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林猷进2014年在超过500名志工的协助下,完成了国内第一份脚车路线指南《吉隆坡骑行乐》。那之后,热衷于骑行的他并没有因此闲下来,反而即刻发起和投入“乡村脚车工作坊”计划,初期是借由维修社区里的老铁马,鼓励民众以脚车代步,但逐步发展下,有了延伸项目,受惠者的范围进一步扩大。

即便拥有平面设计专业,但要绘制一份完善的骑行地图,仍是一件耗时费力,难度极高的挑战;更何况,这是林猷进个人发起的项目,阻力比助力大,自掏腰包丢进去的钱难以计算。林猷进3年前受访时曾自嘲“天真”,如今再见面,他容貌未变,性格也依然如初见,笑言:“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是如往常般天真。”

也因为有不计成本、不理成果,只要看见需要便投身去填补这一份难得的天真,林猷进把许多看起来很困难,甚至于大部分人认为不可能做到的事做得有声有色。地图完成之际,他已萌生发起“乡村脚车工作坊”(Village Bicycle Workshop)的念头,“工作坊的雏形始于2012年,缘起于社区里邻里中很多家庭都有一辆被闲置的老铁马,而我们其实有能力赋予他们新生,更重要的是身边有同道中人同样对脚车复兴的项目感兴趣。”

2012年至2015年之间,共有9人参与林猷进在工作室即兴进行的维修工作坊。以修复一辆脚车为目标,有者花费3个月就完成,有的则陆陆续续,用了一年。林猷进不收分文义务指导,当然,零件的钱由学员自行支付,他透露:“和这群学员达成了协议,希望他们将来也能义务参与骑行的推动工作,而那时候我正好进行著骑行地图和指南的派发及宣导,他们便到活动现场架设的摊位帮忙,牵著他们的脚车前来,让民众试骑,向他们讲解修复的过程和讨论骑行的乐趣。”

Advertisement

2015年,随著非营利组织主动要求协助筹款,“乡村脚车工作坊”在了解需求后进一步开展了新项目“捐献—组建一辆脚车”(Donate-Build-a-Bicycle),让重生的老旧脚车再次成为有价值的代步工具。去年底,“乡村脚车工作坊”也配合国家癌症理事会(MAKNA)举办的“循环再骑”(Re-CYCLE,Give Cycle)活动,由林猷进和当初9名拥有维修脚车经验的技工带领MAKNA志愿者修复脚车,再把这些脚车赠送予有需要的癌症病患。

大部分人家里都有至少一辆被时代淘汰的老铁马,放著占位积尘,把它卖掉,又因一块儿累积了回忆而万般不舍。但若是这些二手脚车将被赋予新生,让有需要的人以它代步,情况是不是就会有所不同?“捐献—组建一辆脚车”项目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下展开,用手边的过剩资源填补弱势群体资源的缺口。

美国一个名为“Actualitymedia”的组织在全球各地的发展中国家录制纪录片,而其中一部片子聚焦于大马的非营利组织,访问了妇女援助组织(WAO)、马来西亚人道主义组织(SOLS24/7)和秋杰基金会(Yayasan Chow Kit)。林猷进透露:“我看了放映后,非常感动,那么巧后来和WAO合作筹款活动,我便顺道问了句‘中心里会不会也需要脚车?’”

把修复好的旧脚车送到以上3家机构去,林猷进坦言:“这是一个试点项目,我们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事实上,项目也并不是仅止于此,所谓的成功建立在送到受惠单位的脚车是否有实际被使用。他说:“我们跟进后续发展,发现他们确实需要脚车,尤其像YCK的青少年出社会后需要代步工具上班。”

话说回来,“捐献—组建一辆脚车”的概念与英国的“布里斯托脚车计划”(Bristol Bike Project)相近,两个大男生在一趟旅程中被启发,意识到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在生活中面对许多不便,住在偏远郊区且无法负担高昂的公共交通费,于是号召民众捐赠旧脚车,召集维修义工,再把修复好的脚车捐献予有需要的人。林猷进有感自己对脚车的认识和热忱能够促成更多协助解决社会问题的好事,于是在去年义不容辞地把“捐献—组建一辆脚车”项目做大。

“乡村脚车工作坊”成立后所举办的第一场活动是取名“Bi cycle S horts”的短片放映会,自2012年起连续办了3届,主要放映与脚车行动主义、脚车运动和社会倡议相关的影片。
“乡村脚车工作坊”成立后所举办的第一场活动是取名“Bi cycle S horts”的短片放映会,自2012年起连续办了3届,主要放映与脚车行动主义、脚车运动和社会倡议相关的影片。

