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立法的30年幽靈
圖取自互聯網
假新聞立法的30年幽靈

假新聞立法的30年幽靈

評論 / 名家

最後更新 2018年03月2日 12时03分 • 評論: 莊迪澎 • 觀念平台

「最近國內外的報紙和雜誌刊登了許多不實報導。這些報紙和雜誌不理會,刊登不實報導將對其行為的受害者或對國家安全和經濟造成不利影響。新條款旨在鼓勵新聞媒體更負責任。」

上述言論看似為立法打擊「假新聞」(fake news)辯解的說辭,例如首相納吉曾在2017年3月22日的「全球轉型論壇」上非議「假新聞」形同「經濟破壞」(economic sabotage)。但上述引文並非出自納吉之口,而是他的前政治守護者馬哈迪于1987年12月3日在下議院提呈《1984年印刷機與出版法令》修訂法案時,為新增第8A(1)條款打擊「不實新聞」(false news)之說辭。

當時兼任內政部長的馬哈迪所提呈的修訂法案大幅度擴大了內政部長管製印刷機及出版品的行政權力,以致法院也無權推翻內政部長的行政命令,而新增的「發表不實新聞之罪行」(Offence to publish false news)條款闡明,凡是任何出版品惡意刊登「不實新聞」,其承印商、出版人、編輯及作者可被判處監禁不超過三年或罰款不超過兩萬令吉,或兩者兼施。

壓制損害政府言論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我手上沒有「不實新聞」條款用了多少次的統計資料,但是社運圈和在野黨應該記得兩個矚目案例。第一個案例的受害者是已故時任婦女力量組織(Tenaganita)執行主任艾琳(Irene Fernandez,1946-2014),她因發表《外藉勞工在扣留中心遭遇虐待、折磨及不人道對待》備忘錄,揭露非法外勞在扣留中心內慘遭毒打、性侵、營養不良、脫水及不獲就醫等不人道待遇,在1996年3月遭警方以此條款提控。

經過七年的審訊,推事庭在2003年判她罪名成立,刑期12個月;再經過五年的上訴,吉隆坡高庭在2008年11月判她無罪。這場官司折騰了艾琳13年,出庭300次!

另一個案例,現任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應該會感受特別深刻。1995年,林冠英時任馬六甲市區國會議員,因處理轟動一時的「15歲馬來少女疑遭馬六甲首席部長性侵事件」而被控「發表不實新聞」之罪名,最終被判入獄18個月。

檢方提控林冠英的「案情」是指他在巡迴講座會的傳單印上「罪犯逍遙法外,受害人遭監禁」(Criminal Free,Victim Imprisoned)的字眼,而「實情」是該少女僅是扣留(ditahan)在收容所,而不是「監禁」(dipenjarakan或imprisoned),「監禁」的含義是經過法院定罪后入獄服刑。

光是這兩個案例已足以印證,馬哈迪新增「不實新聞」條款之目的就是壓制對政府不利的揭露和言論,即便林冠英用錯了一個詞彙都足以成為提控和判刑的依據。反之,馬哈迪任內「生產」的不實新聞簡直罄竹難書,其中一個應會令林吉祥記憶猶新的例子莫過于1995年大選在檳城打「做個有實權的首席部長」(丹絨三役)選戰期間,《南洋商報》在選前刊登的「林吉祥做夢也想當首席部長」這則附上漫畫的新聞報導。

網絡版「不實新聞」

「不實新聞」條款對新聞業是戕害是危及消息來源的安危,進而阻礙媒體的揭弊報導。「被告」要「脫罪」,須證明他在發表新聞前已採取合理步驟查證新聞的真實性,而這將可能曝露消息來源的身份;如此一來,很難期待未來有勇敢的「深喉嚨」向媒體揭弊。更何況,媒體同行都知,很多新聞(例如政治動態)並無白紙黑字的文件可茲證明,且瞬息萬變,媒體發表報導時確有此事,一天后可能就起變化,若因此被控「惡意發表不實新聞」罪名,如何「脫罪」?

闡述這些背景,是要提醒各位,納吉版的「假新聞」,雖然名稱不同,它和馬哈迪版的「不實新聞」實乃同質,不同的是「假新聞」是「網絡新聞版」,「不實新聞」是「印刷媒體版」。易言之,任何網站、部落客和社交媒體使用者,無論是個人網民、公民組織或在野黨,均是潛在受害者,甚至可能重蹈林冠英之覆轍,僅因誤用一個詞義稍有出入的詞彙便惹上官司。

完成敦馬未竟之業

因此,公民組織、在野黨和互聯網新聞工作者應該清醒一下腦袋,旗幟鮮明地反對政府假借打擊「假新聞」之名訂立新法限縮互聯網輿論空間,而不是「勸諫」政府也邀請他們加入所謂的特別委員會共商立法事宜。除非公民社會、在野黨和互聯網新聞工作者天真地以為納吉政府會從善如流地採納反對意見,放棄立法,否則他們參與其中不僅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更淪為粉飾這道新惡法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之櫥窗,成為納吉政府箝制互聯網輿論的共犯!

我曾撰文指出,2015年的《煽動法令》修訂案是納吉完成馬哈迪未竟其功的網絡媒體法律管制(http://www.pfirereview.com/20150422/),如今的打擊「假新聞」立法若成事,同樣是完成馬哈迪的未竟之業——馬哈迪雖自2008年開始善用部落格作為抨擊時任首相阿都拉的言論平台,享受互聯網媒體賦予的言論自由,但他于2014年8月1日在部落格撰文,以互聯網破壞公眾道德觀念的理由主張政府必須審查互聯網,甚至說當年簽署承諾不審查互聯網的多媒體超級走廊保證書,是因為不瞭解互聯網的力量。

莊迪澎

莊迪澎
傳播學者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阿茲敏的選擇

20日 • 約9小时前

勿在國會無理取鬧

20日 • 約9小时前

楊美盈指點檳城隧道

20日 • 約9小时前

別讓華社無止境的等待

20日 • 約9小时前

劉鎮東的責任道德

20日 • 約9小时前

【時評】天天有驚喜vs日日有衝擊

20日 • 約9小时前

走后門面面觀

19日 • 一天前

用母語學習對兒童最有利

19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