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線制還有沒有市場?
兩線制還有沒有市場?

兩線制還有沒有市場?

評論 / 名家

最後更新 2018年09月12日 17时33分 • 評論: 謝詩堅 • 直掛雲帆

馬來西亞自1957年8月31日獨立及於1963年9月16日成立以來,都沒有政黨提出「兩線制」的概念,直到1990年的大選在林晃升等人加盟下,民主行動黨第一次「正式」推動「兩線制」的理念。不知是否時機仍不成熟或選民也沒有真正理解兩線制的重要,也就無法落地生根。

其實1990年大選是最好的時機落實兩線制,其一是東姑拉沙裡已率一批巫統大將脫離母體而另立46精神黨,在形式上是與巫統有得較量的,因為「46精神黨」的名字就與巫統有關聯。取名46是指巫統是在1946年成立的,意思是說這個新黨才是真正巫統精神的延續者,因此命名為「46精神黨」是為了擴大影響力。

此外為加強政治地位,東姑拉沙裡一邊與行動黨合作,組成「馬來西亞人民團結陣線」(Gagasan Rakyat Malaysia );另一邊與伊黨組成「穆斯林團結力量」(Angkatan Perpaduan Ummah)。因為三黨之間是間接合作,也就未發生華人「抵制」行動黨和馬來人「否定」伊黨的種族性傾向。

46精神黨不濟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大選結果是首次出現反對黨擁有最多的國會議席,共53席(其中行動黨20席、沙團結黨14席、46精神黨8席及伊黨7席),但如果與國陣贏得的127席相比,則只佔了1/3席,不足以和國陣在議會內分庭抗禮,也就不能鼓吹「兩線制」已成型。

所謂的兩線制是指西方國家推行的政黨輪替的國會民主,由A黨或B黨輪流執政,而且兩黨之間的議席相差不大,甚至平分秋色,並未形成太大的距離。因此兩線制的特點就旨在反映出政黨輪流執政。因為馬來西亞不曾有過這樣的經歷,使到居反對黨一方的只期望能夠壯大反對黨在國會的議席,同時彼此的議席不會相差懸殊。

不過,倒是伊黨有收穫,它成功地奪回吉蘭丹州政權;行動黨則只差3席就奪下檳州政權,況且其國會議席攀上20席,是立黨以來最好的表現。但由於46精神黨不濟,只排名第三位(得8席),沒法帶動起兩線制。

說起所謂的「兩線制」是有來頭的,起因於1982年大選前夕。董教總領導人林晃升推動「華教精英」參加民政黨,以「打進國陣,糾正國陣」的口號加入執政黨,希望能通過內部爭取改善華教的困境。當時他們提及「三結合」的策略,即執政黨、反對黨與華社共同為華教打拼。可惜行動黨不賣賬,且形容董教總所作所為有違民意;馬華當然也不賣賬,就剩下民政黨苦撐董總派出的「精英」,當時以許子根及郭洙鎮為代表。但1986年的大選後,林晃升認為「此路不通」,放棄「打進國陣,糾正國陣」的念頭,轉而研究另一個戰略。在翌年(1987年)發生茅草行動,導致林吉祥、林冠英、林晃升、沈慕羽及柯嘉遜等百餘人被逮捕。他們在1988年及1989年陸續釋放後,林晃升又一馬當先改變戰略,轉向支持行動黨。

種族性政黨早有之

在林看來,既然尚無法奪取中央政權,不如先推動「兩線制」,以壯大反對黨。行動黨也就不置可否地成為推動議會改革的火車頭。

可是馬來西亞的政治現實並沒有為兩線制創造條件,反而是以種族(乃至後來加入宗教)作為導向。這不是說選民都是種族主義者,而是在關鍵時刻就顯露了種族的傾斜。

且不要指責是英國故意用「分而治之」的手段造成種族間的隔閡,在兩百多年前,華人的南下及印度人的東移都是「物以類聚」地集在一起生活和工作。來自內地或印尼的馬來民族也是以甘榜生活為集中地。正因為各種族的「河水不犯井水」,也就形成以種族為社群的多元社會。

這個社會在馬來西亞尤其明顯,不論在戰前或戰後都已出現種族性傾向的政黨,如戰前的「馬共」(1930年)和「馬來青年同盟」(KMM,1937年)和戰後的「馬來民主同盟」(Malayan Democratic Union,1945-1948)及「馬來國民黨」(PKMM,1945-1950)。

及後的巫統、馬華和國大黨的出現也展示了種族政治的特徵;在下來的國家黨、勞工黨、伊黨及人民黨都有本身的種族基調。即使六十年代以後出現的「國民議會黨」,由巫統分裂出來的左派,也參加了「社會主義陣線」(社陣),同樣有種族色彩;行動黨和民政黨也因政治環境的局限被標籤為「華基」政黨。

即便在七十年代出現的「社會正義黨」、「社會民主黨」都不能形成真正的多元種族政黨。還有,八十年代成立的46精神黨,皆屬於馬來政黨,鬥爭的對象是巫統。迨至安華的公正黨在1999年問世時,雖打出多元種族特徵,但基本上還是偏重馬來人,因為其鬥爭對象是巫統。

2008年起反國陣

就拿2015年後的政局來說,它所出現的政黨就有一定的種族特徵。誠信黨是於2015年從伊黨分裂出來的。誠信黨是不可能參加公正黨,因為它比公正黨更強調宗教的重要性,而它的鬥爭對象是伊黨。

至於2016年出現的「土著團結黨」為何又不加入「誠信黨」?為何又不拿下「公正黨」?其中的因素是比較複雜的,除了領導人馬哈迪是龍頭老大外,它成立新黨的鬥爭目標對準巫統,這就不是公正黨、誠信黨所能全面代表的。

當馬哈迪成為希盟領導人之後,他幾乎震撼了巫統的根基;更讓國陣的成員黨不是兵敗如山倒(如馬華、民政和人聯),就是樹倒猢猻散。從表面上看來,希盟中的土團黨勢力薄弱,只有13個國席,但如果加上砂拉越和沙巴的支持勢力,它就會成為希盟的老大。

從2008、2013年到2018年的大選,人民的投票傾向是,一反再反國陣的,如08年的國陣140席對民聯的82席、13年的國陣133席對民聯的89席及2018年的希盟122席對國陣79席。

這反映出兩線制不是人民追逐的鬥爭目標,只要能實現政黨輪替就是「改朝換代」,無須考慮兩線制的重要性。這是為何國陣的成員黨往下沉而爬不起來,諸如馬華、民政和國大黨,下來是巫統何去何從?整體而言,我們還需要兩線制嗎?同時我們又要怎樣的兩線制呢?

謝詩堅

謝詩堅
時事評論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巫統困境 國家困局

23日 • 13小时前

反跳槽立法可行嗎?

23日 • 13小时前

伊黨會否替代巫統

23日 • 13小时前

歐洲各國右傾與中東及北非難民的湧入息息相關,而這源頭可追溯到美國當年在中東及北非推動的民主化政策。圖為美國民眾出席中期選舉的競選活動。

西歐右傾化的「美國因素」

23日 • 13小时前

改朝還未成功

22日 • 一天前

請讓子彈飛

22日 • 一天前

示意圖

沒有不勞而獲致富方式

22日 • 一天前

種族主義跟種族之間的距離

22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