我,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先是穆斯林,接下来才是其他的。

之前有一个民调,问马来人有关马来西亚人优先?还是穆斯林优先?这是有偏见的问题。你可以问华人,你先是马来西亚人还是...对于华人来说,宗教不那么重要,经济对华人是比较重要的,其他都是次要。但如果你问穆斯林,一定是宗教优先,因为伊斯兰教里就包含了族群与国籍等等。

问:你信奉伊斯兰是因为伊斯兰的特别之处?还是受到身边人影响?比如结婚因素?
答:我说过了,我信奉伊斯兰因为我自小学习伊斯兰,而我能够分辨伊斯兰与马来人。因为我们住在乡下,天天与马来人打交道,那时候如果我看马来人,自己不会信奉伊斯兰,因为我爸爸做生意时,有马来人偷窃,这很平常;有偷看我姐姐洗澡、偷我姐姐的内衣裤、有的打我的兄弟,欠我爸爸钱不还。如果我无法分辨马来人与伊斯兰教,我不认为我会信奉伊斯兰教。

问:你是几岁改信伊斯兰?
答:我20岁信奉伊斯兰教。24岁结婚,我是在大学认识我太太。我信奉伊斯兰完全与太太无关,虽然太太是马来人。

我是学习,了解了伊斯兰后,决定改信。我在学校的时候有许多基督教同学,他们也向我讲解基督教,我做了比较,最后决定皈依伊斯兰教。

 问: 你的家人接受吗?
答:家人在观念上,无法区分马来人与伊斯兰;改信伊斯兰在他们观念中,就是“入番”,“变成番人了”。由于我村子的马来人态度很不好,欠钱不还等等,所以,(家人)对马来人的观念很负面,而且不能区隔马来人与伊斯兰。当我说我改信伊斯兰,他们认为我变马来人,肯定不高兴,也很生气。

我的父亲在我改信伊斯兰3年后去世。我母亲在3年前去世。但我要说的是,我改信伊斯兰后,尽最大努力向他们说明马来人与伊斯兰的不同。伊斯兰教我做的事,我都会做,因为一名孩子如果不孝顺父母,就不会上天堂。

我改信伊斯兰后,每一年新年,我不曾遗漏,我一定回去帮助父母,直到我的母亲去世。我要证明,我改信伊斯兰后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不喝酒、不赌博。

在华人的传统,没有教我们要怎么表达对长者的尊重,但伊斯兰教我做的,如拥抱父母、亲吻父母的手,我都做了,而他们吓了一跳,他们的10个孩子没有人这么做,只有我这么做。

水与火交战,一般上,都是水必赢。结婚之后,我也是最常帮助父母。10个兄弟姐妹,7男3女,我排行第8,我最小的弟弟也改信穆斯林。10个兄弟姐妹当中,我和父母的关系是最好的,最多帮助他们的孩子。

问:所以现在和兄弟姐妹的关系没有问题了?
答:完全没有问题。一开始,是有问题;但之后,我证明给他们看,他们不能做的,我能做,不像我哥哥,骗父母的财产等。

“Ultra kiasu”的由来

问:你为什么使用“Ultra kiasu”(英语+福建话,超级怕输)词?
答:这其实是我的博士论文,我研究有关华人如何看马来政治。我访问了400名华裔学生,并根据7个不同的标准来衡量,ultra kiasu(超级)、moderate kiasu(一般怕输)、less kiasu(不那么怕输)。我是唯一一个华人做这个研究的,没有人做过这样的研究了。

研究结果是,他们的看法都是属于ultra kiasu。看回他们的背景,都是来自华小,看中文报章,每天听和看中文电台及电视台,他们也不和马来人交流。这是我所得到的研究结果。

Ultra kiasu是我的标志(trademark),但我是针对特定族群,不是说所有人。Kiasu(怕输)其实是个正面词汇,我们必须怕输,我们才能与人竞争,但如果是ultra kiasu就过头了。

