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傑老宅百年瑰寶

秋傑老宅百年瑰寶

生活 / 教育

最後更新 2017年03月24日 18时49分

名人故居(上篇)

報導:劉思敏

秋傑區(Chow Kit)如今是性工作者、流浪漢和貧窮家庭的聚集地,給人的印象大多是負面的,人們總說那裏龍蛇混雜,治安不靖。可「秋傑」這個名字其實來自曾經富甲一方的華裔商人陸秋傑,他是英殖民時期,唯一能把宅邸建在英屬地的土生華人。這棟保有舊式結構的老宅子仍然矗立原址,為吉隆坡市政局(DBKL)所有,在國家文化遺產法令下受保護,並有望在活化舊建築的原則下,以另一種形式重新投入使用。

2012年,陸秋傑位於湯西路(Jalan Tangsi,前稱Barrack Road)的兩層樓建築在《2005年國家遺產法令》(第67條法令)下,以「陸秋傑故居」被國家文化遺產局(Jabatan Warisan Negara)憲報為文化遺產建築。一旦建築被列為國家文化遺產,它的一切維護和改建工作都必須由保育建築師參與,按照文化遺產建築的規範進行。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建築師黃惠真(Ar. Junn Hooi Chin)正是在這樣的前提下受僱參與陸秋傑故居的修復。她是大馬建築師局(LAM)的註冊建築師,本身經營CGB Consultants SDNBHD建築咨詢公司,在文化遺產建築的維護工作上有一定的經驗。說起這棟陸秋傑用作與礦工開會及聚會的別莊,黃惠真透露:「其實他真正的住家在現在的安邦路,他把它稱作DesswoodPlace,是蘇格蘭一條街道的名字。但該建築已不存在,而這一棟我們稱作LOT10(地段號)的建築,他只是短暫地使用過幾年。」

她攤開資料指:「1903年LOT10呈交施工圖,1905年再為加建及改動工程(Alteration&Addition)交圖,一開始建築面積比較小,加建時擴大了。約3年後,1908年,這棟建築再次交圖時,業主已經換人,成了帝國酒店(Empire Hotel),當時他們一併呈交LOT11的施工圖。」

LOT10坐落在市中心位置,對面是19世紀時,英殖民政府創建的高級俱樂部皇家雪蘭莪俱樂部(Royal Selangor Club),而陸秋傑的百貨公司和辦公室就在河的另一邊。吉隆坡1857年在鵝麥河(Gombak River)和巴生河(KlangRiver)的交匯處開埠,以英國歷史學者古力克(J.M.Gullick)的著作《The Distributionson Populationin Kuala Lumpurduring 1895》為依據,黃惠真解釋:「英殖民時期,河流交匯處分成3個部分,河岸以北也就是現時的東姑阿都拉曼路(Jalan Tuanku Abdul Rahman)是馬來人的聚居處,而河岸東邊是華僑聚居的唐人街,另一邊則是洋人的地盤。」

之所以特別提到建築的位置,全因當時陸秋傑的這棟別莊是唯一建在洋人區的本地人產業。受市政局委託,參與這棟建築的保育工作,黃惠真對陸秋傑這個人物的背景瞭如指掌,她說:「瞭解主人的一切,有助於取捨,在進行保育工作時,知道什麼東西有相應的價值,應該被保留,而這裡指的,也包括無形的價值。」

黃惠真認為,陸秋傑是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物,「他並不是華僑,他是在檳城出生的土生華人,在檳城大英義中學(東南亞第一所英文源流學校)受教育,後來被任職的鐵路公司Huttenbach&Co晉陞為助理經理,也因此被調派到吉隆坡。」之後,他結識了從中國南來的陸佑(LokeYew),並加入后者在雪蘭莪、森美蘭和彭亨的包稅公司,擔任總經理一職。數年後,他自立門戶,在馬來聯邦(FMS)扮演稅款承包人的角色,同時持有香港鴉片稅承包行的股份。另一方面,他和弟弟陸秋泰都是雙文丹(Serendah)錫礦公司的大股東。

從建築看人物傳奇

目前仍保留原有建築,位於前稱荷蘭路的聯邦法院路(Jalan Mahkamah Persekutuan),矗立在巴生河岸邊的秋傑百貨公司是二十世紀初最大型的百貨公司,也是第一個由本地人開設,售賣洋貨給洋人的百貨商店。黃惠真說:「陸秋傑是個世界主義者,無論是外表、談吐或是思想,都很國際化,也因為他受英文教育,在那個時候,很受英國人歡迎;而他能夠和洋人斡旋、溝通的能力,也讓華僑對他很是信任。」

她一再強調:「要讓更多人認識陸秋傑這號人物。」建築的靈魂來自它的主人,但另一方面,一個人物的傳奇色彩又映照在他留下的實體上。黃惠真表示:「100年前的社會是怎麼樣的?很多從前的建築都已經不在了,學校裏老師教歷史人物,但很少提到實物資產和文化遺產,僅僅只是談論人物的生平。」

