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賴明珠訪馬談村上 譯心譯意不打擾
賴明珠之村上春樹讀者分享會。(攝影:徐慧美)
【新鮮事】賴明珠訪馬談村上 譯心譯意不打擾

【新鮮事】賴明珠訪馬談村上 譯心譯意不打擾

生活 / 新鮮事

最後更新 2018年08月2日 15时08分 • 報導:謝秀婷

「村上春樹」,早已超越人名含義。這位日本知名作家筆下的主人公,總有一絲孤獨,卻活得有趣又浪漫,擄獲粉絲無數。作為村上作品中譯第一人,賴明珠從台灣來馬,于「住在村上春樹裡的讀者:村上春樹讀者交流會」與村上迷零距離交流。這裡整合席間的問答,讓你細品賴明珠口中的村上春樹。

Q:我經營出版社,想知道村上春樹在台灣的銷售情況,哪一本作品最暢銷?

A:我聽說最暢銷的是《遇見100%的女孩》以及《挪威的森林》。我在1985年開始翻譯《聽風的歌》。那時候我聯絡出版社,我把書翻譯出來後,等了快半年,出版社才決定出版,但是那時候主編建議我再翻譯他的另一本書,因為讀者沒看過這作者的名字,後來我又翻譯了《遇見100%的女孩》,這本書在日本的原名是《看袋鼠的好日子》,但是出版社很擔心會賣不好,所以主編想說用一個特別的書名,就用了《遇見100%的女孩》當書名,再配合《1973年的彈珠玩具》先推出來試溫水。

1986年,村上春樹的書開始在台灣的時報出版第一次出版,那時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銷情很慢,直至過了1年8個月,才出版《聽風的歌》。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一開始,我是在台灣一本雜誌《新書月刊》推薦村上春樹的作品,不久後那本雜誌社就關門了,幸好當時的總編輯去了時報出版當總編輯,後來才促成了出版村上春樹的書。後來我又幫《日本文摘》翻譯一篇介紹村上春樹的書,我幫他們翻了另外一篇短篇,我沒想到後來村上春樹在日本推出《挪威的森林》,非常暢銷,從那時候,村上春樹的書才在台灣逐漸受歡迎。

畫家陳寶川是村上迷,他現場速寫下交流會現況,讓賴明珠驚艷不已。(攝影:徐慧美)

Q:村上春樹被譽為「80年代的文學旗手」,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主意?

A:日本雜誌介紹他的時候,曾經用過這樣的標題,表示說他的文字很新,是當代的一個新星,算是很推崇他。

Q:據我所知,村上春樹在日本文壇向來蠻具爭議性,有很多人不太接受他,現在跟早期的情況有差別嗎?

A:他一直在打破日本文學的傳統,所以比較權威的文人,或是文學獎的評審,反正就是上一代觀念比較保守的人會批評他,但是年輕人非常喜歡他。他的作品,在純文化與大眾文學的界線非常模糊,以前的純文學的受眾少,只有高知識份子才讀,一般人讀不下去,但是他的文章,一般讀者很容易接受。

現在他的文章被其他國家,翻譯成很多不同的語言,也聽說他被英國的博彩業猜測他會得諾貝爾文學獎,所以現在日本更多人肯定他,對他的反對聲浪也少了。日本曾入侵韓國,韓國人不看日本書,中國人也一樣,可是現在年輕一代都非常喜歡他的作品,韓國和中國反而是最暢銷的地區。

Q:村上春樹的書在馬來西亞的標價比一般的書貴,是不是村上春書收的版權特別高?您的翻譯費會不會也隨之增漲?

A:早期出版社擔心賣不出去,後來他越來越受歡迎,其他出版社也找他談版權,簽約費隨之提高,書自然也賣得比較貴。當初,出版社讓我選擇,領稿費還是版稅,我覺得當初是我主動向出版社推薦村上春樹,不管賣的好不好,我打算做長期的經營,所以我選擇版稅的方式,並沒有將版權賣斷,如果他的書賣得好,我還是可以收到版稅。

Q:您翻譯村上的作品那麼多年,在這個過程中最得心應手的是哪些作品,而且您也找到村上春樹的中文腔調,在尋找的過程中有沒有難度/瓶頸?

