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虽然我们很常使用正负能量这类字眼,但说到“能量”这回事,还是给人一种玄妙的感觉。结合塔罗与脉轮,35岁的能量疗愈师叶炜伦协助周遭人正视生命课题,并在年初架设优管(YouTube)频道“塔罗这件事”,试图让更多人了解塔罗牌不过是一种工具,真正的目的在于促成沟通及改变,打开生活里的各种死结。

师承本地著名玄学导师兼塔罗牌专家李晓芳(Jessie Lee),叶炜伦从事能量疗愈已有8年之久,2年前受本地有线电视台Astro首个约会真人秀节目《爱的交响曲》邀请,为参与者进行咨商而逐渐走向幕前。正职为媒体公司行销人员的他坦言:“我不想利用身在媒体行业的优势,向来很少自我宣传,上了节目后,渐渐有人知道我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接著就开始有一些电台和纸媒的邀约。”

叶炜伦认为,成为能量疗愈师的最大收获是疗愈了自己,同时也很开心能帮助到许多人,成为某个陌生人需要倾听时的那双耳朵。
叶炜伦认为,成为能量疗愈师的最大收获是疗愈了自己,同时也很开心能帮助到许多人,成为某个陌生人需要倾听时的那双耳朵。

他指,之所以会架设优管频道,除了基于友人的建议,也因为有感本地缺乏以内容取胜的平台,“强调资讯性和教育性的平台不多,知识型YouTuber亦是少数,而且网络上充斥许多具有误导性的资讯,比方说‘抽一张牌,预测你接下来会遇到的事’,诸如此类就是闹著玩的,很多是告诉你问题所在,却没告诉你如何解决,等于把坏掉的部分挖出来后丢回给你,不为你缝针,让你不知所措。”

而疗愈师这个称号在在说明叶炜伦的任务并不局限于占卜,反之更为著重于自我觉察及探索,“我几乎不做占卜,要做所谓的预测其实很容易,反正事情最终有没有发生,我都无须负责任,收费就好。但他认为:“重点是人往往不愿意正视问题,总是把事情的发生推给外在条件,这才是问题所在。”在这行的日子不算短,他透露,其实比起临床心理师和注册辅导员,人们一般上更愿意寻求能量疗愈师的协助,“去找心理卫生相关的资源,他们会觉得自己‘有病’,而疗愈师倾向为生活中轻微的困扰解惑,帮助他们自我探索。”

叶炜伦。
叶炜伦。
Advertisement

叶炜伦笑称,部分人认为塔罗是占卜,是鼓吹迷信,自认相信科学的他这么说:“一如正负能量,情绪也是一种能量,一个人在感情里有痛苦的能量,却不知道源头在哪里,疗愈师在咨商过程中,透过塔罗牌的牌面开启谈话,引导他说出内心的感受。”他指,主动寻求咨商服务的人,一般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而在相关活动现场偶然接触,抱著试试无妨心态的人,有的会抱持戒备心,“大多只是听,有的会反驳‘我不是这样的人’。”叶炜伦说话不疾不徐,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他说:“塔罗牌能反映潜意识,所以就算嘴上否认,通常也相去不远。”

受访当天,他依约带来多副不同种类的塔罗牌,但他笑说那只是收藏,并不会真正派上用场,实际在使用的一直是同一副牌,“塔罗并没有神奇的力量,它就只是一副牌。有的人会小心翼翼地问‘能不能碰你的牌?’,我都说‘能啊,但要小心,因为有点贵。’”他接著说:“塔罗牌之所以有那么多gimmick(花招),是基于越神秘的东西越能激起人们的好奇心,让人们尝试并深信不疑。”

咨商过程中 觉察自卑症结

疗愈师的任务当然不只是解释牌面,关键在于引导对方与自我内在对话,即便最后是一场发泄也无所谓,叶炜伦指:“我们能做的是让对方察觉事情的根源,鼓励他去面对,疗愈这件事始终得由当事人去进行。”关于这一点,他本身就是很好的例子,而这也是他开始接触玄学的原因。“我在爱情路上跌跌撞撞,想找出原因。我自卑,总是想透过别人来证明自己,肯定自己。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在每一段感情里,我都是委曲求全的那一方,为了讨好对方而变得不像自己,对方也会因此而越来越强势。”

2018年,叶炜伦受邀参与约会真人秀《爱的交响曲》节目录制,利用塔罗牌协助参与节目的男女了解彼此的个性。
2018年,叶炜伦受邀参与约会真人秀《爱的交响曲》节目录制,利用塔罗牌协助参与节目的男女了解彼此的个性。


他的自我疗愈用了很长的时间,“疗愈有很多层面,疗愈了外层,内层可能还没,又或是疗愈了这个问题,还有其他的部分需要被疗愈。如果没有勇气去面对,时间就会拖得很长。”他是在为别人看牌的过程中逐渐理解到自己的自卑与母亲有关,“我小时候觉得妈妈比较喜欢弟弟,所以总是努力地求表现,但妈妈会跟我说我已经很棒了,要多照顾弟弟才是,这让我很抓狂。长大了这种情感就转移到朋友身上,我把自己塑造成某种形象,为的是讨好某个人,我做很多事去讨好同学、朋友。”他笑言:“我知道自己优秀,但还是一直不断苦苦寻求认同。”然而,这只是一种觉察,要完成疗愈的阶段,就得直面人生给我们的功课。