但我是针对特定族群,不是说所有的华人。我已经在我的文章解释过了,但很多人理解认为,我指责所有华人。

否认华小无助团结 只是需要改进

问:你在你的文章曾经说过,华校无助国民团结,为何你要送你的5个孩子都进华校?
答:我没有说华校无助国民团结,而是说需要改进。不然我也不会送我的全部孩子进华校。

我曾经在一家华人超过60%的华小,安邦新村华小担任家教协会主持超过10年。很多的华裔学生刚进入中学都不会讲马来话,你可以去问翁诗杰,我怎么和他讨论,协助这些华裔学生掌握马来文。我的妻子刚好也在那里教英文,你可以想像,这些学生讲英文不懂,讲马来文不懂,最后考试不及格。

我说的ultra kiasu,因为你们(华校)反对任何的改进的措施。政府一说要增加马来课的节数,你看董总、教总,他们反对,认为增加马来课就会导致对中文的掌握会下降。

如果你问我,作为马来西亚人,当你说马来西亚人优先,那你就必须把马来文当优先。看到很多小孩没有办法掌握马来文,我都会觉得可怜,要怎么办呢?

我反对,因为华校不要改进,你拒绝所有要改进的建议。如果你在华小一天只有2、3个小时的马来文课,你要怎么改进马来文的掌握,尤其这些学生回到家都是讲中文,看中文报、看中文电视台。

问:是什么原因让你把5名孩子都送进华小呢?
答:第一,因为我是华人,我要我的小孩在掌握马来文之外,也能掌握华语。而且这也是伊斯兰的教义。

我也要向我的家人证明,我改信伊斯兰,但我没有变成马来人,我还是华人。我已经训练我的孩子,让他们接近华人社群,解释什么是伊斯兰教。

我一半的孩子有中文姓氏,即“郑”,一半没有。因为以前政策不允许,改信伊斯兰后就不能保留中文名,后来是我们通过华人穆斯林组织去争取。

但,那是以前,不是现在,现在连这个组织也憎恨我。现在的人都不认识我是谁,尤其是华社都是看中文报,几乎每个星期都扭曲我说的话。我奇怪的是,他们都不说正面的东西,这种激发别人憎恨我的做法,这是不对的。

所以我送我的小孩去华校,我要改华人的看法,以为改信伊斯兰就变成马来人的观点。我要说的是,我的孩子还是华人小孩,他们要懂华文,而且这也是伊斯兰教义,以便可以到中国求取知识。

这有什么错,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可以走进华人社群,可以帮助不懂马来文的华人,也可以通过中文传播伊斯兰。

可是我送孩子到华小也成为受攻击目标,指责我言行不一。我被攻击得很惨,他们不了解。如果你要了解我,来找我,我可以向你解释,为什么我这么说,但不能这样攻击我。

郑全行接受《东方日报》专访,侃侃而谈信仰伊斯兰的历程和所带来的改变,回应外界对他的批评。
郑全行接受《东方日报》专访,侃侃而谈信仰伊斯兰的历程和所带来的改变,回应外界对他的批评。

以父为例 认失误非侮辱

问:你常常发表一些具有争论性的文章,譬如针对喝酒、衣著规定,还有为了支持前农长依斯迈沙比里不必为了“杯葛华商论”向华人道歉,你甚至说你父亲如何教你欺骗马来人,把生物柴油参汽油,糙米参白米等等。
答:好,我先说我父亲的事,中文媒体炒作这个课题炒作了很久,差不多每一天。我很奇怪,如果你不明白我的文章,你来问我,为什么我用那些字眼,我是否有侮辱我父亲,不尊重我父亲。

在写这文章时,正是依斯迈沙比里课题最热的时候,后来又发生米粉被污染事件等等,我都有跟进这些时事,当这些事情发生时,这群ultra kiasu人士就大作文章。

我所写的有关我父亲的事,确实是有发生过。从学术角度来说,那是不好的行为,作为孩子,我应该谴责我的父亲。我承认,当这成为一个课题之后,我的兄弟姐妹也说,你可用其他例子,为何用自己的父亲来做例子?我说,如果我用别人为例子,我们不能确定是否是真的,所以还是用我自己的经历的比较好。

当著文章刊登之后,我的兄弟姐妹和亲戚很生气,指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要向他们解释,首先,这是否真的有发生?这是好或不好的事?

