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唱誦文學譜佳話 愛韻合唱團音樂賞析會《詩與歌的對話》
2017年,愛韻合唱團代表馬來西亞遠赴西班牙參與甘多尼格洛國際音樂節的合唱比賽,這是合唱團第一次獲得歐洲合唱賽的參賽權,也是第一次有大馬隊伍踏上這個國際舞臺。雖說與獎項擦肩,但音樂節期間,團員們到各個城鄉踩街歡唱,所演唱的馬來民謠深受當地民眾讚賞。
【新鮮事】唱誦文學譜佳話 愛韻合唱團音樂賞析會《詩與歌的對話》

【新鮮事】唱誦文學譜佳話 愛韻合唱團音樂賞析會《詩與歌的對話》

生活 / 新鮮事

最後更新 2018年07月21日 19时18分 • 報導:劉思敏;攝影:徐慧美

古往今來,有不少流傳極廣的曲調來自詩詞,隨手拈來就有蘇軾的《水調歌頭》、李煜的《虞美人》,文學和音樂本是息息相關,愛韻合唱團(La Voce Choir)為推廣兩种藝術的美妙交融,即將在來臨8月舉辦一場《詩與歌的對話》,用歌曲詮釋中國經典名著《紅樓夢》及余光中、林海音等現代詩人的詩詞作品。

「歌詞是文學嗎?」自2016年流行歌手卜狄倫(Bob Dylan)奪下諾貝爾文學獎以來便被廣泛討論,各界聲音不一,但反過來問「文學能成歌嗎?」,答案卻是肯定的。《詩與歌的對話》分為《星垂下的吟唱》和《說唱紅樓》兩場演出,前者唱誦李叔同、徐志摩、林徽因、余光中、蔣勳、林海音、張曼娟的作品,后者則由本地頂尖花腔女高音陳家儀擔綱,演唱由中國著名作曲家王立平為1987版電視劇《紅樓夢》編寫的經典曲目。

屆時,除了演出,也請來本地作曲家梁學賢及現任臺灣大學中文係暨臺灣文學所教授洪淑苓為詩詞做現場賞析,臺灣中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教授江寶釵則為《紅樓夢》做闡釋。這樣的音樂與文學跨界,在本地相對少見,說到緣起,愛韻合唱團創辦人兼合唱團指揮家陳惠群透露:「我們決定辦文學系列的音樂會后,請大將出版社推薦,由此結識了馬來亞大學中文係主任潘碧華,知道有一批臺灣的教授過來參與馬大文學雙周,正好我們合唱團唱的許多曲子都是臺灣作品,由此牽成了線。」她補充,跨界合作的念頭早在兩年前合唱團慶祝10周年時就已萌生,惟當時時機未成熟。

首次和愛韻合唱團合作的梁學賢(中)指:「這次的演出是一個冒險,是大膽的嘗試,但也是專業的嘗試。我們選擇小一點的場地,著重精致音樂的表現,呈獻人聲的美感。」左起陳惠群及陳家儀。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文學編曲具挑戰性

值得一提的是,梁學賢除了擔任賞析部分的講者,也為《星垂下的吟唱》全11首演出作品的其中一首譜了曲——林徽因對徐志摩《偶然》的應答之作《仍然》。表演以張曼卷的《月光箋》為序,透過11首詩詞化成的歌曲,展開一個似有連貫的故事。梁學賢指:「為詩詞譜曲,就是用音樂的角度為句子做安排,看是要讓句子重復、兩段以后章節重復或是歌詞重復但音樂有所變化。」某程度上,作曲是一種「無中生有」的技巧,他坦承,白話文的詩詞,文字看起來漂亮,但譜上曲唱出來卻有可能感覺彆扭,有一定的挑戰性。

一般自認不懂音樂或不懂文學的人,會自然而然地對這類型演出卻步,他笑指,認為這樣的演出曲高和寡是一種誤解,「其實都是一些我們聽過的詩詞,而且曲目也並非首演,有趣的地方在于每一個表演團體都有自己的風格,所以是舊曲新唱,音樂被再創造,被重新演繹。」陳惠群也稱,希望透過這樣的跨界,讓觀眾不再局限于喜歡音樂的人,「希望文學界的人也來,希望將來我們有機會和本地詩人和作曲家合作,唱本地的作品。」她透露,早前排練時錄了一小段《葬花吟》(林黛玉所吟誦的一首古体詩)發給潘碧華,對方聽了給予好評,即刻與她達成協議,說「文學以后也要和音樂合作了。」

先領會再演繹

音樂會期許能同時推廣音樂與文學,陳惠群認為,這樣的演出對觀眾有一定的衝擊與影響之餘,對合唱團團員也是很好的學習,她也特別安排老師事先給團員們上課。「作曲家因為時代背景不同等各種因素,手法存在差異,我們和團員分享時,強調唱不同的詩詞,情感上會有所不同,要求的聲音特質也不一樣。」

