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布城15日讯)玻璃市州旺吉辇乱葬岗案件皇委会听证会续召开,来自边境安全机构(AKSEM)的一名指挥官说,对于在玻璃市缺乏统一的边境安全指挥结构感到沮丧。

赛巴斯里副警监是听证会第32名证人,也是玻州边境安全机构的指挥官的他供称,执法机构往往“各自为政”,只专注于自己机构的目标。

“我们这里没有一个总指挥发出指令,例如机构A是A,而机构B是B。这样是很困难的,我们的标准操作程序也不同。要怎么下达指令?”

“在这里需要一个统一的指挥,以协调边境安全。”

他说,尽管政府拟定2017年边境管制机构法令,赋予该机构打击走私或任何犯罪活动,但其管辖权很有限,若要在距离边境2公里内展开行动,还需获得其他机构的批准。

Advertisement

皇委会主席敦阿里芬询问证人,该机构是负责边境的安全,却不被允许越入相关的边境,如果无法越入,那要如何防守相关的边境?

赛巴斯里回应说,那确实是该机构的责任,但实际上是不能在没有获得其他机构的允许之下,进入相关的边境。

赛巴斯里自2014年是玻州防范走私小组(UPP)的指挥官,他说,在同年共逮捕了约600名非法移民,并在2015年逮捕了另364名非法移民。

在边境安全机构还未成立前,普通警察行动组(GOF)是防守玻州边境的主要机构,而防范走私小组是作为第二层的保安。

皇委会副主席丹斯里诺连迈则质问,防范走私小组逮捕非法移民的人数比普通警察行动组还要多的原因。

证人解释,这可能是缺乏对边境安全结构指挥的关系,并建议大马向泰国当局学习管理边境安全的问题。

“泰国军队发出了一项指令,所有人就会遵守。”

此外,前玻璃市海关总监拿督莫哈末普兹曼在较早前供证时说,他的机构接获有关“模糊”在旺吉辇非法营地的消息,但基于情报不足而没有展开行动。

“我们收到的消息是有交通工具运送人,但是含糊不清的。”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任达华出席广州活动遇刺 紧急送院救治

阅读全文
青少年霸凌事件引起关注,被霸凌者的心灵伤害远大于肉体的伤害,受害者往往也会欺负更加弱小的人,形成恶性循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受害者变施暴者 霸凌成恶性循环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