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第14届大选改写了马来政治版图。一、过去一党独大的巫统崩盘,虽获最高马来选票,并拥有最多马来人议员,却丢失联邦与多州政权;二、巫统与伊党二元对立的局面不再,反之越走越近;三、马哈迪挂帅的土著团结党、安华领导的人民公正党以及2015年分裂自伊党的国家诚信党,这三个以马来人为主的政党仅能把马来选票推过两成的门槛,却得以执掌联邦与半岛多州政权。

509选绩显示,巫统获四成以上马来选票,加上伊党三成马来选票基本盘,巫伊在马来选民中得到超过2/3的支持。吊诡的是,由于非马来人一面倒排斥巫统与伊党,获得多数马来人支持的巫伊两党,其掌握的权力与资源,反而远不及希盟。

难以东山再起

后来的演变是,巫统因最高领袖接二连三面对贪污检控,已重挫其道德权威。加上大权旁落,占据与调动资源的优势不再,巫统的东山再起,开始面对困难。反观伊党,在509大选中单打独斗却不失基本盘,倒是凭一己之力拿下东海岸登嘉楼与吉兰丹两州政权,甚至在选后打出自己的节奏、风格。登州政府一再强化道德管制,以宗教论述牵动舆论,借此区分本身施政色彩,为穆斯林社会提供另一种领导典范。若希盟政府兑现归还20%石油税给产油州属的承诺,则意味著伊党将掌握更多资源,跟其它政党竞争。

尽管如此,伊党亦面临潜在的危机,即青黄不接的窘境。党主席哈迪阿旺现年71岁,身后已没有和他辈分、威望相等的领袖。再者,2015年党选决裂以后,台面上的伊党领袖以宗教司居多,在施政、治理上欠缺鲜明的专业形象,不利于争取中、南马的中间选民。从这个角度,巫伊联手——伊党形塑道德形象、巫统领袖提供专业治理,恐怕对两党最为有利(当然对伊党更有利)。

Advertisement

新格局未建立

在另一厢,以马来人为主的希盟成员党,尤其是土团党与公正党,几乎是靠个别领袖撑场,让局势充满变数。坦白说,除却马哈迪,土团党还剩下什么?而安华若无法摆平公正党内的派系斗争,蓝眼可大可小的分裂,恐怕也只是时间的事。至于诚信党,虽在选后官职分配中受益不浅,却始终尚未立足扎根,不管是执政能力,或宗教上的道德威望,皆需要更长时间去经营。

总的来说,巫统作为马来人最稳固的堡垒垮了,如今更陷入领袖欠缺道德威望的危机。具备领导权威的领袖如马哈迪与安华,却处身基层尚未稳固的土团党与公正党。伊党在穆斯林社会眼中拥有道德形象,但若无法证明本身专业执政能力,扩张成为主流就有难度。

可以预见,马来人社会如今进入一个充满变数的年代——旧的格局破了,新的格局却未建立。身份认同争议的挑起,如性少数群体、土著特权、国语地位等,容易煽动情绪、制造不安。惟这股情绪的流动如今失去明确的方向。

巫伊会否联手、马哈迪与安华之间的博弈,依然会在未来两年,为本地政局增添不确定性。

林宏祥

大同工作室执行主任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陈茵媺陈豪拍拖过二人世界 晒出甜蜜合照

阅读全文
闻讯而来的消拯人员合力将被夹毙在车内的两名死者遗体移出。

轿车失控撞大树 2女当场伤重身亡

阅读全文

交往12年 巨石强森宣布结婚

阅读全文

女子开车经过地下道 被女儿一句话吓呆火速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