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专业不免费

我们不会走去面摊要老板请吃面、看医生也不会不给诊金,却会要求免费的文案、设计甚至是摄影服务。很多人会认为画一张图、写一段文字或拍一张照片,是一件随手可以搞定的事情,但每个职业的背后都有专业性,看不到并不代表不存在,尊重每份职业是基本礼貌。

网上经常会流传许多为设计师抱打不平的文章和插图,表示设计师的专业技能常遭贬值,被视为“很简单而已,又不会花你多少时间”,继而被要求“帮我设计一个不行吗?画两下图不用收钱吧?”其实,不止是设计师,很多行业的人都会面对这样的处境,其中包括文字工作者和摄影师。

本地摄影师汤义勇认为,“被要求免费”的情况其实不仅限于摄影师、 设计师或是文字工作者,而是每个领域都有机会遇上。正如他所说,谁不想免费?他认为,寻找属于自己的价值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本地摄影师汤义勇认为,“被要求免费”的情况其实不仅限于摄影师、 设计师或是文字工作者,而是每个领域都有机会遇上。正如他所说,谁不想免费?他认为,寻找属于自己的价值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犹记数年前,曾和摄影记者到某家儿童院进行采访,采访人物是院内的一名义工。采访当天,碰巧遇上儿童院办开幕典礼,邀请了许多善心人士到场支持,院长眼见摄影记者带著相机,便随手招他来说:“摄影师,帮我们拍张大合照吧!”

Advertisement

即便不在工作范围之内,但随行摄记仍出于礼貌为他们拍下大合照。随后院长并没表示感激,甚至还以命令的语气要求摄记多拍几个画面。最后,摄记终于也忍不住说:“我们的采访对象不是你们,恕我们没办法再拍。”或许院长当时会认为他很高傲,不过是按几下快门,不用花费成本和力气,但对摄记而言,拍照是他的专业,不能随便让人践踏。

看不见不代表没成本

在本地,摄影师、设计师和文字工作者的成本和所耗费的心力似乎最不容易被看见,也最容易被忽视。本地摄影师汤义勇和部落客杨致维借此表示,他们也经常遭遇“低廉报价”、“被要求免费帮忙”的经验。拥有8年文字工作经验的杨致维分享,身为部落客,很多时候他们都是自费去餐馆试吃、旅游或购买产品,所以文章内容是从他们的角度出发来介绍和推荐。“但如果遇上那些想要推广自家美食或餐厅的,有特定要求的约稿(业配文),这类性质的文章牵扯到商业利益,一般需要收费。”

他举例,曾经收到来自外坡的约稿,需要他帮忙推广景点,工作范围需要出坡进行拍摄照片、制作视频和写文。他回忆道,当时商家以上司口气提出提出诸多要求,甚至问说:“你们部落客不是免费帮人宣传?为什么要收费?我们没有宣传经费给你!”他无奈地说,被要求免费,态度却像上司吩咐下属工作般的语气,确实叫人生气。

同为“受害者”的汤义勇亦说道,这情况其实不仅限于摄影师或设计师,而是每个行业都有机会遇上,就连在街边卖椰浆饭的小贩也会有机会遇上被“砍价”。“有谁不想免费或以更低价获得一样东西呢?”他分享,自己最常遇见一些号称是慈善机构的人士要求他免费提供摄影服务,理由是“做慈善没有钱”,希望他以义务性质帮忙。但他认为,本地大部分慈善机构是有预算的,只是他们不愿意付。“我不会完全给予免费服务,即便没有收费,也要注明照片来源。”他直言,虽然注明照片来源对他而言是没有利益可图,但至少对方付出一点诚意,而不是摊开手掌要求免费。“我不是在意钱或名字,只是希望他们得来不易,比较懂得珍惜。”当遇上有人开口要求他免费提供服务时,汤义勇坦言:“有时真的很想反问对方,我们之间非亲非故,要我给予免费,难道你们不会不好意思的吗?”

感情也是一种价值

从汤义勇的言语中,能发现他是一个讲究“物物交换”的人,即便价值不成对比,但对方至少不是零付出。“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同,或许对你而言,这个物品不值钱,对我来说,却是价值连城。”

他继续分享,6年前,他便开始在自己的母校——韩新学院设立了摄影俱乐部,这俱乐部没有收费,他更不时会出现授课,教导学弟、学妹们摄影技巧。“虽然我没有收会费,但要求每堂课都要有一瓶指定的矿泉水在桌上,作为我授课的交换条件。”他把这个交易称作为“一瓶矿泉水的交易”。他说,虽然一瓶矿泉水和授课的价值不对等,但他认为值得即可。

“老实说,当上摄影师后,身边朋友亦经常会叫我帮忙拍一些照片,但他们随后会请我喝一杯咖啡或一顿饭,所以你说是免费提供服务吗?”他摇摇头说:不是,因为有时候友情也是一种价值,不是吗?