合唱團團員出演《星垂下的吟唱》,也在陳家儀的《說唱紅樓》裏有一首合唱曲,陳家儀作為愛韻合唱團的聲樂指導,對于聲音的掌握提出她的看法,「音樂本身就是情感的變化,樂器是外在,聲樂是人體,音樂會隨著情緒轉變,咬字的力度、音量都是不一樣的。」她不諱言:「我帶合唱團,孩子說他做不到,你若沒有過體會,無法從情感上思考,怎麼可能做得到?所以我們得帶領他們理解詩詞裏的情感,他們的經歷未必和詩詞裏描述的一樣,但可以試著用自身經歷去揣摩,比方說透過探問『你有暗戀的人嗎』或是『身邊有朋友在暗戀人嗎』,激發他們把那種感受盡可能地唱出來。」

梁學賢附和道:「現代孩子的表達方式是很直接的,但以余光中的詩詞為例,不能『太多』,不能顯得濫情,這對他們來說有困難,得一直給他們講解時代背景和那時候的音樂。」陳惠群提到林徽因對梁思成說過一句話「答案很長,我得用一生來回答你。」,這句話十幾歲的孩子未必能理解,但透過這次的演出,他們必須試著去思考,文字的交流由此開始,思維情感的成熟度能快速提升。

中西混搭風 名作新演繹

陳家儀雖在中國受聲樂教育,但學的是西式花腔,這一次演出用上京劇的咬字方式,可說是和她原本所學背道而馳,這對一個聲樂家而言,是一項極大的冒險。花時一年多準備,她對《紅樓夢》有獨到的領悟,至于鑽研這部名著的契機始于去年一次在中國1987版《紅樓夢》作曲家王立平的面前演唱他的幾首作品,「海外華人唱這些歌,他覺得很新奇,而且是採用與他不同的角度和手段。他表達了欣賞和鼓勵,促使我鑽研曲目裏那些我還沒唱過的歌。」陳家儀把西方音樂表演手段裏的概念大膽地用在中國民族唱法裏,在《說唱紅樓》裏會以西方樂器鋼琴來呈現中國風味,她說:「是campur(混搭)的風格,對我來說,有挑戰性。」

文學大師白先勇把《紅樓夢》奉為第一天書,蔣勳也說讀它千遍也不厭倦,一般人站在門外看《紅樓夢》,覺得它是一部女人戲,陳家儀說自己真正地接觸后,有了不同的看法。「紅樓夢說的是古代封建家庭裏女人的生活情況,透過她們的生活,我們看見階級觀念造成的生活面貌,這一點即便是現在,還是能起共鳴。現代的許多狀況早在清朝時就被曹雪芹先生寫進作品裡。」她指,《紅樓夢》是曹雪芹的情感表現,而林黛玉的形象呈現的亦是他本人的情操,「我以現代女性的視角去理解,也參考並認同文學家的分析。林黛玉很有自己,和薛寶釵的賢慧規矩全然不同,儼然不屬于那個年代,這是作者心情的投射,讓林黛玉葬花后離世,他認為葬的是他自己,以現代角度來看,林黛玉的離開讓人領悟到她才是最有價值的。」

陳家儀為這次演出準備了10首曲子,並在排列上徵求賞析嘉賓,臺灣文學教授的意見,「我沒有跟著故事情節排曲目,而是按照我對作者的情操理解做安排。關于這一點,老師抱持相當開放的態度,畢竟在臺灣有更多的機會做類似的跨界,他們的文化背景更能接受這樣的藝術交融。」值得一提的是,陳家儀屆時演繹的眾多《紅樓夢》角色裏,並無薛寶釵,但偏偏負責帶領觀眾賞析的教授名叫江寶釵,讓她不禁笑稱:「寶釵最終還是來了。」

【通訊站】

時間:8月18日(星期六)下午2時30分《星垂下的吟唱》;晚上8時《說唱紅樓》

地點:思特雅大學(UCSI)Block G, Recital Hall

電話:016-2188296(Shu Wei);011-15012462(Ashley)

門票:《星垂下的吟唱》:50令吉、80令吉(買10送2);《說唱紅樓》:80令吉、100令吉(買10送2)、120令吉;套票優惠:1張《星垂下的吟唱》80令吉+1張《說唱紅樓》100令吉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面子書Instagram大當機!

20日 • 一天前

Camdy Send Gift的幕后團隊,左起為徐慶鑫、 廖進業、哈邁德扎法爾(Ahmed Zafar)和林儀婷。

【極客】Camdy送禮心意 即時傳達

20日 • 一天前

葉強明是周迅的御用彩妝師。

【強人】時尚彩妝師葉強明 玩美不完美

20日 • 一天前

用戶不滿價格 馬電訊被投訴最多

19日 • 2天前

搶修電纜 馬電訊網絡復常

19日 • 2天前

寬頻服務受影響 馬電訊:MRT和大道工程切斷光纖

19日 • 2天前

【特寫】再見青蔥印記 校友千里返校

19日 • 2天前

福隆港早年沒有國小,只有華小和泰米爾小學,因此福隆港華小的學生超過60%是巫裔,三族學生打成 一片並不稀奇。如今泰米爾小學也只剩下最后兩名 學生,若再無新生入學,最終也將關閉。而福隆港 華小確定搬遷往位于仁嘉隆和哥打哥文寧邊界的麗陽安曼(Tropicana Aman),預計在2020年啟用。

【特寫】母校最后一名學生畢業 葉明興回流福隆港

19日 • 2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