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化與第三國產車
工業化與第三國產車

工業化與第三國產車

評論 / 名家

最後更新 2018年09月9日 17时30分 • 評論: 孫和聲 • 狂生噪語

在發展中國家,首要之務是搞好民以食為天的大事,民無食則亂,一亂則什么發展均無從談起,而解決溫飽問題,工業化是一般的出路。

農業、工業與服務業孰重孰輕?一般的理解應是,三者並重才是;只是經濟學者間對此則有不同的看法。在我國,有趣的是,馬哈迪較側重工業,特別是工業中的制造業,如他對國產車的執念;而第5任首相阿都拉則對農業與中小企業情有獨鐘,也在任內提出了多個經濟走廊的主張;第6任首相納吉則更重視服務業。目前再任首相的馬哈迪也不改初衷,依然偏重工業的汽車工業,究竟誰是誰非?

發展經濟學中,特別是那些注重國富民強的富強主義者多認為,無農不穩、無士不強、無商不富。的確,在發展中國家,首要之務是搞好民以食為天的大事,民無食則亂,一亂則什麼發展均無從談起,而解決溫飽問題,工業化是一般的出路。因為工業化,特別是其中的制造業,可以吸納農村中的剩餘勞動力,也可緩和人均土地太少的困境。

這里還涉及一個農地規模經營與生產力高低的事宜。若太多人在同塊土地上勞動,生產力很快達到極限,會出現報酬遞減困境。只有進行土地整合,用更少的人力、機械化與科學化的耕重,才可能提高生產力,如在發達國,一般上,農業勞動人口僅占全勞動人口的5%以下,可卻能生產出足夠的糧食養活全民,甚至有剩餘出口,如美國、澳洲、加拿大。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生產力是關鍵

約言之,關鍵在于生產力的提升,而要提升生產力就要整合土地,搞規模經營與現代化、產業化的農業。同理,在工業,特別是制造業,關鍵也在生產力。只要生產力夠高,便可用更少的人力,生產出更多產品以滿足全民之需。之后工業中的剩餘勞動力,又轉向服務業,這是經濟發展的基本規律。這也是何以越發達的國家,服務業在整個內生產總值(GDP)的百分比,通常均高于70%的根本原因。

只是也有不少經濟學家認為,儘管從農入工,再從工入商(服務業)是大趨勢,可卻不能盲目放棄工業,特別是制造業。也就是要維持一定的工業占比,特別是中高端工業,因為工業是重要的創新之源。缺乏較完整與品類較全的工業會削弱一國的創新力,進而削弱國家的競爭力與創造高收入工作的能力。

易言之,不能把工業孤立起來看待,而必須考慮及創新力遞減的嚴重后果。目前,在美國這是一個熱門爭議。有者認為,隨著技術進步,制造業在美國的GDP占比與勞動人口,已從1950年的個別占27%與31%,劇減至2010年的12%與9%。因此,复興制造業的意義大。重點是,要發展更高增值的新興服務業,如谷歌、亞馬遜、面書等,這是符合美國的比較优勢(Comparativeadvantage),也就是揚長避短的選擇。

這種比較优勢論也多認為,讓其他國家從事較低端、低增值、低技能的制造業,可以把勞動力釋放出來,轉移到更高知識密集與技術密集的產業,進而提升美國人的收入與競爭力。歷史地看,勞動力從低增值、低技能、低生產力的農業,轉向更高技能、增值與生產力的工業,便是美國強大的根本原因。

故,再從工業進入后工業社會或知識經濟與社會,自有其歷史合理性,不必擔心脫工業化。關鏈是注重有素質教育與培訓,讓美國成為更高層次的后工業社會。只是也有論者認為,由于美國是高工資國、放棄勞動力密集產業是必要的,惟卻得保住中高端工業。主因不完全是為了保護就業,而是要保住美國的創新力。雖說,經濟發展的規律是從要素(也就是靠投入大量資本、人力資源)轉入創新驅動力,可是沒堅實的中高端內工業,創新也就有限。約言之,保住中高端工業,是保住創新力領先他國的必要之道。可以說,中美貿易戰或也涉及了這種「戰略思維」的論戰。這是中美歐日間的創新競爭。

就大馬來說,這個論戰的意義,在于大馬要發展工業特別是制造業,自有其戰略含義;只是也要看到大馬還是個中型發展中國家,故得有自知之明,不宜盲目投入太多的資源于創新競爭。較務實的做法是只能專注于少數自認為有競爭优勢的領域,其他方面則應滿足于採用他國的適用技術與知識。畢竟資源是有限的,也應把資源花在刀口上,沒有必要好高騖遠去與大國搞創新競爭。

因為,這需要大量資源且風險高,失敗也通常遠高于成功。據此而論,大馬也沒必要搞什麼第三國產車。大馬要的是汽車工業而不是國產車。

空有虛名而無其實

只要分清楚國產車與汽車工業的區別,便可安心地如泰國一樣走陪雞生蛋的務實路線。如泰國並不執著于國產車,而務實地引入世界主要的汽車制造商進駐泰國生產,把泰國變成生產基地,從泰國出口在泰國生產的汽車。這個務實路線壯大了泰國的汽車工業與相關的各類行業,使泰國的汽車工業比大馬更發達,更具競爭力,也制造了更多的體面就業機會。

大馬的國產車是賠本,空有國產車虛名而無其實,泰國則要實力與就業機會。工業如汽車工業是種講究規模經濟的產業,不是小國如大馬可加入競爭的。一國國產車若自知走不出國門,就應安于求次之的實利實惠的生產基地之地位,借用世界知名廠商的力量在本國生產與出口。

大馬在1980年代已誤入國產車歧途,不可再次誤入歧途,免得好心幫倒忙。國產車是走不出國門的。

孫和聲

孫和聲
時事評論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巫統退黨潮初觀

20日 • 14小时前

示意圖

失衡的國民教育

20日 • 14小时前

劉鎮東3.0,馬華2.0

20日 • 14小时前

別以宗教之名仇視LGBT

20日 • 14小时前

中美貿易戰挫一帶一路?

20日 • 14小时前

安華與波德申行動

20日 • 14小时前

等不了為安華正名

19日 • 一天前

為啥非得安華當首相?

19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