待遇区别在需求

同样是一份专业,但大家会觉得开口要求当摄影师、设计师和文字工作者的朋友免费帮忙是理由当然,倘若朋友想要象征式收取一些费用,还会被朋友说成是计较;但如果对方是医生或是律师,只要稍稍收便宜一点就会感激不尽。问题到底出在哪?汤义勇认为,这是需要或不被需要的分别。

他进一步分析,当你病入膏肓时,无论医生收费多少,你都会愿意付钱,因为你只想赶快痊愈,平安无事。同样的,若对方真的很需要一个摄影师帮他进行拍摄,无论收费多少,只要能解决问题,他们也是愿意付费。“根据我的观察,很多会要求免费或压价的,一般都不是太急,所以他们会先试下运气,看看哪家愿意给予他们免费服务。”

汤义勇坦言,若真遇上这样的客户,他一般都会拒绝。“如果对方是可以付钱,却想占我便宜,我为什么要当傻子?!”同样的,杨致维亦表示,若遇上不懂得欣赏他工作的商家,他唯有和对方说:下次再合作吧!“我只能够说,欣赏你的终会愿意为你的工作和努力买单。”

随著网络时代、社群媒体的发达,有的民众为图方便或贪小便宜,要求医疗从业人员“线上问诊、谘 询”。当他们走进诊间,就一定要“拿到药”,如 果医生评估后,认为不需要服药治疗,病人往往无法接受,甚至提出要退问诊金的要求。
随著网络时代、社群媒体的发达,有的民众为图方便或贪小便宜,要求医疗从业人员“线上问诊、谘 询”。当他们走进诊间,就一定要“拿到药”,如 果医生评估后,认为不需要服药治疗,病人往往无法接受,甚至提出要退问诊金的要求。

付多少做多少 心态不正拉低价值
从事摄影行业已有将近10年时间的汤义勇表示,当年,自己还是个摄影界新鲜人时,确实有很多人企图在他身上获得免费服务,甚至压价。“以前的我很执著,介意别人不懂得欣赏我的作品。”但后来他发现,与其埋怨别人不懂得欣赏,不如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价值,让消费者愿意花钱消费。“就好像苹果品牌,虽然它的价格很高,功能也不一定比其他品牌来得创新,消费者却愿意购买。”

在人人号称是摄影师的年代,他认为,摄影师最吃香的地方在于经验。“拍摄器材可以买、技巧可以学,但经验是必须累积的。”倘若经验不及人,就必须多元化,除了拍照,也必须懂得拍影片、创建内容等等,成为一个不能被轻易取代的全能摄影师。

不过教他担心的是,遭遇压价时,大家都会把自己辛苦建立的价值抛诸脑后,抱著人家付多少,就做多少的态度。“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你随便做,就会把自己的价值拉低。”他认为,要保持自己的价值,即便对方只给1令吉,也必须保持水准。“相比起之前,现在很少人会开口叫我免费帮他们拍摄,因为他们开始看到我的价值。”另一边厢,虽然文字工作者仍处在被剥削的状态,但杨致维认为,许多人认为文字工作是一件简单的事,但若真那么简单,他们(商家)也可以自己写啊!何必要叫部落客代劳呢?“如果我们的存在没有价值,那你又怎么会找上门呢?我们写几粒字,商家就赚了广告、曝光率甚至增加了收入,若我们不收费,岂不是养活了别人饿死了自己了吗?”他透露,很多人认为部落客是无成本的工作,但其实有许多看不到的开销,包括每年都需要支付的部落格网址与域名等。

他认为,每个行业都有它的价值所在,文字工作者不仅止写文章,而文字本身是一种载体,承载的内容才是价值。“不过,也不是每个商家都那么坏,也是有商家会编列预算给部落客写文章的,只是有些商家或许是第一次接触部落客,因此不知道行情所以才会误以为所有部落客都提供免费的宣传。”他说,这份工作看似简单,但基本上,一篇文章需要花的时间平均是2至3天才能够完成。“一天的时间花在前往餐厅进行拍摄与品食,一天的时间处理照片与写文。若包括影片的处理,那至少要多两天的时间来处理。因此一篇文章附加影片,很可能需要4至5天的时间来完成,还不包括之前累积的经验。”

在本地,部落客常被视为是“骗吃骗喝”的一群,认为他们不过是随手写几个字、拍几张照片,价值何在?对此, 杨致维不讳言:“如果我们真 的没有价值,商家就不会找上 门,只是要求我们免费帮他们做宣传,是不可能的。”
在本地,部落客常被视为是“骗吃骗喝”的一群,认为他们不过是随手写几个字、拍几张照片,价值何在?对此, 杨致维不讳言:“如果我们真 的没有价值,商家就不会找上 门,只是要求我们免费帮他们做宣传,是不可能的。”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图取自网络)

20岁女网红“进厂维修”33次 小孩样貌曝光引网民热议

阅读全文

神隐7个月终现身 黄心颖IG喊“我好怕”

阅读全文

闪嫁大19岁富翁 貌美女星坚信是真爱

阅读全文

忆10年无性婚姻 蔡琴台上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