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陣名存實亡?
國陣名存實亡?

國陣名存實亡?

評論 / 名家

最後更新 2018年08月16日 17时59分 • 評論: 潘君勝 • 君子之言

國陣是否名存實亡?抑或陷入冬眠?又或是否解散而以一個新的政治聯盟取而代之?對大多數國人來說,這都不重要。因為國陣在509的大選中慘敗後,從原來的13個成員的大家庭,只剩下區區5個成員。

5月9日舉行的第14屆大選,擁有13個成員黨的國陣首次失去中央政權。在全國222個國會議席中,僅獲得79席,首相納吉下台後,不久宣佈辭去巫統主席暨國陣主席兩職,巫統署理主席阿末扎希出任巫統代主席暨國陣主席。然而,納吉引咎辭職對已創立45年的國陣基業毫無幫助,現實的是樹倒猢猻散。

擁有13個成員黨包括東馬沙巴州4個、砂拉越4個在內而叱吒大馬政壇的國陣大家庭,內部組織竟然脆弱不堪,國陣倒台後還不夠60天,可以共享樂而不可共患難的東馬沙砂兩州成員黨,率先宣佈退出國陣,不久,西馬民政黨也離開國陣。

兵敗如山倒後的國陣,僅留下5個政黨,即巫統、馬華、國大黨、人民進步黨和沙巴人民團結黨,彷彿重新返回1957年大馬獨立時的聯盟時代。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續自大將失去明天

國陣內的巫統、馬華和國大黨,分別代表國內3大族群:巫、華、印,這樣的政治結構,可有效代表全民嗎?國陣又能否贏得其他族群特別是東馬擁有32個不同種族而以卡達山、杜順、巴瑤、毛律為主的沙巴州,及擁有27個不同種族而以伊班、比達友、馬蘭諾為主的砂拉越州人民的支持嗎?

曾風光45年的國陣,一旦重返獨立時代的聯盟方式,當生活在廿一世紀一個瞬息萬變、風雷激盪的多元文化、多元宗教社會中,這種狹小的政治模式,還有存在價值嗎?

許多國人,包括政治評論員指出國陣已名存實亡。也有人表示,只要巫統在國陣繼續一黨獨大、領袖言論囂張跋扈,國陣是不會獲得大多數國人支持的。充其量,由巫統掌控的國陣,只能獲得黨內忠堅分子的支持。

至於馬華、國大黨,不過是國陣的政洽花瓶,增添一點毫不顯眼的多元色彩。

只要由狂妄自大的巫統領袖主導國陣,國陣不但沒有明天,馬華國大黨也深受拖累,失去最後的光彩。

或者說,巫統當前猶如一艘正在大海載浮載沉的船隻,載著的是一群失去方向感的乘客,而舵手的決定是最重要。國陣慘敗後,新主席阿末扎希沒有及時安撫成員黨及召開國陣最高理事會會議決定應走的新路。

國陣已成為馬華包袱

從國陣重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聯盟組織,巫統依然是大權在握,主席是阿末扎希,署理主席是巫統署理席莫哈末哈山。消息指出,國陣還沒有召開會議前,巫統已迫不及待地宣佈國陣一號及二號人物的人選。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日前更披露不排除巫統跟行動黨合作,之前巫統領袖也宣佈不排除與公正黨等希盟成員合作組聯合政府。

巫統高層肆無忌憚發表慾要和希盟和好及合作的說話,而馬華竟然還在容忍,所以才會被95%華裔選民拋棄。支持馬華留在國陣的人士解釋,也為巫統漂白,由於巫統上下彷徨,為了生存及保住現有利益,隨時會和希盟合作,也會隨時跟伊黨合作向右轉,走向極端種族及宗教政治,馬華放棄巫統,巫統將會向右轉、更保守、更極端。

這些保守的馬華領袖,認為馬華此刻絕對不能像西馬的民政黨大難臨頭各自飛一樣,說分就分。這樣作為巫統忠實盟友的馬華,會落得一個背負盟友也背信棄義的罪名。

如今,雪蘭莪州無拉港州議席補選,正是考驗採用本身旗幟競選的馬華,也顯示馬華知道國陣已成為馬華包袱。

雖說勝敗乃兵家常事,而馬華這次放棄天秤上陣的意義深長,最少馬華會知道這個以華裔選民居多州選區的華社意願如何。在競選期間,所觸及敏感政治課題時,馬華也不用顧左右而言它。

國陣是否還有生機?抑或還有轉機?擺在眼前,雪蘭莪州這兩場州議席補選的成績結果,或會成為國陣存亡及今後發展動向的試金石。

潘君勝

潘君勝
時事評論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巫統困境 國家困局

23日 • 8小时前

反跳槽立法可行嗎?

23日 • 8小时前

伊黨會否替代巫統

23日 • 8小时前

歐洲各國右傾與中東及北非難民的湧入息息相關,而這源頭可追溯到美國當年在中東及北非推動的民主化政策。圖為美國民眾出席中期選舉的競選活動。

西歐右傾化的「美國因素」

23日 • 8小时前

改朝還未成功

22日 • 一天前

請讓子彈飛

22日 • 一天前

示意圖

沒有不勞而獲致富方式

22日 • 一天前

種族主義跟種族之間的距離

22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