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哥大衛賣玩偶維生 自食其力不需捐助

安哥大衛賣玩偶維生 自食其力不需捐助

生活 / 心視野

最後更新 2016年01月25日 15时39分 • 黃美慧

63歲的大衛克裏斯托弗(David Christopher)不幸罹患血癌,雖然有病在身,但意誌力超強的他,每天風雨不改地揹著一袋毛公仔,出現在雪州白沙羅上城商業區,以賣公仔維生。

白沙羅上城商業區一帶的上班族及商家,幾乎無人不曉「安哥大衛」(UncleDavid)這號人物。每天,他都會背著一大袋公仔,在一家銀行外出沒。

每天清晨5時許,安哥大衛就會從吉隆坡蕉賴的住家,搭乘2趟巴士,再轉2趟地鐵,到白沙羅上城商業區,展開一天的生活。

安哥大衛並未設下營業時間,而是以公仔的銷售量作標準。「我的要求不多,若每天能賣出數十個公仔,我就很開心了。我只希望可以靠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生意不好時,甚至會售至晚上11時,才領著當天的微薄收入回家。

去年,安哥大衛自力更生的故事被善心人放上社交網絡,瞬間成為人人口中「賣公仔養活孩子」的偉大父親。

直到客源增多,安哥大衛才獲悉自己的故事在網上廣傳。然而,安哥大衛堅持不接受善款。

「我不想依靠其他人的捐助來獲取生活費,只願繼續有顧客向我購買公仔。」

生意好的時候,扣除成本及雜費,安哥大衛一天能淨賺100令吉;沒生意的時候,一連幾天也賣不了幾隻公仔;甚至每天在街頭銷售毛公仔至傍晚時分,才領著當天的微薄收入回家。

安哥大衛走南闖北兜售公仔已有14年,他除了在白沙羅上城商業區兜售公仔,也曾在梳邦、孟沙及武吉免登一帶做生意。

去年4月,他因有感越來越瘦而去就醫,才獲知患上血癌末期,加上他之前已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導致他的體力不比從前。患病後,他的雙腳變得無力,每走一段路就必須停下來休息,無法以挨家挨戶的兜售方式賣公仔。自此,他只好固定在白沙羅上城商業區一家銀行的五腳基做生意。

所幸,銀行並不介意他在門口歇息和售賣東西,而附近工作的上班族及顧客還不時給予幫助,為他供上飲料及食物。

安哥大衛說,雖然商家和顧客都對他很好,但兇悍的盜匪卻不顧他是一位垂垂老矣的老人家,動手搶劫他。「有幾次,我出門開工時,在公寓單位外的巴士站遭受搶劫。為了保命,只能不反抗。」

兒子乖巧老懷安慰

「雖然生活不易,但我不想向別人乞討,只想自食其力糊口,賺取自己和兒子的生活費,踏實過日子。」如今,20歲的兒子也算長大成人。令他欣慰的是,兒子生性聰慧乖巧,也沒辜負他的期盼,不但順利完成學業,還成功領取全額獎學金到國外深造。

網上誤傳安哥大衛極需籌募一筆醫藥費進行化療,也急需錢付兒子的留學國外的學費。「大家誤以為我需要負擔兒子的學費,所以主動捐款助我,但我要澄清的是,兒子向來品學兼優,獲頒全額獎學金。」

「兒子很乖巧,偶爾會陪同我賣公仔,目前在求學階段的他一直省吃儉用,也會兼職賺取外快幫補家計。」由於政府提供醫藥費津貼,因此,他也不必擔心醫療費用。

天性豁達的安哥大衛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何時會終結,或許是基督徒,往後的日子,他交予上帝決定。惟,兒子始終是他心中最大的牽絆。

安哥大衛每天清晨5時就出門, 主要是為了趕在早上7時之前到達,趁上班族在上班前向他們兜售公仔。他背著的大背包中裝滿各式公仔,每個公仔的售價為10令吉,每一大張卡通貼紙則是2令吉。

牽著孩子,挨家挨戶賣公仔

太太離家出走後,為了兒子,安哥大衛縮小自己的事業理想,辭去舞廳經理一職,帶著剩下的老本,從東馬返回吉隆坡這土生土長的老地方,繼續生活。

為方便照顧兒子,他也只好以兜售方式,做起自己的小生意。「其實,我也從未想過自己最後會靠兜售公仔來維生。創業初期,我用了幾天的時間,到處去看別人是怎樣兜售的,還買了一個很大的行李袋,就開始做起生意來。」結果真的要挨家挨戶兜售的時候,他的腦海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要去哪裡賣才好。

