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扶貧濟弱講究策略 確保好意付諸實現
近年,全球掀起了一陣「慈善風」,無論是捐錢還是身體力行比比皆是。圖為一名年輕女子參加由克切拉香積廚(Kechara Soup Kitchen)每逢星期六舉辦的派飯活動。
【特寫】扶貧濟弱講究策略 確保好意付諸實現

【特寫】扶貧濟弱講究策略 確保好意付諸實現

生活 / 特寫

最後更新 2018年09月2日 20时13分 • 報導:林珮璇

詐騙集團利用善心人士同情心騙取捐款的事情時有所聞,從早期到處向民眾展示病患籌款剪報,到近年來的網上籌款。吉隆坡中華大會堂會員福利及公共服務局主任薛富豐指出,截至目前,我國至少有30個詐騙專頁,被騙走的數額高達87萬令吉,教人忍不住感嘆:「想付出愛心,但害怕被騙!」

在隆市甲洞某間茶餐室吃早餐,總會看見一個啞巴的年輕女孩牽住一個戴著墨鏡的盲人逐桌向民眾乞討錢。「不要給錢他們,都不懂他們是不是騙人的,如果要捐就捐給註冊的慈善機構。」每每準備從包裡掏出錢,身邊的朋友總會這麼說。只是,經註冊的慈善機構就一定信得過嗎?根據我國法律條規,慈善和公益組織可以不同的形式來註冊和成立,包括馬來西亞委員會(SSM)、社團註冊局(ROS)、公民社會組織(CSO)、非營利組織或部門(NPO)等等。

「全馬有超過8萬家以不同形式註冊的慈善機構,但這並不代表經過註冊就可以相信。」本地群眾募資平台NGOhub總監陳文豪不諱言。「註冊」是指向有關機構、團體和學校進行登記。他強調,經「註冊」的慈善機構,在法律層面上屬於合法,但並不代表這慈善機構會善用捐款。

陳文豪認為,本地慈善機構最大的挑戰是缺少「監管者」,導致很多人想要捐錢助人,卻擔心被騙。(攝影:徐慧美)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謹慎行善 莫助長歪風

「在本地,仍沒有執法單位會定期查看各個非營利組織的操作。」陳文豪建議,捐款者在進行捐款前,可事先了解機構的背景,並查詢機構此前曾否涉及任何騙案。他不忘提醒,很多捐款者都抱有「寧可被騙,但不可錯過」的概念,認為捐款數額不大,若被騙也不過是數十至數百令吉而已。「雖然你個人的損失不會太大,但會助長詐騙歪風。」

本地群眾募資平台NGOhub的概念與美國GoFundMe相似,提供一個募捐平台讓非營利組織和個人發起籌款活動,包括為癌症病患籌醫藥費、籌經營費等等,而且NGOhub還會擔起「負責查證」各個非營利組織真偽性的責任,讓捐款者可以安心進行捐款。「目前有500家非營利組織的合作單位,而當中的200家已經完成雙重查證。」陳文豪進一步解釋,他們的查證過程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確保是註冊的非營利組織、經營時間超過1年;第二階段則會有專人上門親自了解該慈善團體的背景和資料。「平台於今年2月才正式開放捐款,所以接下來會繼續為剩餘的300間完成第二階段的查核。」

雖然500間只佔了我國非營利組織不到1%的份額,但陳文豪坦言,短時間內,沒有增加更多合作單位的計劃。「我們重質不重量,與其一直盲目追求數量,不如為捐款者篩選真正適合幫助的機構?」他續說,透過NGOhub平台,除了現金,還可以使用信用卡、線上轉賬進行捐款。「平台會收取捐款數額的6.5%。」他解釋,這6.5%包括銀行收取的信用卡、第三方付款平台服務費,以及維護網站的費用。

NGOhub平台上清楚列明每個「求助」項目的詳情、需要籌獲的款項等等。若已達目標,則不會再接受款項。

送餐不協調,苦了露宿者

陳文豪說,我國其實有不乏善心人士,但他建議,在做每件慈善之前,可先花時間去了解整個情況。他以派飯給流浪漢為例,很多人看到無依無靠的流浪漢都會深感同情,然后出自一片好心,買了幾十個飯盒派給周圍的流浪漢。「但很多時候,很多慈善團體已經規定好當天會去派送食物。」他坦言,你一時即興的「同情心」或許會浪費食物。「流浪漢拿了之后又因為吃不完,最后導致食物發臭不能吃,被丟進垃圾桶。」

他表示,國內有很多慈善機構雖然知道對方的存在,但從來沒有交集,大家都是各有各的做。「很多慈善機構都會選在星期六派飯,所以很多時候,流浪漢只有在星期六有飽飯吃,其他時候卻三餐不繼。」

他不明白,為什么大家不可以互相協調好派飯時間,好讓流浪漢在一個星期7天都能獲得援助呢?他透露,NGOhub目前也會積極安排一些活動邀請國內各大非營利組織共聚一堂,讓大家可以互相交流,以提供社會一個更有效的協助方案。

