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刘西堂和梁彩凤是芙蓉一带闻名的志工夫妻。梁彩凤说,如果有芙蓉一带有任何需要帮助的老人,大家都会把他们转介过来,而他们一般也会接收。
Advertisement

用“夫唱妇随”来形容刘西堂和梁彩凤最适合不过。创办美嘉威关怀中心是老公刘西堂的意愿,老婆梁彩凤则是因为跟随老公脚步,而踏上助人之路,将爱的力量延伸,现在夫妻俩都是快乐志工人。

“我起初很抗拒,但为了支持老公,我只好硬著头皮上。”然而,不知不觉梁彩凤已经“硬著头皮”做了16年,现在是刘西堂的贤内助。她分享,由于自己之前从事会计和美容工作,一直都是打扮美美上班,所以当必须换上家居服,戴上手套帮老人家清理屎尿时,她没办法适应。“加上我有洁癖症,更是较一般人难适应。”梁彩凤说,创办美嘉威关怀中心其实是老公(刘西堂)的意愿,因为他希望以过来人的身份回馈社会,让这个社会充满爱。她自嘲,自己则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帮他,所以才帮他的。

美嘉威关怀中心也会负责载送老人们到医院复诊。
美嘉威关怀中心也会负责载送老人们到医院复诊。

刘西堂这时说道,自己来自一个复杂背景的家庭,在他3个月大的时候,妈妈就被迷信的婆婆赶出家门,所以自小由婆婆带大;后来妈妈在他17岁时突然出现,还带著几个同母异父的弟妹。“突然有一个不曾见面的女人说是你的妈妈,就像是电视剧里的剧情。”他分享,当年妈妈被赶出家门的原因,是在她和爸爸结婚时,脚上穿的高跟鞋鞋跟断了,所以她当时是一拐一拐地走进家门。婆婆认为是一个不吉祥的现象,所以自妈妈嫁进门后,一直都针对妈妈,后期更直接把她赶出门。“婆婆是一个非常传统、严厉、霸道的女人,所以我从小就在一个没有家庭温暖的环境中长大。”

长大后,他开始与一群猪朋狗友为伍,甚至还染上毒瘾。“那时候的我不爱回家,所以每次放学后就会和朋友到处游荡。”直到遇上老婆梁彩凤,他才洗心革面,入住“得胜戒毒之所”并戒毒成功。“但在戒毒的那段时间,却又面对婆婆和妈妈先后离世的消息。”刘西堂坦言,两人的相继离世,让他萌起回馈社会的想法,因为他认为,这社会里其实有许多和他一样状况很复杂的家庭需要帮助。

Advertisement

缓解家庭纠纷的方式

他以曾经接获的一个个案为例,该家庭的老人家患上失智症,而他这个病情更是导致媳妇和孙女的关系闹得很僵。由于孙女是忧郁症病患,所以当老人家每次忘东忘西时,孙女就会很生气和不耐烦,然后向妈妈(媳妇)发脾气。“该名妇女也是心脏病患者,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当时担心她的心脏没办法负担。”随后,刘西堂把患有失智症的老人带到安老院照顾,他们母女俩的情况就得以舒缓。“有时我会想安老院的存在有时并非只是托顾生病老人,而是能解决一些家庭纠纷。”他如此说道。

视情况收费

刘西堂强调,美嘉威关怀中心是一间收费安老院,但费用却是视老人家的经济状况而定。“老实说,我们的月费是每月1200令吉,但如果该名老人家的经济状况不允许,我们则会斟酌收费。”他透露,院内目前有35名老人,其中有一半是免费入住。“无依无靠,无儿女、亲戚的单身老人我们一般都会免费收留。”但他不忘强调,倘若有子女或亲戚,他则都会要求他们负担。“若没办法缴费全额,至少也要帮补。”他认为,照顾父母始终是孩子们的责任,孩子不能因为日子过得很辛苦或是钱不够用,就把照顾父母的责任交给大众。他直斥,这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他说,美嘉威关怀中心并非非营利组织,所以并没有接受大众捐款。“但有些善心人士认同我们的做法,然后给予捐助,但我们一般建议他们捐助粮食,以避免落人话柄。”梁彩凤解释,美嘉威关怀中心之所以不注册成为非营利组织,主要是因为夫妻俩认为,要帮人就必须先经济独立。“若一味靠大众捐款,那会经营得非常辛苦。”刘西堂更表示,若这个社会拥有太多免费收留孤老的老人院,将会导致被遗弃的老人越来越多,以致衍生更多的社会问题。“因为子女们会认为他们不养,就会有非营利组织会来接手照顾他们的父母。”

