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重燃生命系列4:小儿麻痹症】

重燃生命系列来到了最终章,这次我们将访问一位从小患有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症的28岁男子——曾志豪(译名)

曾志豪(前名:曾恩礼,Daniel Cheng),他积极生活自食其力,坚毅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自出娘胎曾志豪就被确诊患上小儿麻痹症,造成了他行动不便。虽然生活被种种先天条件所限制,却从未气馁,一直思考如何利用自身的能力做到更多。

曾志豪。
曾志豪。

Advertisement

曾志豪是早产儿,因此在身体状况不佳下患上小儿麻痹症,而妈妈也因为早产后身体虚弱,在生下他三个月后就因为健康原因离世。

悲歌不停,曾志豪在5岁时候,爸爸就因为嫌弃他而选择离开了他,“虽然他(爸爸)还在世上,但是他已经不要我了,抛弃他我了。”

虽然爸爸抛弃了他,但曾志豪的愿望还是是希望能够找到亲生爸爸。他曾透过《寻找天使》的帮忙,希望找到尚在人间的爸爸,期间曾爸爸有联络上节目组,但最后却还是不愿相认。所以,直到今日曾志豪还是没见上爸爸一面,至今仍在等待团聚的一天。

曾志豪爸爸在他5岁时,离他而去,他希望尚在人世的爸爸可以来找他相认。
曾志豪爸爸在他5岁时,离他而去,他希望尚在人世的爸爸可以来找他相认。

妈妈离世;爸爸离开,曾志豪从小到大都是和婆婆相依为命,直到现在。

从小学到中学校园暴力不断

曾志豪在吉隆坡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才察觉自己似乎与其他小孩子有所不同。其他小孩能出去玩,跑早场,而自己只能待在旁边看他们幸福的嬉戏。

“虽然自己还能走动,但需要仪器的帮助下才能站起来,而且不能走得太久,每次我都只能坐在走廊上看其他同学玩耍。”

异于他人,总是会遭受别人异样的眼光,身为社会上定义的弱者,更是容易遭受被霸凌的待遇,曾志豪便是如此,他心智正常,却因为身体的残缺,每日都要面对同学的欺凌。

在一年级到五年级,他在小学中就读特殊儿童班,到了六年级,因为家人觉得他心智正常所以申请将他调到普通班中,让他可以感受不一样的“正常”生活。转到了普通班,因为自己的特殊,部分同学会把他当出气沙包。

“他们会捉我来打,休息节和放学在等待van司机叔叔来载时,他们也会成群结队过来打我,一群人会对我拳打脚踢,他们也会向我拿钱”

曾志豪每天都会有1块的零用钱,而这班孩子却将他的零用钱抢走。对此,他有尝试反抗,身体上占不了优势,他选择智取,他告诉了老师他面对的情况。

然而经过老师出门解决,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通过反而不甘心被老师责骂,放学后又聚集对付他,打得更狠;骂得更凶。

那些曾经欺负他的同学在小学毕业后也就没联络了,但最近两三年又有联络,“他们非常诚恳的向我道歉,一个一个过来跟我道歉,向我说对不起。”

小学毕业后,曾志豪本要到双威某所特殊学校就学,但家人认为他思考能力和学习能力没问题,所以拒绝将他送到特殊学校就读,家人为他申请到了槟城的某所中学,并且找到肯收容并协助照顾曾志豪的残障中心。

虽被同学霸凌,但曾志豪不责怪他们。
虽被同学霸凌,但曾志豪不责怪他们。

家人把他送到槟城就学,其实也是用心良苦选,远离家人到陌生的地方在少了依赖感的情况下,能够更快的学习自我独立,当时他住到槟城某所残障中心里,在中心会有人教导残障人士学习打理日常生活,学习独立,而曾志豪家人也偶尔会到中心探望他。

第一次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难道他不害怕吗?

曾志豪说:“我必须习惯,我第一天到达中心,当然会不习惯,经常会伤心流泪,但一星期一星期的过去,久而久之我也适应了中心的生活。”

虽然残障中心的人待他很好,他也理解家人将他远送到槟城读书是为了培养他能独立生活,学会照顾自己,但少了家人的陪伴,曾志豪表示,“在中心(槟城)过得并不开心。”

从吉隆坡到槟城,从小学到中学,情况似乎相差不多,“这里他们是言语上霸凌,杯葛我,每天都骂我,心情不好就会找我出气,甚至会叫我去死。”

对于同学言语上的辱骂,曾志豪并不打算把他们当一回事,他乐观、潇洒心态,拯救了他不少次。

中学生涯还算风平浪静,曾志豪表示虽然受到语言霸凌,但日子也算过得去,甚至还有不少的老师和同学会帮忙他。

“在槟城读中学,我最难忘的是有一位老师每天都会准备早餐给我吃,如果我不在课室老师也会将早餐放在我的抽屉,而且风雨不改,老师的举动真的让我非常感动。”

而且他之后向学校要求需要残障厕所,在递交3次申请表格后,学校也满足了他这个要求。

“自卑”两个字并不在曾志豪的字典里。
“自卑”两个字并不在曾志豪的字典里。

完成中学课程后,曾志豪便选择回到吉隆坡。他到槟城读书时,最想念的就是他在吉隆坡的婆婆。

“在中五毕业后,我立刻就选择会吉隆坡,我太想念她(婆婆),想念她小时候会叫醒睡懒觉的我去上课,准备milo(美禄)给我喝,帮我冲凉穿校服等等。”