NGOhub扶持小型組織

陳文豪說,NGOhub除了提供平台讓捐款者放心捐款,也是本地非營利組織的「救濟站」。他解釋,很多非營利組織的創辦人只是抱著一顆「想幫人」的善心,但做慈善就像是經營一門生意,終究還是需要錢來經營。「沒有錢,院內的弱勢群體如何吃飯、看醫生,甚至是水電費又如何繳付?」他續說,本地其實有很多不知名、小型非營利組織每個月都很辛苦地支撐著。「每當提起捐款的時候,大部分人都會傾向捐給影響力較大的非營利組織,所以這些組織每年收到捐款數額是遠遠超過所需要的。」

在慈善機構裡也有「馬太效應」(Matthew Effect)的現象,就是「富人越來越富,窮人就越來越窮」。陳文豪說:「大型非營利組織的環境會隨著捐款變多,而越來越好,甚至可以搬到獨立式房子以及24小時開冷氣,環境十分舒適;相反的,小型的非營利組織卻因為不知名,而沒辦法獲得太多的關注和捐款,整體環境越來越糟糕。」他舉例,在萬撓有一家專收留行動不便群體的慈善中心,由一對夫妻創辦。「由於經費有限,所以很多時候這對夫妻都必須親自處理,包括幫弱勢者『把屎把尿』等等。」

這對夫妻向陳文豪透露,每每到了學校放假,孩子們就會像一般的孩子一樣要求去旅行。「但他們都會向孩子們解釋,如果我們都去放假了,那這群弱勢群體誰來照顧?」他笑說,最後孩子們旅行去不成,還必須留在中心內,幫忙父母打理一切的大小事務。「這些有心經營,但沒有知名度和小型的慈善團體是我們一直想要幫助和合作的。」

NGOhub每個合作的慈善機構都經過查證和核實,確保捐款者的善心和錢財不會被濫用。圖為陳文豪與本地慈善機構負責人會面。

網絡平台 牽線施惠與受惠方

國人熱心慈善,也會主動捐款,引人熱議的眾籌例子包括2017年「8少年騎士被撞傷案」,肇禍司機沈可婷透過面子書向群眾募款6萬令吉審訊費,短短6個小時內就順利籌獲款項;「沙巴擄走人事件」亦透過網絡力量成功籌獲3000萬令吉贖金。此前,面子書慈善專頁「只想付出一份善心給一些有病沒能力看醫生的人」創辦人龔偉賢也曾在訪問中表示,該平台每月平均會籌獲100萬令吉的醫藥費。陳文豪補充:「近期最好的例子莫過於就是『救國基金』,短短兩天內就籌獲1860萬8925令吉36仙。」以上種種案例都證明了國人踴躍於捐錢活動。

陳文豪認為,網上捐款已成為新趨勢,大部分人都可以接受。「只是基於我們的平台還算新,所以反應還不算太熱烈。」但他相信,時間能證明一切,正所謂日久見人心。雖然用戶目前對NGOhub這平台,仍不是太熟悉,但雪隆一帶的非營利組織對NGOhub這個平台一般上都不陌生。「NGOhub早在2015年已經成立,只是當時我們著重於和非營利組織(受款者)建立好關係;直到今年,才開始面向用戶(捐款者)。」陳文豪說,NGOhub僅提供一個平台,讓慈善機構可以自行在平台上舉辦募捐活動。「他們必須自行撰寫募款內容、故事和設定一個募款數額和時限。」

他認為,個人故事最容易帶動個人情緒,反應一般會比較好。他以世界宣明會「兒童助養計劃」為例,文宣內容以孩子的故事為主,而不是組織故事或概念。「我們會開放讓慈善機構自己撰寫,因為只有他們才最明白院內弱勢群體感人的故事。」不過,由於很多小型慈善團體的負責人對網絡世界不熟悉,也不擅長與撰寫文章,所以對NGOhub而言,也是一大挑戰。「我們需要花很多時間去培訓他們。」(304)

網站:www.ngohub.asia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健康】吃得對,不添堵

15日 • 6小时前

傳不滿蘋果公司批評 面書CEO要求管理層停用iPhone

15日 • 14小时前

iPhone X傳升級iOS 12.1爆炸 「變熱冒煙並起火!」

15日 • 17小时前

【兩性】吵架精髓在於有效溝通

15日 • 18小时前

無人酒店搭載觸控熒幕的自動化入住退房系統,從訂房、入住、付款都通過一 台機器包辦。入住時只需掃二維碼,在 線上填寫個人資料,再回到機器上選擇 房型、入住天數等,完成登記手續后取 得房卡,全程沒有酒店服務人員介入, 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再透過系統聯絡客服。

【極客】SmuzHotel solution 入住/退房掃碼通

13日 • 2天前

廖克發坦言,現在即便有知名度,但還是為賺錢憂 愁,為下一部片煩惱,「這一行有高有低,一定也會 有拍出爛作品的時候。開拍下一部影片時,要經歷的 和新導演是一樣的。我必須賺錢,所以去教書,也寫 劇本,這是現實。」他說人生裏有很多錯過,但事實 是要等到成熟以后,才會意識到那是錯過,也因為這樣,只能好好地去經歷並且享受每一個當下。

【強人】在紀錄片中面對心裡的怪獸 廖克發影像拾遺

13日 • 2天前

【特寫】堅守原則 謝絕不尊重

12日 • 3天前

【特寫】 苦學多年不是為了打免費工 請尊重我的專業!

12日 • 3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