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下篇

希盟政府在今年5月将正式踏入第二个执政年,这也是真正衡量希盟执政的一年,分析认为,虽然希盟的改革涵庞大和多样,但是发展重点领域依然聚焦在经济,同时制度改革应该持续推进。

经济学家李兴裕说,在第一年需要考虑委任,各个机构人事调动,或多或少都会影响政策执行的顺畅和进度,在经历一年的磨合,部长们的治理熟练程度应有所提升,因此希盟政府在踏入第二年,应要有比较好的表现,是时候交出成绩。

他说,现在消费者和投资者情绪比较谨慎,都在观望著希盟政府是否在第二年有更为明确的政策以及执行能力。

他认为,第二年的施政重点依然要聚焦在刺激经济,重建投资信心,同时提升消费能力,并指出政府要有健康财务状况之余,也要走向开源,紧缩太多开销对发展有所影响。

Advertisement

李兴裕称,一些政府部门在第二年个执政年还有许多空间发挥。像经济事务部去年公布的《第十一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报告,基本是延续国阵政府时期的计划制定,如今希盟政府应开始准备2020年以后的经济大蓝图,为国家制定经济发展大方向。

他指出,旅游业向来是大马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在过去一年旅游、艺术及文化部却表现平平,鲜少见到有亮眼的措施或刺激旅游业的计划,因此在第二个任期,旅游部应祭出更多吸引外国游客的政策,保持旅游业取得增长。

图取自malay mail
图取自malay mail

集中精力拼经济

另外,李兴裕认为,欧盟国家陆续对大马棕油进行封锁,棕油正好是大马重要的出口,在新一年,原产业部还需要下点力,将增加棕油和棕油产品出口视为为最大任务。

他说,大马棕油出口面临印尼的强力竞争,应想方设法增加棕油出口量至传统买家,如中国、印度,同时开发更多经济作物领域。

李兴裕也认为,希盟政府可以开始著手发展一些前瞻性的领域,如与环保、气候有关的绿色经济,这是充满商机的领域,也符合全球发展趋势。

大马研究、普询和科技中心总执行长黄颖欣则指出,在进入第二年执政,希盟政府需要集中精力拼经济,制定全民受惠的经济,并且是让全民共享共赢的模式,当一个国家经济表现良好,人民生活水准提高,其他问题就会慢慢磨合。

她说,外围对经济的影响是肯定存在,但是政府内部必须做好,因为不管哪一个政党出任政府,都有责任带领大马经济。

“不管全球经济如何,不管前朝留下什么烂摊子,今天做了政府,就是你的责任要去解决问题。不能再以全球经济、前朝等等为借口。”

另外,人民也十分关注贪污问题,因此改革议程必须加速肃贪,而这正是让希盟赢得第14届大选的因素之一。

政治时评人潘永强指出,政治和制度的改革在第二年依然要推行,这有利于经济和民生发展,当司法更为独立,贪污减少,会让外资和投资对大马更有信心。

他说,希盟在政治和体制改革的开头还不错,如果U转或终止,反而对政府的信心会下降。

全球经济动荡 经济改革最困难

经济复苏与舒缓民生问题是大马人最为关注的领域,对于希盟执政后的大马经济表现,经济学家李兴裕指出,希盟政府是在全球经济大环境处于动荡的时期上台执政,对一个新政府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

他说,大马2018年经济增长达4.7%,其中第4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4.7%,以这个指标来看,在外围因素不利的情况下,大马经济表现还算不错。

他称,在民生方面,希盟政府也有一些具体措施来舒缓人民生活压力,像启动津贴机制来稳定RON95燃油价格,这对政府财政其实是一种负担。因此,政府在6月会推出更有针对性的政策,根据汽车排量来给予汽油津贴。

民生非一年能解决

李兴裕表示,交通部推出的每月100令吉(My100)和50令吉(My50)无限乘搭Rapid公共交通月票卡;搭乘电动火车(KTM)可获得20%的车票折扣,这也是减少生活成本的举措。

他称,人民在看待希盟解决民生课题方面也不能过于刻薄,因为生活成本不是在一年内就能够解决的课题,有的问题在前朝时就已积累多年。

另一方面,李兴裕说,人民可以给新政府更多时间,但也有限度,因整个外围经济环境不理想,负面情绪会冲击到国内,因此政府应该加紧步伐。

政治时评人潘永强称,在希盟所有改革中,最困难的是经济改革,因经济改革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体现效果,不是可以立竿见影,这还涉及到外围因素、国际经济形势,不是一个国家单独就可以左右。

“大马民众最渴望经济和民生获得改善,这正是希盟在第一年任期,没有办法完全处理和彻底解决的领域,所以引起了不满。”

“经济改革并不容易,不要说我们现在负债累累,即使没有沉重债务,要推动经济、民生改革也需要一段时间。”

马来人观望怀疑 希盟改革应分先后

希盟在过去一年的施政和改革遭遇到了宗教和种族课题的严重阻扰,特别是马来社会弥漫反对情绪导致部分改革无法进行,最为典型就是《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和《罗马规约》签署失败。

巫伊两党去年12月在吉隆坡发动反ICERD集会,而在穆斯林的连环抗议下,希盟政府最终决定不签署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
巫伊两党去年12月在吉隆坡发动反ICERD集会,而在穆斯林的连环抗议下,希盟政府最终决定不签署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

政治时评人潘永强认为,在马来选民信心和认可还不足的情况下,希盟或要调整政策部署,涉及到身份认同政治的课题,可以挪后处理。

他指出,希盟政府有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态,觉得马来选票不够稳定,马来人支持率不够高,因此当要进行改革时,若担心会动摇到马来人利益或引马来人不安,这方面的改革就会有所保留,这也是希盟政府最大的罩门。

“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造希盟应该做的改革,犹豫不前,甚至在压力之下退缩和U转。”

他指出,马来社会因为贫穷和收入不高,对新政府政策产生怀疑和观望,加上感受不到经济在改善和收入提高,比较容易受巫统和伊斯兰党提出的种族口号所煽动。

潘永强认为,如果马来人对新政府还处于观望和抱有怀疑,那么新政府现阶段不应过于介入种族、宗教、土著权力、甚至是语言问题,因为这涉及到身份认同政治,在现阶段马来人对希盟抱有怀疑的情况下,可能要放到第二个5年时才去处理。

他说,不管是宗教和种族,还是经济民生的政策都应该去推行,不过执行上要有优先顺序,像废除死刑、《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罗马规约》,在国际社会上是能够为大马加分,但未必符合国内人民现阶段情绪,不宜操之过急。

潘永强称,现阶段是要改善收入、经济、民生问题,很多马来选民是中下阶层,如果没有办法让马来选民感受到换了政府,从中受惠,生活有所改善,可能就会开始转而认同和支持希盟处理种族、宗教问题上的立场。

更多新闻:

【希盟执政一周年】政治改革 可圈可点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餐厅吃饭被请走 谭咏麟:我尊重他们!

阅读全文

陈乔恩柔佛被捕获 与大马富二代一起回马

阅读全文
网红奴查娜被发现陈尸在一栋公寓大厅的沙发上。

23岁网美死前画面曝光 全身瘫软遭男模拖入电梯

阅读全文

中国网红“办公室小野”爆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