只是,我的失误是,用我自己的父亲为例子。我承认那是一项失误。但我没有收回我所说过的,因为那确实是发生过的。我要说的是,这种事是存在,而且会发生,我并不是要捍卫那名部长,但人们攻击我的方式,一再重复。

这种事确实发生,我也亲眼看过很多,但媒体为什么要夸大,说我不孝子、是不好的儿子等等。有时候我也会生气,媒体玩弄这些课题,以便人们憎恨我。

我要说,我没有要侮辱或不尊重爸爸。我想,若我爸爸可以活到现在,我想他会为我感到骄傲。我妈活著的时候,我可以很好照顾她,我想她也为我骄傲。

我妈生病的时,我们10名兄弟姐妹,是谁在照顾她?从她还健康到她去世,她都是住在我家和也是信奉伊斯兰教的弟弟家。她的丧礼也是在我们家举行,因为我的其他兄弟姐妹不要我母亲死在他们家,因为华人认为这是不祥的。

我指著我的兄长,你们或许对外从来没有说过父亲的不是,但你们如何对他?还不是我尽心尽力照顾老人家....因为伊斯兰不允许孩子不顾自己的父母,不然会下地狱。

问:难道马来社会就没有抛弃自己父母的吗?
答:或许有,但很少。

问:所以这并非族群的问题,不管是马来人、华人、印度社群都会发生这样的事。
答:但至少就我所见,华人是如此,马来人很少,因为伊斯兰教义不允许我们不照顾自己的父母。我是以我的个人经验来看,我看到都是发生在华人身上比较多。

衣著指南的争辩

问:至于衣著指南的部分。
答:我是说,衣著指南是有必要的。你要去政府部门办事,在我看来,你一定要衣著得体。我都会把此事与宗教挂钩,我疑惑,到底什么宗教叫你穿成性感、暴露?到底哪个宗教这么教的?如果不是来自西方的所谓人权?你去国民登记局,穿热裤,背心... 这是你的权利,但有一点道德啦!

当你到政府部门办事,穿得得体一点啦,哪怕不是法律规定。我相信所有的宗教都教你要穿著得体,我没有看过宗教要你穿的性感,你看和尚、修女的穿著,你看他们的穿著,都是很得体的,除了西方的影响。

问:得体、性感,这都是个人的看法。你说伊斯兰教导穆斯林尊重他人,就算对方不是穆斯林。如果那个人穿著舒服自在,我们为什么不能尊重呢?
答:我说的是衣著指南,你在政府部门办事时要衣著得体。如果你不相信衣著指南,那你为什么你到神庙时不穿性感衣服?你为什么要遮盖特定的部位?

问:这个比喻不恰当吧?把膜拜场所跟政府部门来相比,就好像把苹果和榴莲相比,虽然两者都是水果。
答:所以我说,为什么这么“虚伪”?当要见上帝,就穿得好好的;当要去政府部门,......

问:所以你把政府部门等同与膜拜场所?
答:对我来说,功能是不同,但环境,我们应该要尊重啦!我也给予比较,在印度,政府也谴责穿著性感,我也有提供例子来支持我的论点,但我的例子没有被报导,但就是攻击我。

华社成为目标,因为....