安哥大衛苦笑,「當年身上只剩下數百令吉,如果不工作,我連第二天的生活費都沒有了。我不吃飯,兒子也要吃。」

兒子:不捨,還是得出國

憶起早年的生活時,安哥大衛不禁眼眶泛淚。他說,兒子小時候,就跟隨他一同挨家挨戶兜售公仔。「在白沙羅上城商業區兜售十餘年,許多熟客都認識我們。兒子從小就很有禮貌,很多熟客知道他獲得全額獎學金後,都替我們感到開心。」

截稿前,記者終於聯絡上安哥大衛的兒子,原本不願接受訪問的他,在我們再三請求下給予回應。兒子透露,父親打從母親離家出走後,就獨自撫養他長大,在他年紀尚小時,風雨不改地接送他上下課,為他煮食三餐,陪伴他溫習課業。

「爸爸到學校接我放學,之後再一起搭公車到固定的區域,沿街兜售公仔。」他笑稱,父親因為擔心他被壞人拐走,一只手緊握他的小手,另一只手則護著裝滿公仔的行李袋。父子手牽手走在街頭兜售公仔的情況,一直維持到他小學六年級。

「雖然爸爸擁有的不多,可是總把好的全部留給我,我們從來沒吃什麼好吃的,別人給的食物,他都留給我,而他就自己隨便吃。」最令他擔心的是,一旦他出國深造後,父親就得一個人生活。

「其實我不想出國,我想在他身邊好好地照顧他。」兒子深知父親個性頑固,加上望子成龍的心願,他決定出國留學,期許回國後給父親更好的生活。

在孩子的媽媽離開后,安哥大衛便父兼母職,堅持親自照顧孩子,就連沿街兜售公仔時也不忘了把孩子帶在身邊。圖為妻子還未未出走前,一家三口的合照。

不怨恨妻子離家

訪談得知,在還未從事售賣公仔的行業之前,安哥大衛原在舞廳當經理。從1979年起投身舞廳娛樂行業,那段期間,基於工作的關係,他走遍各地的娛樂場所,包括首都孟沙、雪州安邦等地,甚至遠赴東馬工作。

42歲那年,安哥大衛在東馬舞廳任職,邂逅在酒吧任職公關小姐的菲律賓籍太太。相戀1年後結婚,婚後2年生子。媽媽卻在兒子剛滿6歲那年離家出走,至今音訊全無。他對太太突然失蹤感到難過,每晚都等太太回到身邊,一等就是14年。「我不敢揣測她離家出走的原因,但我並不怨恨她。或許,我不是個好丈夫,無法給予她最好的生活環境。」

太太離家出走後的那一段苦日子,安哥大衛靠自己的努力維持生活。「我完全不知道要怎樣去照顧一個孩子,尤其兒子還小的時候,需要花較多的時間陪伴他,生活很忙碌。」即使為了照顧孩子而犧牲睡眠,他也在所不惜。

希望能見到孩子畢業

「兒子是上天送給我最珍貴的禮物,因為他,我學習如何做一個更稱職的父親,從他的身上,我看到自己的不足,讓我變得更堅強。」盡管父子兩人的生活條件很窘迫,但他們克服了不少困難,生活得還算快樂。

多年來,父子兩人從未分離,來臨5月,兒子即將遠赴美國留學深造,這一別就是3年;甚至有可能不會再相見。安哥大衛說,他的白血病已到末期,醫生曾斷言活不過半年。因此,他把每一天當作最後一天來生活。

安哥大衛說,兒子現在非常擔心他的情況。不論決定出國唸書,或選擇留下陪伴父親度過人生最後的日子,重心,始終還是在父親身上,他不想讓父親獨自面對。「我不捨得他一個人去那麼遠,但我知道,只有教育,才能改變生活。」未來的日子,他希望可以活到最後,出席兒子的畢業典禮。

安哥大衛擔心兒子承受不住心痛,不得不故作堅強,甚至也寫好遺言。他禁不住難過,說:「兒子已經答應我,會好好地生活下去,也會好好照顧自己。」他相信,有朝一日,兒子一定出人頭地,不會辜負他的期望。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市場銷量過低 iPhone X恐年中停產

24日 • 一小时前

郭明錤:蘋果2018年發表3款iPhone

24日 • 4小时前

【教育】學校領袖在職培訓 教學改革新契機

24日 • 6小时前

Mitsubishi Outlander 2.4L SUV

【汽車】Mitsubishi強勁組裝

24日 • 6小时前

高科技頭燈未必安全

24日 • 約7小时前

Amazon Go無人商店開幕 收銀員要失業了

23日 • 一天前

【強人】走過重創 廖正彬舞出當下

23日 • 一天前

【兩性調查局】另一半非「初婚」,你介意嗎?

22日 • 2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