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吉隆坡 21日讯)马来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埃蒙特伦斯指出,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SPV)不是一个新政策,反而是新经济政策(NEP)的重复版本。

他说,一经比较,会发现两者的主要目的有很多相似之处。

“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没有自己的特质,没有针对现有的问题提出见解和解决方案,重复新经济政策的方案。”

“一开始,我以为在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有著本质上的不同,毕竟目前已经与1970年代的经济和社会模式完全不同。”

埃蒙特伦斯指出,如果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跟随新经济政策的概念,但是必须考虑如何实践在高度全球化的经济模式。

Advertisement

最引起埃蒙特伦斯关注的是,两者都明显强调土著政策;尽管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一再强调没有人会被遗漏,但是该份文件的论调依然是一个种族较为其他种族落后,还清楚分别出土著与非土著经济,这已经违反希盟的竞选承诺。

他说,在希盟竞选宣言承诺要从种族基础的政策,转换成以人民的需求为基础的政策。

“需求为基础的政策可以让所有人一起进步,当以种族论调来谈论公共政策时,只会依据种族分裂国家。”

“在承诺打造新马来西亚后,他们不应该重复同样的政策。这样的政策只会分裂国家,反而达不到团结各民族的宗旨。”

埃蒙特伦斯是2020年大马经济和策略前景论坛主讲人之一,他在会后受访时如是指出。

他表示,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没有提到各种重大的体制改革,比如教育、商业领域、国有企业等等。

他也说,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里没有提到如何通过教育改善穷人的生活,在新经济政策下,有提到政府给予穷人高素质的教育,让他们通过知识进阶成为中产阶级。

“没有向穷人提供高素质的教育,穷人只会继续被经济发展遗漏。这个是我们没有在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里看到。”

他指出,新经济政策存在资源获取问题,真正受惠的人并不是该政策的目标群体,所以导致土著依然国家最贫穷的人,以土著为多数的州属仍然最穷。

“这意味模式出了问题,有人劫持了新经济政策。我们是否能够保证不会发生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被精英劫持,毕竟两个政策如此相像。”

他补充,由于该受惠的群体没有在新经济政策下受惠,反而让精英群体获益,加剧彼此财富上的差距。

“然而,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并没有讲述如何解决上述问题。”

另一方面,他促请政府透明地公开所有的数据,让人民知道国家经济分配的真正情况。

他表示,自己无法回答为何外国人掌握我国资产的比例增加,反而国人的资产掌握则减少,因为政府没有公布数据,因此无从得知这些大马企业和国有企业过去20年来的情况。

“政府到现在还没有公开数据,我们不知道他们如何计算出这样的结果。”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国家元首再委任敦马为过渡首相

阅读全文
张发虎(左)透露,来自他们内部消息,首相马哈迪将在傍晚6时到国家王宫觐见国家元首,并预计会在晚间8时30分做重大宣布。

张发虎:敦马料今晚宣布成立国民联盟

阅读全文

返回私邸 孙女拥抱敦马

阅读全文
女死者林堡玲

【兄砍死妹案】门牌税信件掀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