他同时说道,即便有储蓄的老人也会因为想要把钱留给后代而把自己送进免费老人院。“曾经有一名老人,他并非是身无分文,但他却不愿意缴费安老院费用,因为他希望把钱留作往后做后事的时候才用。”梁彩凤无奈说道,华人社会常会有“死后要风光大葬”的想法,所以他们宁愿生前青菜豆腐,死后也要大鱼大肉。

梁彩凤说,从事老人关怀是一个永不打烊的工作,因为即便自己有多累,老人们还是会准时坐在桌子前等吃饭。
梁彩凤说,从事老人关怀是一个永不打烊的工作,因为即便自己有多累,老人们还是会准时坐在桌子前等吃饭。

胜过洁癖的助人愿望
刘西堂和梁彩凤除了是美嘉威关怀中心的院长,夫妻俩同时是芙蓉赞美圣所社区关怀的负责人,负责由教会筹办的“吗哪食物银行”,每2个月发放一次“吗哪包”,协助减轻贫穷和弱势家庭的生活负担。“我们在3年前开始这项活动。”梁彩凤从当初对志工工作的抗拒,到后期接触越来越多的弱势家庭,她认为,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这16年来,我一直不断地学习和适应。”她说,由于洁癖症的关系,所以每每踏到粘粘不干净的地板时,都会觉得很恶心,但她一直努力克服心中障碍。

“老实说,弱势家庭住所的干净程度不会太高,但因为我们是抱著去帮人的态度,所以不能嫌弃或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梁彩凤认为,从事志工工作,同理心是一个很主要的元素,也就是说要经常站在对方的立场,替对方著想。“我常会想,如果我是她,我会有什么感觉?他们住在这样的环境,其实也是不想的。”如此一来,她便能战胜洁癖症,走进屋内进一步了解对方的情况并给予帮助。“曾经接触一个案子,那是一名婆婆和一名低智商的孩子居住在一间没有厕所的木屋里,他们每次都必须到离屋子不远的草地解决。”她分享,若没有走进屋内,根本不会知道原来屋内没有厕所。“过后我们把情况报备给教会知道,然后由教会负责筹资,为老人建立一间厕所。”

梁彩凤感慨道,当发现自己还有能力帮助人的时候其实很开心,而这种满足也非金钱能够给予。问她,如果给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会选择加入志工这份工作吗?这是梁彩凤迟疑了一会儿,便说道:“当然,这是我一辈子永不后悔的选择!”

刘西堂说,每个入住美嘉威关怀中心的老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只要花点时间去了解,就会很容易和他们相处和沟通。
刘西堂说,每个入住美嘉威关怀中心的老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只要花点时间去了解,就会很容易和他们相处和沟通。

梁彩凤:老人就爱欺负我!

回想起过去最印象深刻的事,梁彩凤不假思索说:“被老人咬!”她解释,该名老人的神知有点失常,咬著她的手不放,即便时过境迁,牙印仍留在她的手腕上。刘西堂补充,美嘉威关怀中心是安老院,一般会送进来的都是生病老人,所以除了需要帮他们清理大小便之外,还需要帮他们处理伤口。“伤口有时已经腐烂非常严重,甚至还有蛆虫。”刘西堂自嘲自己是无牌医生,因为对于处理伤口,他已经驾轻就熟。

梁彩凤也说,院内的老人就爱“欺负”她。“明明就佣人可以帮他抹身或洗澡,但他们就偏爱找我!”她笑言自己常常被老人们作弄,“有时不懂是好气还是好笑。”刘西堂则说,老人们其实是很容易哄的,只是有时他们会比较唠叨,爱念人,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就好。“有些老人还会诅咒人,就好像说:你们一家五口一起出去,只有一个人回来等等。”梁彩凤续说,但有些老人却很会照顾人,常会像父母般一样向他们嘘寒问暖。“有时我不敢和他们保持太紧密的关系,因为我怕如果有一天他们先走,我会很伤心。”她感性说道。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任达华出席广州活动遇刺 紧急送院救治

阅读全文
青少年霸凌事件引起关注,被霸凌者的心灵伤害远大于肉体的伤害,受害者往往也会欺负更加弱小的人,形成恶性循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受害者变施暴者 霸凌成恶性循环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