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視野】心理治療非有錢人專利 黃韻璇造福特殊兒
【心視野】心理治療非有錢人專利 黃韻璇造福特殊兒

【心視野】心理治療非有錢人專利 黃韻璇造福特殊兒

生活 / 心視野

最後更新 2018年06月16日 18时09分 • 報導:謝秀婷;攝影:徐慧美

黃韻璇(30歲)是馬來西亞國立大學醫療中心兒童發展中心的臨床心理治療師。畢業自國立大學臨床心理碩士學位,畢業后有私人診所向她招手,但是她最終還是選擇留守政府醫院,為華裔特殊兒童提供專業的服務。

孩子不開口說話,或動手打自己、用頭撞牆壁,出現情緒或行為失控的情況,是一個警鐘,說明孩子出了問題。隸屬國立大學醫療中心的兒童發展中心,會協助父母診斷或評定兒童狀況。當父母發現或懷疑孩子是特殊兒、成長或學習能力遲緩、或是出現情緒與行為偏差時,這裡是尋求幫助的正規管道。而黃韻璇就在該兒童發展中心擔任臨床心理師。

大醫院屬於「半政府」醫院,它與政府醫院的共同點就是廉宜和病人很多,但是整所醫院只有5位臨床心理治療師,很多個案遞交了轉介信以後,也要排期至少一年才見得到醫生。可想而知,其肩負的工作有多重。

兒童發展中心的個案諮商室是由黃韻璇親手裝飾的,打造出溫馨的空 間。圖為她為壁畫上色。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朝九晚九 無私付出獲認可

黃韻璇說,當初取得碩士學位之後,剛好國大醫院開缺,同一時間也有私人機構招攬她,但是她最終選擇了留守在國大醫院。國大醫院的工資與私人機構差了一大截,工時也很長,雖然醫院的下班時間是傍晚5時,但她幾乎從未準時離開,上班時間都用來接看個案,下班後才能專心寫病錄報告,踏出醫院通常已經晚上9時。她的付出有所回報,上個月,她獲得UKM頒發「優秀服務獎」,肯定並認可了她的付出。

黃韻璇是兒童發展中心里唯一會說中文的臨床心理治療師。特殊兒的診斷,需要長時間的觀察,也需要父母的配合,若父母與治療師在語言上有隔閡,就會成為協助特殊兒的絆腳石。她分享一個個案,「那個孩子會把自己打到流血,我的同事負責了很久,可是始終沒有進展,她能做的都做完了,後來轉介給我,我們才發現語言是很大的原因,後來那個孩子的情況也有所改善。」

很多父母認為臨床心理治療師是萬能的,「孩子來看我們就會好,然而怎麼定義『好了』呢?唐氏症的孩子還是唐氏症,不會來到這裡就醫好了。我們能做的就是診斷評估,並且改善兒童的情緒和行為問題而已。」

不論自閉症、阿斯伯格症、學習障礙、唐氏兒以至各種特殊兒,臨床心理治療師是這些求助個案的窗口,需進行評估與診斷后,將個案按程度轉介至相關的醫生。

私人機構的臨床心理師,一次的收費從250令吉起,並非個個父母都可以負擔,然而黃韻璇說:「看臨床心理治療師並不是有錢人的專利。」她也曾在自我生活保障與助人事業之間拉扯掙扎過,但最後還是無法對一般病人的需求視而不見。「若說沒掙扎是騙人的,但是要是政府醫院有我可以效勞的地方,我會願意去做。」

她說,這份工作很辛苦,除了工作量吃重,還要背負著個案的負能量,鑑於保護個案的隱私,又不能隨便透露出去。當她感到疲累的時候,院內的兩個學姐扮演著督導的角色,為她指點迷津,讓她又有撐下去的動力。