3个自我探问 人生有解答

“我从前和很多人一样,在外头伪装了太久,回到家就对最亲的人发脾气。我们常常觉得父母比较爱其它的兄弟姐妹,却没有想过其实他们也没有接受过如何当父母的训练,反正我要的不过就是爱与被爱,那既然有所觉察了,不如我先放开怀抱?”叶炜伦自认以往不敢拥抱母亲和外婆,觉得很害羞,很不好意思,但现在的他不仅可以与家人拥抱,还有亲吻对方额头的习惯,与父亲的关系更是特别要好。

“在帮顾客看牌时,我自己也在做自我对话,大概3、4年前,我突然问了自己3个问题:一、你爱这件事/这个人吗?二、你可以承担吗(时间、金钱和精力上)?三、如果全军覆没,你还能承担吗?”他从那一刻起,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以这3个问题为标准,也时常在咨商中建议顾客这么做,“这3个问题可以应用在任何事情上,比方说想要和父母修复关系,就先问自己:你爱他们吗?你的状况容许你去那么做吗?即便没有得到回应,会对你造成更大的损失吗?问完自己这些问题,心里就会有答案了。”

叶炜伦有多副不同类型的塔罗牌,但他笑言一如模型爱好者搜罗各类模型,纯粹为收藏,自己日常运用的一直是同一副牌,“塔罗牌并没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单纯只是协助反映潜意识的工具。”
叶炜伦有多副不同类型的塔罗牌,但他笑言一如模型爱好者搜罗各类模型,纯粹为收藏,自己日常运用的一直是同一副牌,“塔罗牌并没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单纯只是协助反映潜意识的工具。”

关于转职的挣扎,同样可以用这3个问题来自我探问,“一、你是真的想要逃离现在这份工作吗?二、到另一个领域去,你是否能应付?(能力达标吗,是否有精力面对)三、如果最终两头不到岸,你还能应付吗?(是否有足够的储蓄)”人在思考时往往会延伸出很多问题,会自行加注许多“如果…可是…不能…”,他用过来人的语气,说:“不管是什么事,先套用这3个问题,就能解决很多事。”

他提到,家暴幸存者总是离开了一阵后就重新回到施暴者身边,即便真的离开了对方,下一段感情或婚姻也会倾向找回相同特质的人。有的人痛到底了,会检讨,但也有的人一辈子就这样过去,觉得这是自己的命。“玄学里的三才指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是命,父母是谁,在什么时间、地点出生等;地利则是所处的环境,所能接触的人;人和则是和某个人接触后产生的关系。再好的命如果环境不对,其他的也会跟著不对,同样地,知道命格有局限,就要掌握所能决定的后面两个部分。换个说法,就是知道房子只有那么大,就得在装潢摆设上下功夫,还有选择住进来的人。”

比起命运,叶炜伦更相信人为的力量,透过工具(塔罗牌)了解自己的不足和受伤的源头,并不是为了怨天尤人,而是为了著手改变。

负面情绪不压抑 学会倾听内在的声音

刚开始当疗愈师时,叶炜伦还没完成自我疗愈,他坦言,当时曾问过自己:是不是没问题的人才有资格当疗愈师?答案显然不是,疗愈师并非没有必须面对的课题,而是他们比一般人更懂得如何去面对和排解。他分享:“有个顾客说他常常去上课,学习如何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还是很容易动怒。事实上,钻研身心灵课题的人不是在学不要生气,不要哭,而是学著去面对伤心或生气的情绪,压抑反而是违反生理状态。”

这些年里,叶炜伦接触过无数个案,即便有的问题很相似,但没有一个是重复的,他笑言,从个案身上收集到的数据,将来可以发展出一些东西也说不定,“做过很多咨商,有好也有不好,好的部分是好玩,看到很多人性,也很开心可以帮到很多人;不好的部分则是很容易坠入先入为主的陷阱。所以更要提醒自己不要用疗愈师的身份去讲大道理,而是当对方的镜子,因为疗愈最关键的是自我察觉,引导对方亲自吐露问题所在。”

失败的疗愈咨商,是对方即便认同问题所在,却无法跨出改变的步伐,“伤口毕竟不是自己划的,如果没勇气面对就得花更长的时间,不过没关系,至少自我价值增加了,下次面对事情时,有能力去面对。”他建议:“可以从一些比较小的事情上开始训练,要吃什么、买什么,自己决定,听从内心的声音,把信心建立起来。”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最佳医疗国家  大马名列榜首

阅读全文

搞婚外情被夫发现 狠心妻唆使情夫杀亲夫

阅读全文
张发虎(左)透露,来自他们内部消息,首相马哈迪将在傍晚6时到国家王宫觐见国家元首,并预计会在晚间8时30分做重大宣布。

张发虎:敦马料今晚宣布成立国民联盟

阅读全文
女死者林堡玲

【兄砍死妹案】门牌税信件掀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