问:你为什么总是针对华社呢?
答:我没有针对华社,我只是在捍卫伊斯兰。我的学生里面有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砂拉越人和沙巴人,他们对我很满意,如果你有来上我的课,你们了解我。如果你们只是通过我的文章,用700个字来判断我,然后在网络上使用粗俗的字眼攻击我,那是很不公平的。你至少要来了解我,了解我的一个怎样的人。

问:如果读者不是看你的文章来了解你,要怎么了解你呢?
答:这也是对啦!但同时,为什么你只是关注不好的东西?关注一些正面的东西啦,我相信我的文章一定有好的东西,我的文章不会都是负面的东西。为什么就要挑不好的来批评呢?我知道报纸要卖,所以就这样玩弄课题。但我没有通过我的文章的得到任何的好处。

问:但你因为这样而成名,大家都认识你,关注你。
答:我很久以前就很出名了。我想超过20年了。为什么我到这个年纪,还想要出名呢?我早就已经出名了。

“我已经免疫了,我还有发言权”

问:你的文章常常在华裔社群引起舆论,你在写的时候应该就可以预见到了,也让你成为具争议性的人。是什么让你依然如此热情写作呢?
答:我没有要成为具有争议性的人。我写,因为我有写的权利,要表达我的观点。当你有疑惑,当你觉得我的文章是负面的,你来找我啊,我可以向你解释,但不对对我人身攻击。

问:其实你应该对你的文章受关注而感到开心的,不是吗?
答:也不能说开心,我希望通过我的文章,可以创造一个环境,让我们进行坦诚交流。

问:你觉得华社会为什么会对你有所误解呢?
答:因为他们就看新闻,他们看那些关于我的负面报导,正面的事情不获报导。我一直有解释,ultra kiasu,我不是针对所有的华人,而是特定的华人。我一直都试图在解释,但这些都没有出现在报纸上,出现都是负面的东西。

我提出5个建议如何改善华小,没有被刊登,但刊登都是说我反对华小。虽然我的文字比较激烈,但你攻击我,我当然也要捍卫我自己。

问:所以你会继续写文章?
答:只要我还有专栏,而且我也有自己的部落格和面子书,我都会继续表达我的感受。如果其他人可以自由发表,自由批评,为什么我不能?这是民主国家,不是吗?我也有发言权,有争辩的权利。

只是很遗憾的,你们攻击的方式很不文明,对我人身攻击、攻击我的父亲和母亲,这是不对的。如果要和我争论,来找我。我的原则很简单,你不同意我的观点,可以找我讨论,但不要攻击我。你看网络上的攻击,所以我都不要理,不要看,不需要,我已经免疫了。只要我认为我对,我就会继续这么做。

问:你有撰写文章的自由,读者也自然有批评的自由。
答:不是,你不能就这样批评我。不过我也已经免疫了,我不去看了。但你们不要一直这样批评我。

问:你既然一直说你已经免疫,你不去看网民、读者的回应,你又何必介意?一直叫读者和网民不要再批评你?
答:我说过,如果我没有被攻击,我就不会反击。

问:你有计划从政吗?
答:没有。我对现况很满意。而且我也要澄清,我不是巫统请的文棍。我不认为巫统会请我。我不属于他们的。

问:你的文章在马来社会有市场吗?
答:马来社会的反应很好。马来社会、穆斯林也来接触我。他们的反应都很正面,马来社会可以很好的接受我。

我的华人朋友,当他们有问题,对伊斯兰教有疑惑,他们也会来找我,我向他们解释,我很多华裔朋友后来也成为穆斯林。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与宋仲基离婚 宋慧乔出声回应了!

阅读全文

被笑像张庭奶奶 59岁林瑞阳12天甩5公斤

阅读全文

乘客包包遗留车上 Grab司机占为己有

阅读全文

全力打黑扫黄反赌 警方锁定9042人

阅读全文

国家元首施援手 车祸事主又惊又喜

阅读全文

震惊! 宋慧乔、宋仲基确定离婚

阅读全文

强暴分尸中国女学生 凶嫌罪成或判死刑

阅读全文

叫老师“阿倌”被鞭 女生母亲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