黃韻璇在沙巴伊麗莎白女皇醫院向與會者講解臨床心理知識。

幼時曾感自身多餘 受開導活出自己

小時候,黃韻璇的父母忙於工作,留給孩子們的時間少之又少,很多時候一整天都不見蹤影,連要跟他們說話,都要靠寫字條。

黃韻璇在家中排行第二,上有姐姐,下有一個弟弟和妹妹,可說是尷尬的「夾心餅」。也因此,當時的她內心總覺得自己就像沒有人管的雜草自由發展。她內心渴望得到父母的愛與關心,無奈父母平日工作太忙,分給她的時間太少。再加上黃韻璇的大姐長得漂亮、學業成績也優異,她從小活在大姐光環的陰影下,使她更加自卑得抬不起頭。「除了爸爸覺得我漂亮,其他人都覺得我姐姐長那麼好看,怎麼我長成這樣子。」大人們總愛把她們姐妹擺在一起比較,很多無心的言語,卻讓幼小的她感到很受傷。「以前我會覺得自己在這個家里是多餘的,好像爸媽有沒有我也無所謂。」

黃韻璇深受病人愛戴,這是病人送給她的感謝蛋糕。

沒有天生的壞小孩

在念小學三年級的那一年,黃韻璇的父母在朋友的建議下,開始帶他們上教會,「媽媽那時候覺得在教會可以學英文。」她在教會的生活里得到了牧師和牧師娘的關懷,才慢慢擺脫陰影,真正活出自己。

黃韻璇分享,自己小時候會故意遲回家,想藉以引起父母的關注,「但是我爸媽也從沒發現我遲回家。」後來在牧師與牧師娘的正確引導下,才學會不需要透過這樣的方式得到愛,也因此,她開始在教會擔任兒童事工和青少年事工,「我看到社區很多孩子跟我以前一樣,身邊缺少關懷與陪伴。」她投入參與很多教會的活動,與孩子們相依相伴一同成長,「如果不是這些孩子,我很可能會誤入歧途。」

身為過來人,黃韻璇堅信沒有一個孩子天生是壞的,「如果有人相信你、陪伴你,你的人生會不一樣。」受過傷的人,對於別人的傷也特別有同理心,她說自己很幸運,被拉了一把沒有誤入歧途,因此她也立志以助人為志業,「以前我以為只有臨床心理治療師才能幫到人,就跑去讀這一科,現在才知道社工、輔導師也可以幫到人。」

黃韻璇在週末不時給予公益講座,提高大眾對心理衛生的認識。

不及回報父愛

黃韻璇說,在這條路上,她最大的靠山是爸爸,「很多人以為臨床心理治療師賺很多錢,其實我領的薪水只夠過活而已。很多人問我,為什麼不出來私人界,但是爸爸都跟我說,選擇自己喜愛的工作就好。」

她續道,「我很累的時候,他會跟我說,累了就休息,沒關係。就算多窮都好,我知道爸爸一定會在。」但是在背後無條件支持她的靠山,上個月倒下了。黃爸爸在修葺家里的屋頂時,意外墜下過世,「我最遺憾的就是來不及帶爸爸去旅行。」豆大的眼淚不聽使喚地一顆一顆滑出眼眶。

在爸爸離世之前,黃韻璇計劃著出國深造,只是意外來得太突然,至於未來怎麼走,她還沒理出一個頭緒來,她眨了眨泛紅的雙眼,「我還在處理著心裏的哀痛…」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文學傳燈】文字有聲——伊藤樹文學筆談

22日 • 2小时前

若回美生產iPhone 華爾街日報:蘋果恐失霸主地位

21日 • 18小时前

嫻妃本來與世無爭,全心愛著皇帝,百般隱忍卻屢屢遭受皇帝忽視,后來因母親之死走上黑化之路。劇終之前她在魏瓔珞和皇帝面前說,「我最恨的人不是她,而是你──愛新覺羅弘歷,我好恨你!」

【兩性】痴戀到極致 為愛黑化

20日 • 一天前

庫克一句話解釋 為何iPhone新機那麼貴

20日 • 2天前

外傳為了滿足iPad Pro需求,iOS 12.1 Beta版將可能支援橫向Face ID解鎖功能。(圖取自MySmartPrice)

蘋果釋出iOS 12.1 Beta 程式碼洩密新款iPad Pro將支配這功能

19日 • 2天前

iOS 12系統正式開放 用戶們大贊快!

18日 • 3天前

【強人】提高法律維權醒覺 張玉珊力撐LGBTQ

18日 • 4天前

明開放升級! 蘋果iOS 12將快2倍

17日 • 4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