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華的3條道路
馬華的3條道路

馬華的3條道路

評論 / 名家

最後更新 2018年07月10日 22时39分 • 評論: 潘君勝 • 君子之言

馬華即將舉行黨選,支會支團及支會婦女組三機構在今年7月中旬舉行,這是國陣敗選失去中央政權後,繼巫統後舉行黨選的第二個成員黨。儘管國陣友黨在希望聯盟上台後紛紛退出國陣,但是馬華迄今還是國陣的一員。

雖然,馬華不再屬於執政黨,僅剩下1國2州議席,不過,2名州議員的選區都在國陣執政州,而玻璃市州的議員還被委為州行政議員,所以,當馬華黨內人士紛紛籲請馬華中委會召開會議退出國陣時,馬華和巫統兩黨之間,與國陣過去及現時糾纏著各種錯綜複雜關係,即使許多馬華領袖有意離開國陣,也不可倉促作出決定。

所以,最明智的是,這些多年來與巫統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一切有待馬華舉行黨選後,交由新的中央代表決定。

馬華新領導層包括支會、區會、州聯委會及中委會領導人面孔是否有所更變?是脫胎換骨抑或老態龍鍾、一成不變?馬華是否還有希望?是否能捲土重來?這要觀看現任領導人的心態,尤其是曾經一連三屆領軍出戰的元老諸侯,是否會主動讓路,給更有衝勁的新人接班。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若然一切依舊,馬華還是舊瓶裝舊酒,黨組織不能去蕪存菁,馬華不但不能贏回95%已情歸希望聯盟的華社支持,僅存區區5%的馬華支持者,也會逐漸失去。

重啟聯盟三黨機制

已一敗再敗的馬華公會,只剩下5%支持者支持的一個衰退中的政黨,馬華根本沒有內鬥本錢。若然元老級地方諸侯不肯讓路,黨外人士看不到馬華還有任何浴火重生機會。黨外人士分析,擺在眼前,馬華只有3條道路可走。

一,繼續留在國陣,和巫統、國大黨及可有可無的人民進步黨患難與共。但是巫統新領導層換湯不換藥,仍然是在舊瓶裝舊酒,黨領導層中包括新黨魁阿末扎希,被反貪會傳召協助調查一些涉及錢財的事件。前黨魁暨前首相納吉,又因涉及一馬公司醜聞,日前還被控4項罪狀而擇日審訊。

巫統前黨魁及新任黨魁的負面訊息,已嚴重打擊巫統形象,如果馬華仍是要和巫統綑綁一起,馬來選票已四分五裂,95%華裔選民繼續力挺希盟,馬華根本翻身乏力。

其二,重啟聯盟三黨結盟機制,即由巫統、馬華及國大黨分別代表國內三大族群,捍衛三大主要族群權益。但是由國陣大家庭縮小到恢復聯盟時代,這個從上世紀五十年代至七十年的舊政治產物,是否再適合當前風雷激盪、瞬息萬變並以人民為主的新時代?

舊聯盟體制可否捲土重來而贏得政權?如果不適合這個大時代而被不斷求變的國人所拒絕,馬華最終打回原形,從捍衛族群政治權益變回照顧族群社會福利,馬華不進反退。

希盟分合是契機

其三,馬華考慮與退出國陣的民政黨和砂拉越的人聯黨從合作進而合併,成為一個多元種族聯盟並肩作戰。黨員雖然以華裔社群佔多,但是三黨合一後,政治力量可全面加強。進而可攻,退則可守。然而,三黨合一,這必須經過多層次討論,三黨都須抱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精神,才能在弱肉強食的政壇上,擁有立足之地。

馬華的未來定位,是繼續走單元種族路線,仍然情牽國陣讓巫統一黨獨大?抑或重回到舊聯盟時代,與巫統、國大黨領袖重新舉行政治協約再打江山?又或者排除萬難與民政、人聯黨合作或結盟甚至合併而獨樹一幟?或者離開國陣而孤軍作戰?但是,失去95%華裔支持後,馬華還可孤軍奮戰嗎?這一連串問號,都是新領導層必須面對的問題,以及作出明智的決定。

政壇上,雖說敗軍之將,不可言勇。但是勝敗乃兵家常事,馬華失敗後,並不是政治末路,馬華還有許多的選擇。正所謂知錯能改,今後一切若都是以民意為依歸,馬華還可捲土重來。因為希望聯盟四黨結合後,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四黨合作程度及精神尚有待時間考驗。

希盟四黨合則強,短期內,馬華難有翻身機會。四黨分則弱,尤其是公正黨與行動黨之間的政治權益及分享政府資源爭執互不讓步,甚至會互相猜疑及同床異夢,如果希盟成員各懷鬼胎,馬華就有收復失地機會。

如果說馬華這次黨選,選出了一個充滿干勁的團隊,就可扭轉乾坤贏回民心,那是言之過早。但是,選對了人,行對了方向,讓新一批領導人重新出發,肩負重組馬華、整頓馬華的重任,最少可團結黨內的一百萬黨員,留住黨員們的心,今後不會再把票投給希盟。

潘君勝

潘君勝
時事評論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從巫伊聯盟看扎希應對

21日 • 約4小时前

火箭別讓華社太沉重!

21日 • 約4小时前

一起繞著柱子團團轉

21日 • 約4小时前

圖取自互聯網

瑞典政局的警示

21日 • 約4小时前

巫統還有多少政治青蛙?

21日 • 約4小时前

若全球經濟危機未爆發

21日 • 約4小时前

巫統退黨潮初觀

20日 • 一天前

示意圖

失衡的國民教育

20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