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巫统与伊党将在9月14日正式签署结盟协议,全面启动两党的合作,在来届大选不相互竞争,同时以一对一方式挑战希盟。这不只会牵动未来的政局发展,也会影响来届大选的论述,尤其巫伊合作下,马来人大团结及捍卫伊斯兰地位,已成为他们的政治主轴。

尤其巫伊合作会如何牵动吉打、霹雳两州的政权?因为在509大选后,希盟在这两州只以数席的优势执政,这也是为何巫伊两党年初合作后,就不时传出,吉霹两州政权会变天。

在509大选时,希盟在霹州的59州议席中,只取得29州席,没有过半,而巫统有27席,伊党则是3席,当时巫伊若联手则有过半30席,拿下执政权,不过两党那时无法达成协议,霹州政权也一度陷入悬峙局面。之后在2名巫统议员退党支持希盟下,希盟成功以31席,过半执政。

如今,巫伊正式合作,两党在霹州议席为28席,希盟只以3席之差,掌控政权。若原本的巫统议员回巢或希盟内部分裂而有人跳槽,霹州希盟政权可说岌岌可危,2009年霹州民联宪政危机将重演。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紧邻霹雳的吉打。在509大选时,36个州议席中,希盟拿下18席,伊党有15席,巫统则是3席,当时巫伊也没有结盟,在没有任何政党或政治联盟拥有过半议席,也形成悬峙局面。最终希盟在中央政权加持,加上又是州议会最多议席的政治联盟下,成功执政吉州。

Advertisement

之后,一名巫统州议员退党,加入希盟,使局面变成了希盟19席,巫伊17席。这情况与霹雳非常相似,希盟只以2席之差执政,若希盟内部有议员动向转变,政权随时变天。

然而,希盟至今依然可以稳守吉打霹雳。这相信除了巫伊两党还无法拉拢到足够的人数外,也与两党在吉霹两州缺乏魅力领袖,以及对权力的分配可能存有不同的意见息息相关,当然更关键的是,希盟执政中央拥有庞大的资源及动员能力,使到政权变天不易。

无论如何,面对巫伊联手的局面,希盟会如何应对?是走红海策略,以更马来主义路线,跟巫伊争夺马来选民的支持,还是以蓝海战略,以多元、中庸路线,开拓马来选民的新想像,甚至全民的新共识?这路线之争,不只是涉及希盟4党的政治博弈,也与社会各阶层、族群,以及族群内部之间的互动、妥协的结果息息相关。

林建荣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解决师》播出超激预告 张颖康浴室激吻冯盈盈

阅读全文

2年内IU两挚友轻生 网心痛涌入IG关心

阅读全文

夫妻俩四海为家 吴岱融移居槟城享生活

阅读全文

雪莉得年25岁 警方:经纪人在家中发现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