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視野】一張肖像,彌足珍貴 My First Selfie窮鄉僻壤分享愛
My First Selfie計劃由張嘉樵與太太蘇芳穎一起推行,雖然第二次造訪柬埔寨時,蘇芳穎因工作關係無法參與,但仍參與活動前期策劃。圖為完成計劃拍攝后,蘇芳穎與當地孩子分享照片的畫面。
【心視野】一張肖像,彌足珍貴 My First Selfie窮鄉僻壤分享愛

【心視野】一張肖像,彌足珍貴 My First Selfie窮鄉僻壤分享愛

生活 / 心視野

最後更新 2018年06月9日 19时18分 • 報導:鄭宇晴

在人手一機的年代,擁有一張個人肖像並不稀奇,有些人的手機裡甚至存有上千張自拍照。然而,個人肖像對于偏鄉地方的人而言,卻是一件彌足珍惜的東西。張嘉樵發起My First Selfie計劃,以為每個人拍攝一張個人照為目標,到偏鄉為人們服務。

「當他們看到自己的照片時,全都會把照片抱得緊緊的,就像是寶物一樣。」張嘉樵如此形容前兩次到偏鄉拍攝照片時,所看見的情況。無論是老人或小孩,拿到照片時臉上都掛著大大的笑容,溫暖了他的心,也讓他想繼續做下去的心更堅定。

為每一個沒有個人照的人照相是My First Selfie計劃的宗旨,以照相為出發點,慢慢衍生到當地水源及衛生問題。2015年,張嘉樵發起My First Selfie計劃,向身邊親友籌錢后,與太太蘇芳穎一起飛到柬埔寨暹粒(Siem Reap),到那裡的偏鄉執行這項計劃。張嘉樵說,身邊的親友聽到這項計劃時都大力支持,甚至有人願意贊助相框,但最終因相框太重,托運費太高,而選擇向暹粒的相館訂購。

當時計劃到兩個村莊為300名孩童拍照,訂了600幅相框,一人兩幅個人照。但在張嘉樵意料之外的是,村莊裡的孩子特別多,單是第一個村莊的孩子就高達300人,最終只能改變計劃,變成一人一幅。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張嘉樵(藍衣者)進行My First Selfi e計劃是為了將快樂分享出去,讓全世界都能感受到愛,在有需要時獲得幫助。

余款買濾水器改善水質

由于逗留的時間有限,張嘉樵在著陸后就需要馬不停蹄地趕到村莊拍照、回到城市沖洗,如此重複來回,才能在限定的時間內完成任務。完成沖洗后,張嘉樵發現經費中還有剩餘的款項,便按照自己看到的情況為村莊添購了一些便攜式濾水器。「我們已經喝慣乾淨的水,很容易就會發現到當地的水有問題。」他透露,當地的地下水不足,且沒有供水設施,所有水都從井底或河邊獲取,水色渾濁且散發著一股金屬味。

「或許是生活艱辛,又或許是長期飲用這樣的水,導致他們的壽命不長吧!」張嘉樵在第二次造訪柬埔寨后如此猜測。2017年,張嘉樵回到柬埔寨進行第二次的My First Selfie計劃時,將拍攝對象定為老人,卻意外發現當地老人並不多,且年齡層大多介于50至60歲。因此,為了達成為300名老人拍照的目標,他與伙伴走過了好幾個村莊才順利完成任務。

當地物資缺乏,許多老人都不曾照相,也不曾擁有一張自己的肖像照。張嘉樵希望送一張個人照給當地人,能作為對他們的鼓勵,從而建立自信心。

集合首次造訪柬埔寨的經驗,張嘉樵二次造訪前,將水源和個人衛生也納入My First Selfie計劃的籌款目標,成功在當地建造了6口井及222個便攜式濾水器。「他們缺乏衛生知識,洗澡、洗衣等都在河邊,這樣會導致細菌待在身上。」為了改善村民的衛生狀況,他同時準備了肥皂、牙刷、牙膏等物品,教會他們如何照顧個人衛生。

「那裡有很多十二三歲的孩子連自己的文字都不會念。」張嘉樵透露,偏鄉家長看不到教育的重要性,且因當地教育系統不完善,導致許多上過學的孩子只會說不會讀。接下來,My First Selfie計劃會把教育也納入任務範圍內,希望能讓當地孩子們跟上社會的步伐。即便無法打破父輩當農夫的循環,也要他們當個有現代知識,懂得利用科技便利的農夫。

助孩子看見自我價值

2014年,張嘉樵與蘇芳穎到柬埔寨遊玩,熱愛拍攝的兩人請當地陪的柬埔寨朋友帶他們到處去拍照。某天,他們在某座山上等待拍攝日落時,張嘉樵拿起相機拍攝村裡的情況與小孩,他發現孩子們都喜歡在拍照后要求看照片。經過朋友的解釋,他才知道當地的孩子沒有看過自己的照片,對照相覺得好奇。

隔年,柬埔寨朋友再度經過同一個村莊時,遇到一名年老的出家人。該名老出家人表示,她臨終前的願望就是拍一張自己的個人照。于是,朋友將這起事故轉告張嘉樵,令他開始思考攝影的意義。「我從來沒想過拍照原來也是一件奢侈的事。」他感慨道,現代人拿起相機就拍,不喜歡就刪除,從來不覺得這是珍稀的東西。于是,張嘉樵與太太決定到發起這項計劃,重遊柬埔寨為沒有照片的人照相。