A:我在翻譯他的作品時,感覺他的文筆真的很不一樣,我必須很小心地把他不一樣的地方表現出來,不要遺漏,比如說他喜歡用阿拉伯數字,我就不要改成漢字,這也是一種味道。他也用很多外來語,是他文章的一大特色,一般日本人不會用到這麼大量的外來語,這文章讀起來就會比較洋派,他文章的味道在中文翻譯時被保留下來了。然而,外來語的翻譯也可以有不同的選擇,既可以變成中文,也可以保留英文,我選擇把英文鑲在中文里,感覺很跳,一看就很不一樣。所以在翻譯的時候,我會儘量保留作者的特色。再來就是文法結構,他以日文書寫,但是他用的不是一般日文的行文,有人批評他的日文是不像日文的日文,我在開始翻譯他的書的時候,也儘可能找各種資料先研究他,了解他。

我也會在意自己翻的好不好,所以我會重復的讀個好幾遍,重復讀的最多的是《遇見100%的女孩》和《1973年的彈珠玩具》,一方面是文字很特別,另一方面是他的構想很特別,描寫的方式非常可愛、有創意。後來他比較重視故事的發展,文章也越寫越長,我很喜歡《世界末日》,但不一定會重讀很多遍,我經常重讀的是《爵士群像》,我很佩服他描述人物的方式,每個音樂家的個性、優缺點、人性等等,都描寫的非常好。

Q:村上春樹的版權也有賣去中國,這無形中形成競爭關係,誰翻的比較好、比較快。請問出版社有給你一個時限嗎?

A:他們沒有給我時限,不過由於每年定時都有書展的關係,他們會希望在書展前印刷出來,或是寒暑假的檔期,他們也會希望我翻快一點。我堅持一定要做最後的校對,因為我會不放心有沒有錯字,或是編輯有沒有把我的格式改掉。

Q:您會擔心村上春樹把全球中文版權只賣給中國嗎?

A:我想他們也了解中國和台灣的環境不太一樣,讀者的偏好也不一樣。雖然村上春樹看不懂中文,但是他的經紀人會中文,可能也會跟他分析整個情況。

Q:村上春樹寫人於人之間的感情的筆觸很輕,反而著重在描寫自己的想像空間,這種感覺跟現代都市人非常的接近,這是我覺得他為何打動人的原因,您是不是也認同這樣的看法?

A:這跟評論家川本三郎的看法一致,我第一次介紹村上春樹時,也看了川本三郎的《都市的感受性》,他在這本書里有三章介紹了村上春樹跟村上龍,他認為他們現在最能夠表現當代都市感覺的作家。另外,村上春樹在大學時參加過學運,給他那一代的人很大的挫折,這些經歷也都反映在他的作品里,他說《挪威的森林》是百分之百的戀愛小說,我倒不覺得,反而他在描寫三角關係帶有一點哲學味道。

Q:以前我很羨幕村上春樹書里的主角,經常都是離婚的,然後很多女人愛上他。請問一下,村上春樹的婚姻情況?

A:據我所知,他的婚姻情況非常單調,他在大一的時候,認識了坐在他旁邊的同學,當時他們各別有男女朋友,後來天天在一起就漸漸熟悉了,他大學還沒畢業就結婚了,大學唸了7年才畢業。他們倆結婚之後,一直保持很穩定的關係,他每次寫了一些什麼,他的太太都是第一個讀者,給他意見。他的太太等於是他的秘書,也是事業的夥伴。餐廳的工作也由兩個人一起分擔,他很尊重太太,他太太喜歡吃中餐,他卻不太喜歡,這大概是兩人最不和諧的地方,其他方面也都相安無事。我覺得他應該不會離婚,而且也不會去戀愛,他把這些都寄託在書里,而不是現實生活里。

Q:你可以聊聊對村上春樹的印象嗎?

A:我見過他兩次,那是在翻譯他的書多年以後的事。從一些報導上,我知道他不喜歡上電視,也不太接受媒體的採訪,所以我也儘量不去打擾他。他給我的第一印象很隨合,他不會過分親切,也不會對人很冷淡,感覺有點害羞,不會很多話,跟他在文章裡面提到的「我」很像,他跟他的文章很像,他的文章也跟他本人很像。第二次跟他碰面,他有提到現在寫作更能收放自如,對文筆的掌握度更高了。

Q:我覺得村上春樹是可以陪著讀者年齡成長的一個作家。他的新作品,還會有年輕人會喜歡嗎?

A:我並沒有深入的研究這個問題,但是他在日本的讀者群確實跨越了年齡層,很多年輕人從爸媽的書架上看到他的書,然後也成為了村上迷,這種情況也很多。以前的作者所寫的東西會隨著年齡的變化,他們的讀者也會隨作家變老,村上的情況很特殊,他的作品還是很受年輕人歡迎。他的每一本作品,都會吸引到新的讀者,他自己也感到奇怪。

最近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將村上春樹的新小說《刺殺騎士團長》列為二類不雅,在全港書市被包封並加警告語,引起文化界譁然。

Q:村上春樹在書裡大量使用著重號,看久了有些擾人,不知道您有甚麼看法?

