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投票有利民主建設
18歲投票有利民主建設

18歲投票有利民主建設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8年10月6日 19时15分 • 評論: 林志翰 • 檳中對

上個月19日,內閣宣佈決定把合格選民的投票年齡從21歲降至18歲。這項決定兌現了希盟的大選競選宣言,「2000年後」的年輕選民自然雀躍萬分可提早獲得投票權。按照目前我國的人口統計,18歲至21歲的年輕人有超過200萬人。青年及體育部部長賽沙迪則預料這新項政策將增加370萬或25%選民納入選民冊,數目相當可觀。內閣的決定無疑賦權於年輕人,讓上百萬把聲音和政治想法能提早釋放出來、參與決定國家的未來。

這項政策宣佈後,朋友們甚至媒體也前來問這個已漸漸不再年輕的我,年輕人18歲投票到底已夠不夠成熟?再來,就問這項新政策的利與弊,以及對選舉政治和民主社會的影響。

數字說不出「成熟」

在此之前,在擁有選舉制度的亞洲國家當中,除了新加坡,就只有我國才有21歲投票年齡限制。事實上,18歲投票早已是全球絕大部分國家落實的政策和主流趨勢。鄰國印尼的投票年齡是17歲,巴西甚至是16歲。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相信不少人也不知道原來我國已「落伍」了。而「21」這組歲數數字,自獨立以來納入我國憲法沿用至今61年了,當初參考當時的英國法律及成人的定義。如今時空轉換,《1971年成年法令》(Age of Majority Act 1971)已鑒明18歲是法定成年,基本上18歲已可合法開車、結婚、入教、簽合約,甚至去當兵或負上法律責任被定罪。如此一來,18歲後已可對自己的各種人生大事作出決定和負責,擁有投票權還要被爭議說「不夠成熟」?

有人辯稱,能對自己和家人負責,不代表這些18歲年輕小伙子就已懂得為社區乃至國家的未來作出合理的判斷,甭說要他們負責。我對類似的論述咋舌和感冒,主要是因為我都不敢說有些人即使到了樂齡階段「經驗豐富」的選民來到票箱前投下的那票,會不會就純粹僅是情緒票或「跟大隊」而已。

同時,這個論述如果可成立似乎也正否定著目前全世界大部分的18歲選民的能力和判斷?再況且,18歲的年輕人應該在校園學會組織裡也曾經歷過選舉,對投票不應感到陌生,更不能說他們不懂得為集體利益作出決定。

無論年齡是18歲甚至到100歲,身為選民應做到這四點:1.選舉當天出來投票履行責任;2.能理性認真地思考關於政黨、候選人和選舉課題;3.能辨別是非、深入分析其投票選擇的利與弊,並作出最佳判斷;4.關注和衡量整體社區、地方乃至全國的利益,而非純粹本身的利益。

如果把要求標準從第一點拉到後面的三點,相信很多人也許都沒做得好。若你去問他們為何會投選這個人或黨,或許到了最後就僅剩下他們喜歡或討厭某個政黨等的既定印象,又或者家族慣常的投票傾向(我爸媽/老公/老婆都投票這個黨)。也有些人甚至連最基本的第一點(出來投票)都沒辦到,無關年齡。由此可見,選民教育是不少公民需要終身學習的項目,越早接觸和學習越好。

年輕人非政治冷感

在大選前,有報導消息指出政黨協助年輕人登記為選民的運動似乎熱不起來,另一邊廂有調查顯示高達70%的年輕人直言對政治冷感。再來,年輕活躍分子發起的Undi18運動網上請願書,自從開始流傳超過一年,到了截止日期甚至無法達到招募5000個聯署簽名目標的一半。

但是到了大選當天,根據默迪卡民調中心的預算,年輕人的投票率達81%,與全國平均投票率82.3%相差不多。這顯示了年輕人依然願意履行公民責任,不至於如此政治消極和冷感。

到底大選課題能不能吸引年輕人關注,那麼這得看當時的政治氣候和主要議題是否與他們有關。2017年的英國大選,大約64%年齡介於18至24歲的年輕選民就積極出來投票,創近25年來的歷史新高。有評論分析說這歸功於工黨黨魁科爾賓深入民間的關懷形象引起旋風,他的進步競選論述也獲得共鳴,年輕人因而得到了關注、找到了聲音。

2013年的德國大選,18至21歲的選民投票率甚至比21至25歲和25至30歲的選民來得更高。這顯示了18歲的年輕人未必比較不懂或不願參與選舉政治。

政黨將「年輕化」

降低投票年齡這政策讓年輕人更早能參與政治決策同時擁有社會醒覺,肯定不是壞事。這樣一來,各政黨既然要拉票得到這些年輕人的認同,就得端出與年輕人切身課題有關的全方位政策,例如就業機會、高等教育和技術訓練、交通、房屋、家庭發展、文化及體育、社會治安等等方面的政策考量。政治人物也會接著更努力更敏感地使用年輕人的溝通平台和語言,以方便與他們接軌並俘虜這群選民的芳心贏得選票。

當然,政治醒覺(而不是政黨宣傳)應納入中學到大專的公民教育課程綱領,以讓年輕人更能明白和分辨政治價值觀和哲理,學校不能僅是介紹政治制度運作和過程而已。同時,校方應允許學生有更多公開的政治辯論和討論空間。

年輕人若能得到更多的社會關注和政治認同,這將有助於栽培他們愛護家園之心,讓他們看到未來希望並貢獻給國家社會。如此一來就可避免人才流失。畢竟,年輕人應最具備有理想和創意、不拘於泥勇於挑戰,這可對當前的政策思維帶來一定的衝擊。改革不就是需要不斷地檢視和破除舊有的思維,與時並進,少不了以當代最佳實踐(best practice)和普世價值觀作為參考。我國至今仍沒跳脫種族宗教政治泥沼,國家未來新的政治希望就會落在這些年輕人來改變現況。提早訓練和教育他們肯定百利無害。

林志翰

林志翰
檳州研究院吉隆坡分院高級分析員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檔案照

【龍門陣】黃瑞泰:分數的束縛與獨中教改

15日 • 22小时前

檔案照

【龍門陣】楊善勇:華教課題的時間表

15日 • 22小时前

【龍門陣】林艾萱:別被大學生身份綁架

15日 • 22小时前

【名家】萬吉:馬來西亞屬於誰的?

15日 • 22小时前

【名家】林肯智:種族主義現實是決心問題

15日 • 22小时前

【群英會】張瑞強:走向團結的政治大聯盟

14日 • 約2天前

【龍門陣】劉國偉:錯判局勢惹的禍

14日 • 約2天前

【龍門陣】楊善勇:有時這樣,有時那樣

14日 • 約2天前

关闭