「許多人好奇,為何計劃的名稱是『My First Selfie』,而照片卻不是『Selfie』(自拍),而是一張『portrait』(肖像照)。」張嘉樵解釋,「Selfie」也指「自己的照片」,他以此命名除了反映出那是他們的第一張自己的照片,也是一種對照。「你看,拍照對生活在城市的我們來說,是一件平常事;對鄉村裡的人來說,拍照是非常珍貴的。」張嘉樵認為那是兩個世界,兩種不同的反應和面貌。

他還記得,當地人拿到照片時那種滿足和喜悅的樣子。「雖然我也經常幫客戶拍照,他們拿到作品時也是開心的,但那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開心。」他笑說,當地人給他一種拿到寶貝的感覺,大家都會將照片緊緊抱在懷裡不放。2017年二度造訪時,張嘉樵回到早前造訪的村子裡,其中一個孩子盯著他看了許久后,跑到屋裡將照片拿出來,讓他十分感動。「或許有人會說,只是一張照片罷了。但這張照片對他們來說意義重大,所以孩子才會在兩年后還記得曾經有一個人來到村子裡為他們照相。」

張嘉樵說,照相是對其生活的鼓勵,增添個人自信心,讓他們看到自己的價值。「他們之中很多人都是覺得自己這一輩子只能遵循父輩的工作繼續做下去,但我想讓他們看到自己的存在價值,讓他們對自己有信心。」他一直在尋找可以讓他們自我增值的方法,希望讓他們看到另一種可能。

再次去柬埔寨,張嘉樵回到曾經去過的村子,這個孩子盯著他許久后,跑到屋內將照片拿出來,表示他還記得張嘉樵曾經為他們拍照。

提供所需才是幫助

「其實我也想每年做,但2016年籌不到足夠的資金,所以沒去成。」張嘉樵無奈道,要將籌款帶到柬埔寨幫助當地人並不容易,尤其當地以美金為主要貨幣,使所需的數額變得更多。他直言,雖然自己今年的行程緊湊,但還是開放籌款,只要達到所需的籌款數額,就會安排時間到柬埔寨一趟。

張嘉樵在面子書專頁上為第二次My First Selfie計劃籌款時,獲得不少人的支持,甚至有外國人前來咨詢並進行捐款。據悉,有些人或非政府組織會透過面子書專頁上載的進展及分享瞭解詳情,並寫一封鼓勵的信給他們。凡事總有兩面,有贊也會有貶,曾有人質疑My First Selfie計劃為何要以照相為目標,而不進行其他更具實質意義的援助。「籌款時遇到這類不瞭解的人會比較困難一些,沒關係,這個世界總是會有不同的聲音。」對于不理解的人,他並不加以批評,只是認為人各有異,不能勉強人家接受。

由于地下水供應不足,一些村子即便有水井,也只能打到渾濁的泥水。My First Selfie計劃僱傭當地專人到村莊里建造水井,並為他們按上水泵,方便使用。

未來,My First Selfie計劃還是會將重點放在照相上,設立水井、送濾水器等是隨著拍照而來的「附加品」。「我們去拍照時不單只是拍照,還需要瞭解他們的狀況。」張嘉樵說,每每在網絡上看到貧困的人,自己都會設想他們會需要哪一方面的援助,但這些都不比親身到那裡觀察來得貼切。他舉例,自己探訪一戶住在森林裡的人家時,老人家每天都需要扛著菜步行很長一段距離才能離開森林,到城市裡賣菜。車子完全無法開到這座森林裡,因此張嘉樵隔天買來了一輛腳車送給這戶人家,希望能幫他們節省出入的時間,爭取賺更多生活費。「給他們所需要的,才是真正的幫助。」

「我們的力量有限,不知道哪裡還有需求。」My First Selfie計劃由張嘉樵與太太主導、身邊人幫忙,因此他強調這項計劃不僅限于在柬埔寨進行,只要有需要,其他國家或大馬本土皆可洽談。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嫻妃本來與世無爭,全心愛著皇帝,百般隱忍卻屢屢遭受皇帝忽視,后來因母親之死走上黑化之路。劇終之前她在魏瓔珞和皇帝面前說,「我最恨的人不是她,而是你──愛新覺羅弘歷,我好恨你!」

【兩性】痴戀到極致 為愛黑化

20日 • 10小时前

庫克一句話解釋 為何iPhone新機那麼貴

20日 • 16小时前

外傳為了滿足iPad Pro需求,iOS 12.1 Beta版將可能支援橫向Face ID解鎖功能。(圖取自MySmartPrice)

蘋果釋出iOS 12.1 Beta 程式碼洩密新款iPad Pro將支配這功能

19日 • 一天前

iOS 12系統正式開放 用戶們大贊快!

18日 • 2天前

【強人】提高法律維權醒覺 張玉珊力撐LGBTQ

18日 • 2天前

明開放升級! 蘋果iOS 12將快2倍

17日 • 3天前

溫德明曾在Instagram上感性寫道:「亞當今年16歲了,如果他是一個正常的孩子, 他會吵著要我教他如何開車,但我知道我永遠都不會有這個機會。」他說,無論一個自閉兒的表現是多么不尋常,請記得他的內心 深處其實和常人無異,他不是瘋子,也不是少一根筋,他只是和別人不一樣。(攝影:伍信隆)

【特寫】溫德明 為子望長命

17日 • 3天前

【特寫】葉雲定 白頭願送黑頭人

17日 • 3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