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希联之所以吵闹,是因为没有一言堂,让他们在争吵中脑震荡,学习协商,让步和磨合,再达成协议的新体验,未尝不是好事。

国阵内巫统一党独大,所以下三线的党员也能把成员党老大羞辱一番,说得难听的,不是没有国阵精神,是压根儿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所以连道歉都讨不著,还能和巫统讨什么呢?委屈求全的,还真是此处不留人,哪是留人处呢?

相对于隔著南中国海的砂土保党,带著14个国席的筹码,独霸一方,还能为砂拉越的自主权力争,其他成员党只是花瓶,是拼齐多元阵线的摆设,处境非常悲哀。

马华一直说华裔的声音要被听见,就一定要大力支持马华。这种论调非常好笑,也很熟悉。是308大选之前,民政党每每受到巫统的侵犯,把首长许子根博士的肖像贱踏,对首长之位虎视眈眈,于是呼吁选民一定要大力支持民政,不然唯一的华人首长之位就不保了!

国之乱象

Advertisement

于是把三位首长人选推出,以慎重其事。殊不知民心已变,危险笼罩,聪明沉稳的槟州选民已有自己保住华裔首长的方程式了。从308到505大选,统治了槟州四十几年的民政党全军覆没,被连根拔起,这可说是民政党的耻辱,心中永远的痛,至今快十年了还在卧薪尝胆啊!马华实在要好好引以为鉴啊!

巫统一党独大,已经失去了多元政府应有的集思广益。当权者丑闻太多,领导的政府,由涉嫌浪费、滥权、贪污、政治流氓,种族和宗教离间手法,挑衅和谐,乱局已成,是暗挺或默许,都已经不重要了。官员的胡言乱语,无法无天的贪婪,把整个国家社稷搞乱,纳吉说反对党上台就是行动党当家也太低级了,就像一个朝代要灭亡时妖魔鬼怪群飞乱舞,做垂死的挣扎!来届大选还是能稳坐老大那么神呼?相比人家的韩国朴槿惠只是闺蜜干政就要下台不是小菜一碟吗?

君不见哈迪自从在土耳其大病一场之后,仿佛得到了什么领悟和启示,把和民联并驾齐驱的驾驶盘慢慢扭转,直到分道扬镳,同时有意无意的向巫统眉目传情,直到声援缅甸的罗兴亚人公开和纳吉同台,就像有了暧昧关系的一对男女同台,能不能明朗化就得看说好的355法案了。

希联之乱和无奈

这只是哈迪一厢情愿的做了巫统的和弦,巫统主要是在搞离间计,二来要为试探成员党,三来把伊党当个后备,以防土保党争取自主权谈不拢时的背叛做两手准备吧!

民联共主安华入狱后,群龙无首,从来就没有承认也没有默认安华为共主的哈迪,可能也认为自己很有资格做共主,而没有被认同后开始背叛,到公开和行动党决裂,以致民联瓦解,让许多两线制的拥趸灰心。

那里知道峰回路转,老马倒吉不成,纳吉开杀戒屠三马,巫统大战分裂出土著团结党再创了个希联,又燃起了希望,虽然老马的结盟意图很司马昭,虽然我们也知道马来西亚现在很多的坑洞和黑暗是老马的杰作,不可能还有人要老马再做冯妇;但我们更加知道老马擅长内斗和绊倒,我们只是希望他在有生之年能够宝刀未老的再露一手,助希联一臂之力,铲除一些障碍,先把车开到布城再说,这一点,我很能理解林吉祥的心。

这样才有机会翻箱倒柜,铲除毒瘤,起死回生,大局当前,不能再计前嫌。不然的话,五年复五年,五年何其多,人生有几个五年!

要有政治新风貌,就要敢敢的大改革,寄望国阵太难,朋党的利益要顾上,不能大刀阔斧就杜绝不了滥权和贪污,唯一的途径只有改朝换代,政党轮替。不要担心新朝没有经验,没有经验就会取经,学习新技术新事物,听民意,受批评,再改良。

关键是成效太小

大马古往今来也只有“巫统”有执政经验,经验有啥用?六十年够资深了吧?所以就自以为是,故步自封,把国家治得怎样了?越治越烂,政经文教,都在开倒车。

希联之所以吵闹,是因为没有一言堂,让他们在争吵中脑震荡,学习协商,让步和磨合,再达成协议的新体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来届大选,海啸是否在马来人中酝酿,看似没有希望的希联未必会输。

纳吉没有办法解释的事件太多,巫统一甲子的坑洞太多,所谓的改革、发展、宏愿不是没有,一万可能只有五百流入民间,关键是最后成效太小。人民好累了。烂了的东西,就只有丢掉,换个新的,从头做起。

做不好,不是末日,可以再换,只需要五年!请给我们一个新朝代吧!

邢月珍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16岁儿子“搞出人命” 38岁年轻奶奶辞工照顾孙子

阅读全文

男子听不懂英文竟行凶 女子赤裸惨成无头尸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

阅读全文

夜店遭下药全身发热 朋友灌冰水救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