国家癌症理事会(MAKNA)举办“循环再骑”(Re-CYCLE,Give Cycle)活动,计划修复10辆脚车,公开征集后,二手脚车纷至沓来,反应非常热烈,而购买零件的钱则透过筹款获得。林猷进透露,3人一组负责一辆脚车,其中一名是有经验的技工。“志愿者们来自各种族各阶层,有的是癌症病患的家人或本身就是癌症存活者,大家为了一件好事聚集在一起,分享知识和人生经验。”他笑说:“那画面,很美。”

这个活动拥有多层意义,林猷进直言:“其实要做公益,我们当然也大可直接买新的脚车来捐献,但维修旧脚车带有重获新生的喻意,生病不代表人生全毁掉,就像一辆有点毛病、有些瑕疵的脚车,稍微调整后,还是能够续命,而我们享受寻找和赋予它新意义。”10辆修复好的脚车由MAKNA安排陆续送往分布在全马各州的受惠者住处,其中包括彭亨文德甲、吉打居林。

一己之力难长久 期待同路人

林猷进一向推崇以脚车代步,几年前他还拥有一辆灵鹿小车,但后来有一次在路上抛锚后,他干脆选择“降级”为无汽车人士。毕竟是生长在城市的孩子,即便是骑行发烧友,他究竟是如何学会维修“古董”脚车?“找一辆爷爷年代的脚车,然后去那些看起来老旧的脚车店里向老师傅学!”他们愿意教吗?“嗯!很愿意。因为没什么人愿意学。”新不如旧的原因,很多时候在于脚车背后的故事,而林猷进正是沉迷于此。

《吉隆坡骑行乐》路线图以三语制作,以不同颜色区分主要和次要路线,也列出附近脚车店的电话和地址。林猷进透露,计划在近期内修订新版本。
《吉隆坡骑行乐》路线图以三语制作,以不同颜色区分主要和次要路线,也列出附近脚车店的电话和地址。林猷进透露,计划在近期内修订新版本。

前阵子他受国库控股旗下Think City私人有限公司邀请,前往美国波士顿考察,以期为第11大马计划下的“马来西亚宏愿谷”(Malaysia Vision Valley)把脚车和环保考虑在内的未来城市提供规划建议。他直言:“我其实心里很担忧,国家发生了很多事,发展上有颇大的转变,让很多事变得很具挑战性。”他也到荷兰阿姆斯特丹去了一趟,观摩当地人推动民众以脚车代步的倡议工作,但他笑言,自己还在消化中。

这些年来,林猷进一直以个人身份默默耕耘,他坦诚:“现时我或许还能凭一己之力,有需要时再召集义工,但长久下去,我不能再用这样的方式。当事情越做越大后,需要的是一个团队,否则我的个人生活会受影响。”注册为非营利组织吗?还是以社会企业的模式经营,林猷进说他还在思考。“我面对的最大困难是管理,而我从来没有想要把这些概念揽在怀里,我希望有人能接手,或是采用相同的方式做事情。并不是我做了,那就是我的,别人不能做。”对于这个诉求,他很是诚恳。

脚车之外,林猷进也沉迷于相机,并计划在今年6月办展。这里所指的相机,是他自己组装的相机。他依据物理原理,利用再循环素材组装成能够捕捉影像的器材,并且以这些相机拍摄了一帧又一祯的人像,在工作室里的暗房手工冲洗照片。另外,他近期也刚完成了一项为顾问公司针对城市规划进行考察和撰写报告的工作。他笑说:“这是我的经济来源之一。”

前后采访过林猷进两次,他的特别在于他始终如一。多年来,他都同时进行脚车和相机的计划,并无厚此薄彼。很少有人能同时沉迷两件事,而且还能沉迷得如此彻底。他说自己注定不会是大富大贵的类型,但每一天都活得很有动力,“乡村脚车工作坊”因为当初一个简单的念头,在汇聚了各方力量后发酵、延伸成今日的模式,对他而言,是一件意想不到但也最好不过的美事。

去年7月,“乡村脚车工作坊”与吉隆坡丽阳狮子会合作,为残友筹款。复兴脚车项目和赞助人一共提供7辆脚车让民众租用,筹得超过5000令吉善款,活动取得巨大成功。
去年7月,“乡村脚车工作坊”与吉隆坡丽阳狮子会合作,为残友筹款。复兴脚车项目和赞助人一共提供7辆脚车让民众租用,筹得超过5000令吉善款,活动取得巨大成功。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16岁儿子“搞出人命” 38岁年轻奶奶辞工照顾孙子

阅读全文

男子听不懂英文竟行凶 女子赤裸惨成无头尸

阅读全文

胡定欣晒上半身赤裸背面照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