她認為,馬來西亞本是三大種族的國家,加上曾經被殖民,當中流傳和蘊含的文化色彩非常濃厚,作為國人,本該引以為傲,並多加推廣。而她作為保育建築師,其中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便是記錄,「之前、之後、進行中,每一個步驟都要記錄存檔。中國幾千年曆史文化也是靠紀錄流傳千古。」

陸秋傑和陸佑私交甚篤,兩人的大樓毗鄰而建。圖為這兩棟大廈現時的狀況,右側曾是百貨公司的陸秋傑產業最大程度保留了原貌,窗戶的設計和走廊的拱形門廊都和當初一致。

活化大馬傳家寶

黃惠真笑言,自己初出茅廬時,也一心以建造摩天大樓為目標,後期才開始對文化遺產建築感興趣,「我在國內四處觀摩,也走遍世界各地參與研討會,去看、去學,這一切都不是一朝一夕能辦到的。」

在建築領域有27年經驗,黃惠真在2015和2016年皆落力配合市政局舉辦的文化遺產推廣活動,在吉隆坡設計周(KLDesignWeek)對外分享,讓公眾對文化遺產建築有更深一層的瞭解。她也曾應JWN、馬來西亞海事處、陸路公共交通委員會(SPAD)、公共工程部門(JKR)、喬治市世界遺產機構(GTWHI)等單位的邀請進行相關演講。

她說:「老建築是大件的傳家寶,你婆婆送給你的東西是小件的,家族裏的傳家之寶,而這些承載歷史和文化價值的建築就是一個國家的傳家寶。」黃惠真來自檳城,在殖民式的洋房裏長大,她坦言,著手陸秋傑別莊的修護工作時,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情感聯結,「也一樣有天井,很多地方都相似…」她說,仿彿時光倒流。

事實上,LOT10從陸秋傑興建別莊起,100多年間已換了好幾任業主,有過好幾個身份。帝國酒店經營約40年後,管理層變動,易名為半島酒店(PeninsulaHotel)。之後陸佑的兒子曾短暫持有,及後是吉隆坡市政局從一家發展公司手上獲得擁有權,並在1973年把它無償租賃予大馬建築師協會(PAM),條件是必須協助維護這棟建築。黃惠真有感:「其實市政局在這一方面相當用心,這麼多年來,有很多建築被『救』了下來,免於拆毀。另外,市政局也規劃了古跡區,主要是獨立廣場、舊市場廣場(MarketSquare)、茨廠街和東姑阿都拉曼路一帶。」

文化遺產建築得以在法令下永久保存,但每一年都得進行的維護工程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環境因素尤其是水,常常帶來許多麻煩。曾有人把老建築形容成耄耋而多病,既沒有生產力,又不斷耗費資源的老人,黃惠真不諱言,文化遺產建築保留下來後,應當以活化舊建築(AdaptiveReuse)為目標進行適當的再利用,「把它們保存下來,並不代表要棄置浪費,而是有計劃地讓它們產生收入,再把收入用作維護經費。」

黃惠真續稱:「不管是時尚、金融或是商業用途,國外許多大品牌都選擇落戶舊建築,因為這些建築的數量是有限的,不可能複製,價值自然也更高。」

值得一提的是,保留原用途,意即原為住家的文化遺產建築,仍以居住為目的而存在,其價值也相對更高。PAM已在去年搬入新的辦公大樓,而LOT10目前正在進行翻新修護工程。至截稿前,市政局對於這棟建築接下來的發展計劃,給予的回應是:未有定案。

圖為吉隆坡市政局代表法玆麗娜(Fazlina)建築師、黃惠真(右2)及陸秋傑故居尚未被憲報為文化遺產建築時就受委參與計劃的建築師阿祖安(Azuan)。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健康】降低手術侵入性風險 醫薩刀精確解震顫

12日 • 一小时前

【雙攻職人】 裝修承包商X大妗哥 傅崇偉雙重使命感

12日 • 14小时前

李取中坦言,早年喜歡設計,「但后來發現自己似乎沒什么天分。」他認為:「有些東西確實可以努力去嘗試,但一如音感和敏銳的味覺,要發展到超越性的階段,需要天賦。對于語意的領悟,我自覺還不錯,我記憶力不佳,但好像比較能察覺當下的變化。」

【強人】開拓雜誌的種種可能 李取中存在的理由

11日 • 一天前

劉丁勇是系統工程師,也是社區醫療援助平台Erufu Care的創辦人。

【極客】堅守關懷初衷 Erufu Care不只是連接

11日 • 一天前

高通贏得福州法院判決 中國禁售iPhone X以前機種

11日 • 一天前

手機用戶凌晨斷網 明訊證實並道歉

11日 • 一天前

明訊用戶面對手機斷網情況

11日 • 一天前

【特寫】有效執行不拖延

10日 • 2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