婆婆的养育之恩,曾志豪也不敢忘记,在他能赚钱养活自己后,他也常常带婆婆去吃美食,享受生活。

阻挡不了歧视可以选择无视

患病28年,曾志豪表示从小就感受到世界对他的恶意与善意,因为行动不便,每每出门时总是受到其他人歧异的眼光,甚至会对他指指点点。

“因为轮椅问题,还不时被grab拒载。”

“周围的人看我的眼光我阻止不了,但我能控制我的心态,我选择无视他们。”

对待陌生人歧视的眼光,曾志豪喜欢以笑脸回应。

“毕竟我们是人类,需要互相尊重,别人怎么看这是他的事,与我无关。我一直希望别人对待我如同普通人,跟我聊天,以平等地位相处,并不需要给我特别待遇。”

当然,人类中除了恶还有另一面。多年来终日劳碌,却从未在她面前流过一滴眼泪

“有些人看到我的情况会给我钱,我都会拒绝他们,因为我有工作,我可以养活自己。”

家人从小培养曾志豪能独立生活,学会照顾自己。
家人从小培养曾志豪能独立生活,学会照顾自己。

天生患上小儿麻痹症不是曾志豪的错,他也表示“自卑”两个字并不在他的字典里。

“我从不感到自卑,只是当做错事时会埋怨自己。”之前也不愿意接受自己,直到中学时期,离开家人,意识到必须自己照顾自己。因此学著接受自己。

比起自卑,其实让他最难过的事是父母都不在身边,妈妈的去世;爸爸抛弃他离开了家,说到此处志豪不禁低下头呢喃“很难过,很难过。”

提起爸爸的不顾而去,曾志豪苦笑说:“我是希望爸爸快点回来团聚,不要再躲避我,我已经选择原谅你了,你还要躲多久,为什么你还不回来?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回来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

家人不想擅自将他“归类”,他们不把曾志豪当成残疾人士,对他们而言曾志豪心智正常,小儿麻痹症仅仅是上天对他的考验,因此家里相处也其乐融融。

然而花无百日红,家人也会产生摩擦,他们也曾嫌弃他,责怪他克死妈妈,也说过“生块叉烧好过生你”,当时的他只能低头不语。

“我心里有一种痛在那边,我也不想,我也羡慕那些孩子每天有父母接送,而我没有。”

靠自己不冀望同情分

受到家族信仰基督影响,从小就是基督徒的曾志豪,在2010年通过朋友的介绍,接触现在身处的教会。

曾志豪年轻时一度十分在意自身缺陷,对旁人的异样目光尤其在意,在槟城就读中学时因心情低落不愿出门见人,每天过著千篇一律的生活,上课、放学、冲凉、发呆、看戏和做功课。基本上没有消遣的活动。直到他加入教会逐渐扩大自己的社交圈子,认识了新朋友,朋友又逐渐为他建立自信,令他能够克服旁人的目光。

身为诚恳的基督徒,曾志豪每个星期日都会到教会参与教会里的聚会和活动,并且在积极参与活动下结识了许多朋友,每当教会活动结束,他们都会相约聚餐聊天,一群人无拘无束,吃吃喝喝,天南地北胡扯一番,踏出舒适圈勇于面对外面未知的世界,曾志豪为自己枯燥乏味的生活,添上一缕曙光。

曾志豪还非常骄傲的告诉我们,他现在有一个干哥哥。

“干哥哥会教导我,鼓励我,参与教会后变得更加乐观,更热爱生活。”

这些年来,曾志豪身处逆境却拒绝向命运妥协,他不爱读书,但会透过浏览互联网与收看电视节目吸收资讯,跟上时代脚步,他在吉隆坡从事电话销售,自己的工作收入虽称不上多,但至少有能力养活自己。

“非常满意现在的自己,比起以前的沉默寡言,现在每天都过得开心,这就已经很好了。”

“我不希望人家同情我,我想靠自己。”

曾志豪行动不便,但他不气馁积极生活自食其力。
曾志豪行动不便,但他不气馁积极生活自食其力。

曾志豪并未因身体缺陷选择向命运低头,他乐观勇敢的展现生命毅力并坚定地守护自己的生活。

每个人都有拥有梦想的权利,曾志豪也不例外:第一,找到爸爸,希望爸爸不要躲著他;第二,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希望可以去有雪的国家。“如果选一个地方,我会选择日本,因为哆啦A梦在那边。”

曾志豪喜欢哆啦A梦的可爱和梦幻,他也一直幻想著有一天可以拥有哆啦A梦在身边,当他的良朋益友,开心的事可以与他分享;被欺负时有人为他撑腰。

人生不设限,无论是谁都有机会创造无限可能。

【寻人启事】

如有知曾志豪父亲下落者,请联系电话018-3771883(曾志豪)或 点击其面子书链接。


对自己的话:
要加油,走出舒适圈,迎接挑战

对其他人的话:
不要放弃,好好保护自己,你不好好保护自己,就没人可以保护你

 

【上集回顾】

【重燃生命系列】情迷麻将馆 懊悔阻不了赌性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餐厅吃饭被请走 谭咏麟:我尊重他们!

阅读全文

陈乔恩柔佛被捕获 与大马富二代一起回马

阅读全文

中国网红“办公室小野”爆解散!

阅读全文
网红奴查娜被发现陈尸在一栋公寓大厅的沙发上。

23岁网美死前画面曝光 全身瘫软遭男模拖入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