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統困境 國家困局
巫統困境 國家困局

巫統困境 國家困局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8年09月22日 18时13分 • 評論: 林宏祥 • 觀念平台

后509大選,巫統的考驗是,如何在失去聯邦政權與資源的情況下,撐到下一屆大選。

眼前有三個選項:一、扮演好在野黨角色,監督與制衡希盟,同時重建信譽與威望,放眼有朝一日重奪政權;二、與伊黨合作,炒作種族與宗教課題,激化馬來人、穆斯林的不滿與焦慮,在來屆大選聯手撼動希盟政權;三、直接與希盟成員黨,尤其是土著團結黨和人民公正黨談判,用手中議席湊成數字,作為馬哈迪—安華博弈的籌碼,也順勢提早重返朝廷。

從時間角度而言,第一選項太遙遠,巫統誠信赤字深不見底,需時間修補搶救,短期內吃力不討好,年過半百的領袖都不會有此條件與耐性,因此才會讓前巫青團長凱裡「一枝獨秀」,儼如巫統的「馬英九」。

至于第二選項,后509的補選,巫統與伊黨達成默契,避開三角戰,與希盟一對一單挑。以雪蘭莪州雙溪坎迪斯與斯里斯帝亞州議席補選成績為參照案例,伊黨支持者把票投給巫統的心理障礙門檻,會比巫統支持者把票投給伊黨的心理障礙門檻,來得更高一些。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顯然,在伊黨草根眼裡,巫統過去抑制伊斯蘭的劣跡斑斑,要放下心頭恨,與昔日宿敵和解,恐怕不易,或需要更長的時間。若伊黨領袖無法說服支持者接受巫伊結盟,則巫統就要在此合作關係中吃虧。再者,巫統內畢竟還是有一些比較嚮往世俗的領袖,對伊黨傾向保守、狹隘的宗教主張,有所保留,甚至抗拒。

因此,當新任主席扎希與伊黨越走越近時,一些前部長級的領袖就策動退黨,並歸咎最高領導迷失方向。當然,巫統重量級領袖「退黨」,不排除與土著團結黨部署有關聯。而另一名資深領袖納茲裡更在波德申補選來臨之際,公然獻議為公正黨助選,並稱「安華是巫統唯一希望」。

自相矛盾的擔憂

綜上所述,巫統一眾領袖對未來何去何從,並沒有共識。巫統既沒有臥薪嘗膽的能耐,更沒有破釜沉舟的魄力。實際上,巫統在509后最大的敗筆是,沒有趁勢卸下種族政治的包袱,讓黨與國都找到轉型的契機,朝向與對手競爭政策、廉正、施政效率的未來邁進。儘管一度掌握最多國席,巫統如今卻信心盡失,不敢相信自己能在未來單打獨鬥、獨撐大梁,「隻手遮天」的日子,已經不再。

只是,巫統的困境,卻延伸成我們自相矛盾的擔憂。一來,我們擔心巫統不倒,種族宗教政治就會被激化,阻礙國家改革的進度。然而,若巫統領袖大舉遷移入土團黨,而讓巫統瀕臨解體,有者又擔心土團黨變成巫統2.0。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如果最大在野黨解體,誰來監督日益坐大的希盟?

馬來西亞政治的這個困局,總讓國人馬不停蹄地擔憂。要解決這個困局,就必須讓政治議題多元化,而非僅僅局限于誰比誰「更伊斯蘭化」或「更馬來人」的較量。影響日常生活的政策從醫療、交通、人力資源、能源、環境、教育到文化等,偏偏過去大選中,各政黨都不熱衷于以這些議題和政敵做區分,讓選舉議題單元化,只剩下誰是叛徒、誰是盜賊的叫罵。

此時此刻,希盟必須停止利用巫統的困境,作為各黨博弈的籌碼。要建立新馬來西亞,就該推動選舉制度改革,讓為不同議題鬥爭的政黨可以生存;也讓不同政黨之間的張力,維持一個多元有競爭的政治生態。

林宏祥

林宏祥
大同工作室執行主任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群英會】林建榮:工程重啟,歡樂重來?

23日 • 12小时前

【名家】李的洺:公信力危機,不能忽視

23日 • 12小时前

【名家】陳錦松:天無二日,民無二王

23日 • 12小时前

【龍門陣】楊善勇:河流污染,晦澀隱約

23日 • 12小时前

【龍門陣】林華國:檳交通大藍圖見曙光

23日 • 12小时前

【龍門陣】鄭庭河:為何不鼓吹投廢票了?

23日 • 12小时前

【群英會】張兼榮:公共評論

22日 • 一天前

【龍門陣】楊善勇:柔佛大臣家鄉嶺嘉

22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