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诺哈雅蒂(左)入禀法庭,起诉大马政府和警方,在调查丈夫社运份子安里仄末(右)失踪案件上办事不力。
Advertisement

(吉隆坡18日讯)失踪社运份子安里仄末的妻子今日入禀法庭,起诉大马政府和警方在调查其丈夫失踪案上办事不力。

安里仄末的妻子诺哈雅蒂今日通过律师发表文告,表明已入禀吉隆坡高庭,展开诉讼。她是起诉大马政府、警方、现任内政部长、前任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前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前警察总长丹斯里弗兹、掌管宗教与社会议题的政治部前助理拿督阿瓦鲁丁等21造。

“这个月是安里仄末被掳走的第三年了,但我对于他在哪里,是否还活著,却一无所知。”

她表示,从一开始,她就很清楚,警方一直没有积极调查他丈夫的失踪案。

“我很肯定这次失败,尤其是在(事情发生)的关键头几天,导致无法从绑架者手中安全救回我的丈夫。”

Advertisement

她说,自从安里仄末被绑架,她和女儿都一直持续处于悲伤和痛苦之中。

诺哈雅蒂指出,警方在接下来的时间都没有展开适当的调查,不但让绑匪逍遥法外,也导致他她丈夫至今下落不明。

诺哈雅蒂的代表律师苏仁达表示,此案的21造答辩人,都是与案件有直接和间接关系的。

他补充,诺哈雅蒂的兴诉只是限于2019年6月26日特工队还没成立之前的调查行动。

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因为安里的失踪案而被捕或被起诉,而安里的失踪依然被玻璃市警方列为失踪人口案件。

安里仄末是在2016年11月24日晚上约11时30分,与朋友相约出门后失踪,至今杳无音讯。

警方翌日在巴东勿刹一处建筑工地,发现其平时驾驶的丰田Fortuner休旅车。

安里于2016年失踪时,安里与诺哈雅蒂结婚已有19年,并育有4名女儿。

自安里失踪后,任职小学教师的诺哈雅蒂扛起家中所有经济及非财务责任,包括为失踪的丈夫寻找真相及伸张正义。

大马人权委员会于2018年针对安里及牧师许许景城的失踪案召开听证会。在今年4月3日,人权委员会公布调查报告,指两人是“强迫失踪”的受害者,并指是武吉安曼政治部所为。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16岁儿子“搞出人命” 38岁年轻奶奶辞工照顾孙子

阅读全文

母亲哭泣助脑死儿换寿衣 青年奇迹流泪“复活”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

阅读全文

胡定欣晒上半身赤裸背面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