A:這是很多讀者的疑問,他們問我,是不是我自己加上去的,其實不是喔!至於,他為什麼在那個地方加著重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可能怕你在打瞌睡吧,不過有時候真的希望你注意一下。

Q:您翻譯過村上春樹那麼多的作品,你覺得他在追尋什麼東西嗎?

A:我也不知道,我想他自己可能也不太知道,就像他長篇小說《舞·舞· 舞》裡面說的,你不用管有甚麼意義,人生本來就沒有什麼意義, 但是你還是要一直不斷向前跑,不要停,我們每天還是照吃三頓飯,到底有甚麼意義?好好工作、好好睡覺,就好。

Q:這也是村上春樹在諾貝爾獎吃虧的地方,就是他的作品要表達的意義何在,這同時也是文學界對村上春樹稍有偏見的重要的因素。

A:我想他並不會很在意,但說完全不在意是假的,至少他覺得諾貝爾獎是值得尊敬的獎項,如果頒給他,他當然很高興,但他也說過,讀者是他最大的獎,這句話也是真的。如果重看《聽風的歌》,大概也看得出來他想寫文章的心情,但他說過,寫文章最重要的不是感性,而是尺度,對待事情的基準。他要像《聽風的歌》里的哈德費爾一樣戰鬥,可是最後他從帝國大廈跳下去時說了一句:可惜他到最後還是沒有掌握到,他是為什麼而戰鬥。我想,村上春樹也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戰鬥,可是他沒有停止戰鬥。

他在《迴轉木馬的終端》說過,無論你怎麼戰鬥,旋轉木馬還是在轉圈圈,所以說凡事別太較勁,但是別停止戰鬥。也許他早就看透了,但是他還是要繼續努力。他就是把自己當作雞蛋,與高牆戰鬥,他覺得日本有些體制與權威,應該要改革,可能不具體的一件事,而是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事情。

Q:我們在村上春樹的作品,看到消極或悲觀的元素,好像孤獨、不得不到一個地方去,很宿命性的感覺。那種都市人的寂寞,共鳴到很多人。也許,他在追求的是佛法中的「空性」?

A:我覺得他很早以前就看透了「空」字。聽說他的祖父是寺廟的住持,他的爸爸是日文老師,另一身分可能是個和尚。如果他繼承衣缽,應該也是當一個和尚,不過他拒絕了。雖然選擇當小說家,但是精神層面像一個苦行僧,他到希臘、土耳其旅行的時候,他都去看修道院,或到邊境看看。他在《1Q84》提到《平家物語》,事實上就是佛教空的思想。

Q:你的文筆那麼好,有想過自己寫小說嗎?

A:很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但是我覺得自己還是心甘情願的當個譯者就好,因為我無法寫得比村上春樹更好,寫小說需要更多的想法,他的用字非常特別,他可以把感受和想法表達清楚,他並沒有直說,而是用一些比喻,然而切入的角度非常不一樣,他非常有眼光,而且掌握得非常好,而我在翻譯他的文字時,抒發了我想寫東西的慾望,這樣就足夠了。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123Bake Studio環境明亮舒適,不少家庭、情侶、姐妹淘都會來這邊,穿上圍裙,一起體驗烘焙的樂趣。

【新鮮事】興之所至 動手做甜點 123Bake Studio

23日 • 4小时前

全球首例! iPhone Xs Max屏幕出現綠線

22日 • 約13小时前

【文學傳燈】文字有聲——伊藤樹文學筆談

22日 • 一天前

若回美生產iPhone 華爾街日報:蘋果恐失霸主地位

21日 • 一天前

嫻妃本來與世無爭,全心愛著皇帝,百般隱忍卻屢屢遭受皇帝忽視,后來因母親之死走上黑化之路。劇終之前她在魏瓔珞和皇帝面前說,「我最恨的人不是她,而是你──愛新覺羅弘歷,我好恨你!」

【兩性】痴戀到極致 為愛黑化

20日 • 2天前

庫克一句話解釋 為何iPhone新機那麼貴

20日 • 3天前

外傳為了滿足iPad Pro需求,iOS 12.1 Beta版將可能支援橫向Face ID解鎖功能。(圖取自MySmartPrice)

蘋果釋出iOS 12.1 Beta 程式碼洩密新款iPad Pro將支配這功能

19日 • 3天前

iOS 12系統正式開放 用戶們大贊快!

18日 • 4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